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第二十三章
    当我回到学校,仍觉得有些神情恍惚……

     我——就这么把自己的初吻给献了?我想留给未来老公的初吻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没了?

     想起那晚的经过,我还会经不住地脸红,顺便忏悔着自己的没原则。

     我还记得要不是检票人员上来敲门,我跟那人的吻估计还会缠绵下去……

     五分钟?十分钟?到底是吻了多久啊——

     当我从他腿上跳起来,说出口的第一句话竟是:“唔……对不起。”话一出口,我就觉得错了,怎么是我跟他道歉呢,明明是他起得头应该是他跟我道歉才对啊!但转念又一想,要不是我晃到他腿上,他也不会被挑拨……

     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哟。

     对于轿厢晃动的原因,检票人员的解释是,天气不好风太大吹的。

     ……

     行,我看我只有活该认栽了!

     在我说了那句对不起后,他原本几许雾蒙蒙的眼中恢复清明,缓缓站起身拂去衣角的褶皱,踱步到我身前,定定地看了我一会,直看的我毛骨悚然才掀嘴一笑:“你道什么歉。”说着还伸手过来,想拍一拍我的后脑,但被我一吓躲开了,因为我以为他还要……

     我尴尬地回以一笑,也不知该再说些什么,这一刻我真觉得我词穷了。

     我们可是名义上的兄妹啊,你说这都是个什么事啊这?

     一路无话地到了家,第二天本来是可以坐他的车回省城的,可是当前的境况我哪敢面对他,从未有过地起了个大早,自个儿乘火车回学校去了。妈妈还为此看了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我说刚知道学校有事得提早走。

     这一天我都在补眠,车上补眠回到宿舍再继续。我不得不承认,昨晚我失眠了……

     作孽啊,这件事就让它这么揭过去吧,不准再想了江敏!.

     大二开学前的暑假,软硬兼施的求着老妈买了台笔记本电脑。小白大一下学期就带了台来,我跟小D蹭了她半个学期,怪不好意思的,在学校的业余时光也实在难捱,这台笔记本一到手,我顿时觉得往后的大学生活光明灿烂起来。

     大一时我积极奔走于各大校园活动,没办法,一入文娱部深似海,被逼的,当然,也有我自己的新鲜心理。到了大二,新生时期的新鲜劲一过,我便又恢复了宅女本性,宿舍食堂教室三点一线,任是陈老大硬想把副部长的头衔安给我,我不出现他也没办法。

     在小白的带领下,我玩起了那时风靡一时的某舞蹈类网游。本来,从来都是玩强悍型游戏的我,对她推荐的这款游戏很是很鄙夷,因为这游戏并不需要动什么脑筋,每次我都只见着她把方向键按得“啪嗒啪嗒”响,便没其他的操作。但有一段时间又玩腻了之前的游戏,实在是上网都不知道该干什么,就抱着试试的心态拷了那款游戏来。

     这款游戏号称一夜情发生率极高,因为它的聊天功能甚是强大。大学的宅女都是寂寞人氏,就冲着聊天功能强大的说法,我也准备试试,一试就试上了瘾。

     对于整个大二的印象,我基本就是在这款游戏中度过的。

     大二下学期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件令我不忍回首的事,或者应该说是人。

     这个人是大一的一位学弟,跟我同一个专业,自从一起上过一堂选修课,他恰好坐在我旁边聊了几句后,他就开始了令我头疼的死缠烂打。发短消息还是好的了,最令我无可奈何的是打电话,一通电话过来各种耍赖撒娇啊。

     没错,就是撒娇!

     他一定要让我跟他处,我说我真的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你,人家直接当耳旁风,说不喜欢可以先接触嘛,你要先给我接触你的机会啊。我又说我一开始没感觉的再接触也是不会改变的,你还是找别人吧,学校里这么多漂亮的学姐,怎么非扒着我不放呢。他就开始娇言娇语:不要嘛,我就是要你,要定你了,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

     ……

     每次电话讲到这我就觉得我要疯了,导致那一段时间一来电话我就恐惧烦躁地揪头发,头发都抓下来好几搓。我思忖着,再这么下去,我不疯也得成尼姑。

     某天晚上,电话又来了,我正在扣扣上跟小苏同学商量着六月底五月天的演唱会,一见来电显示,我突然灵光一闪,啪啪啪在电脑上敲着键盘,对另一头的小苏同学说:借你一用哈!

     也不管他连发了两个“??”,我接了电话就朝那头不耐烦道:“我有男朋友了,你别再打了!”

