<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 长毛
    ()    和如意吃完了饭,赵子龙要去夏哥那里看看夏哥,如意就在饭店门口看着赵子龙,没有动。

     “老板,你还在这干嘛?”

     “我不知道要去哪里,现在才六点多。回宿舍舍友都在吃饭,应该还没回去。又没有别的朋友。”如意看起来很是孤独。

     赵子龙莫名的心疼了一下。勾了勾手指,“走,哥哥带你去玩!”

     如意马上乐呵呵的走到了赵子龙身边挽着赵子龙胳膊,俩人就去了八号公馆。

     “哎呦,子龙啊,你这是什么情况?”夏哥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

     “没什么情况啊。”赵子龙把手拿了出来。但如意还是乐呵呵的。没表现什么,自从如意喜欢上赵子龙以后,变化还是挺大的。

     “你这段时间见不到人,一来就已经挽着手了,给我点时间适应一下。”夏哥假装很愁的样子按了按脑门。

     “行了,哥,和你说个事。”赵子龙给夏哥点了一根烟,毕竟夏哥帮过他,对他也不错,而且也是他仅剩的朋友了。“有没有兴趣换个地方开你的桌球室,我的娱乐城快好了,搬到我那里,我给你最优惠的价格。”说完赵子龙还指了指自己的娱乐城方向。

     “原来那里是你的,我还奇怪是谁的呢。等你建好的,可以的话我就搬进去!”

     “必须可以啊!”正说着呢,赵子龙的电话响了,赵子龙走出去接的电话,原来是长毛的电话,他怕自己的小弟在分局里被打,就问问赵子龙有没有把人搞出来。赵子龙这才想起要去把人捞出来。挂了电话就打给了侯局长。

     “喂,候叔叔啊,麻烦您个事,那天长毛的小弟能不能搞出来?”

     “这..有些困难,不是很好办啊。”候局的语气很是为难。

     赵子龙笑了笑“嗯,没事,我听说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好像要退休了,要在几个分局里升人,是真的吗?”

     “嗯,快了,他是最后一年了,他下去就在我们几个分局长里选人上去。这件事还要麻烦大侄子和上面的领导多说点好话啊!”

     “这是一定的,可是我现在有点缺人用,长毛现在跟我了。侯叔叔多帮帮忙”

     “他们有刀有枪,我也找报社曝光了,全搞出去有点困难,先弄出去一部分还是可以的,剩下的,慢慢往外面捞。现在只能这么办了。”说完侯局还叹了口气。

     “好的,我明天就叫人去,麻烦候叔叔了!”

     挂了电话,赵子龙笑了笑,就走进八号公馆了,看见小海和如意在打桌球,“哎呦,徒孙大战老板啊!”

     “去你的!”小海笑着和赵子龙说着,而如意则是翻了赵子龙一个白眼。结果如意完虐小海,满脸得意之sè的和赵子龙挑了挑眉毛,小海就很尴尬的走到了台里面。

     “哥,我先走了,还有点事,明天来请你吃饭!”赵子龙忽然想到了长毛,毕竟是威胁来跟他的,以前的底子还不了解,多知道些没坏处。

     “恩,你们小两口走!”夏哥别有深意的笑看着赵子龙。

     赵子龙知道夏哥一定误会他了,而且如意很开心的和夏哥道别了“夏哥拜拜~”赵子龙知道更是要被误会了。算了,懒得解释。

     “我现在要去见个人,你回学校。”赵子龙一心想着去了解一下长毛。

     “去见什么人?不能带着我吗?”如意往前走了一步“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生意上的事你要带着我!还是你要见女朋友?”

     “没有,去见一个混混,以后看场子可能需要他。你别去了。再说你还没拿钱出来呢!不属于我的搭档。”赵子龙不想如意接触那么多混社会的人。

     “这简单!”说着,如意拿起了电话“喂,爸,我要一千万。”“不是买东西,是要投资做生意啦!”“没有,我和赵子龙一起合伙!你别多问了,打到我卡上!”“嘿嘿,爸爸最好啦!不说了,挂了啊。”合上电话,如意一转头“搞定!这下我们是伙伴了?明天钱就到你卡上。”

     赵子龙无语了,给长毛打了一个电话确定了地方就开着宝马Z4带着如意去走了。

     长毛在附近镇上的一个酒店里,他长期在这里有一个房间。赵子龙就直奔酒店而去,到了长毛告诉赵子龙的房间以后,房间里有几个人正在打牌,每个人都很健壮。房间里乌烟瘴气的,如意捂着鼻子在看着。赵子龙也微微皱了皱眉毛。

     “老板,咱们换个房间。”长毛这声大哥实在叫不出口。

     赵子龙倒也没计较什么,到了别的房间以后,赵子龙坐下了,看着长毛,长毛递了一根烟,赵子龙看了如意一眼然后摆了摆手,长毛就把烟收了起来,自己也没点。

     “我今天找你来没什么事,就想和你聊聊,你以前是干嘛的?”赵子龙倒也没掩饰。

     “不瞒老板,我以前是学zì yóu搏击的,我爸妈都是搞武术的,后来我觉得自己练的可以了,就开了一个小武馆,收了一群徒弟,有一部分还跟我了,挺好的,然后慢慢越做越大。手里钱多了,觉得人也很多,就染上了恶习,开始赌钱,慢慢的把钱都输了。”长毛笑了笑“后来实在没钱了,收费就提高了一些,很多人都走了,留下了几个真心做我朋友的,就是隔壁那些。实在没钱了,我们就把武馆兑了出去,收了保护费,虽然人不多,但是都有点武功底子,倒也有点小的名堂,帮镇长的亲戚收了一笔烂帐回来,就认识了镇长,称兄道弟的,我也明白,只是酒桌上这么说而已。因为我们花钱多,又没什么赚钱的路子,就东搞搞西闹闹,虽然rì子过得去,却始终发展不起来。”长毛很是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点了根烟。

     “你们都有底子,为什么不去给夜总会什么的看场呢?”

     “我们不甘心做人家的看门狗,不瞒你说,习武之人都很傲。但我们只有那么三四十人,那天去得罪你的人和隔壁的就是我们所有人了,始终和大的组织比不了。就这么一直耗着了。”

     “那你为什么愿意跟我呢?”

     “我也是赌一把,而且也没得选择,一个没听说过的人,都能把ZH市龙头大哥当小弟使唤,我拼你能带我们走得更高。我们兄弟也受够了没钱的rì子了,可是因为以前拒绝的多了,现在没人愿意请我们了。除了跟你,没别的选择了。”长毛一直都是充满无奈的表情。

     赵子龙站了起来,看着长毛的眼睛。“希望你没骗我!否则你和你的兄弟都会死的很惨!

     “哎呀,人家那么惨,你还说这么难听的话!”一直没出声的如意开口了。无视了赵子龙的眼sè然后看着长毛“你放心,你好好给我们干!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

     “虽然有点不甘心,算了,总要向现实低头。老板,夫人,我会好好干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