     他不信,说我找借口,我就直接报上小苏同学的学校专业,就差名字没说,他说从没见我跟哪个男生走得近,意思是还不相信。我略一思索,直接道:“你想眼见为实的话,可以明晚六点到大学城饭店,我会跟他在那边吃晚饭。”

     哎,果真是各花入各眼么,我真想不明白他看上我哪了,我改还不行吗?

     挂了电话,我就在扣扣上跟小苏同学解释了一番,并且让他明晚一定要帮这个忙,正好那顿晚饭就算我的回报。他本来犹豫着说这样不太好吧,被我直接无视说就这样定了,明天五点半你们校门口见。

     第二天,我特地提早了五分钟出发,没想到小苏同学已经等在我们的校门口了。我问:“不是说在你们校门口吗,你怎么这么早就等在我们校门口了?”

     他今天穿了身白T配磨白仔裤,简简单单的搭配,但就是能显出与众不同来。用我们宿舍小D的对他的评价,总结为四个词:高,白,干净,洋气。

     “我们提早下的课,就直接过来了,也没等多久。”

     在大一那次的宿舍聚会后,我跟他已成了关系还不错的朋友,有时候还会两个宿舍一块出去唱唱歌吃顿饭,平时扣扣上见着也会聊一聊。

     认识久了,才发现他相识之初的害羞啊腼腆啊统统都是装的,也不能这么说吧,毕竟当时也不熟,又是在那样的情境下跟他认识的,他会不自在也理所应当。其实他这个人,大部分时候都是温温润润的,但一旦犀利起来,蹦出的话能把人噎死。

     比如现在,坐在饭店的方桌上,我正对着门口,看着那学弟进来了,就立刻假装在嚼菜含糊着对他嘟哝:“来了来了。”

     他回头瞟了一眼,正跟那学弟眼对眼一个交接,而后那学弟睁圆了眼,他倒是淡漠地转回头夹了颗青菜对我说:“怪不得你看不上他,那身高,你高跟鞋一穿直接藐视,那身材,比你还弱不禁风吧。”不紧不慢地咽下青菜,他又一笑道,“不过,女生不是都有母性光辉的吗,他作为母性发挥的对象真合适,你可以考虑考虑。”

     这时那学弟恰好从我们这桌走过,他还有两个同学一起,估计他也是借着吃晚饭的由头来探查,苏同学的话音虽不大,但离得这么近正好被他字字听了去,我就见他的背影抖了抖,默默地跟着他同学上了里桌。

     太毒了,真的太毒了!此刻,我第一次对那学弟起了怜悯之心……

     “你这简直就是人生攻击啊。”我抿着筷子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对面的深藏不漏之人。

     他怔了怔,露出腼腆的酒窝:“会吗?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又装!原来装也是病啊,会装上瘾…….

     吸取了大一的教训,大二的期末我就提早了一个月开始复习,当五月天的演唱会来临之际,我便能抽身去现场好好HIGH一场,也正好放松放松这段时间紧张的神经。

     两张票都是小苏同学买的,我要给他钱他没收。由于演唱会要到很晚,再加上回校的路程,肯定赶不及宿舍的关门点,于是在附近预定的一家连锁酒店的费用,我就主动承担了下来。

     可是没想到他买的竟然是内场最前排,我那酒店的支出一比,简直就是个屁啊!我打算着等回到学校,我还是要去取了钱还人家的。

     演唱会全场爆满,由于坐在最前排,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的感受都是最棒的,甚至还有一次与阿信手捧手,我差点没激动地晕倒。

     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歌记载着我们每一位听众的回忆,每首歌的□,我们都挥舞着荧光棒跟着高唱,似乎生活中的所有不愉快都抛在了脑后,只想就这样听着歌唱着歌,直到地老天荒。

     出了演唱会,我仍旧意犹未尽,满头是汗地对一旁的小苏同学说:“听说十月份还有阿妹的演唱会,到时还来不?”

     他也显得兴致高昂,但刚才一直跟着唱了全场,所以现下的嗓子有些喑哑,只点了点头说了声:“我先去买瓶水。”

     我由于整场都兴奋过头地站着,腿酸的不行,就想坐在大厅的休息椅上等着,只冲着他的背影嚷嚷道:“帮我也带一瓶!”.

     酒店穿过两条街就到了,但今晚星空璀璨,加上雀跃的劲头还没平复,一点儿睡意也无,我们就一路慢悠悠晃悠悠,有说有笑地龟速挪到了酒店门口,途中还在一家24小时超市买了些贡丸填填肚。

     “诶?你那串是什么,看着很好吃的样子,我刚才怎么没发现呢?”我们一人手上拿着一杯台湾贡丸,我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眼见着他那里有一串外形很诱人的粉色丸子,就想把自个儿的竹棒往他的杯子里叉。

     此时我们正要进酒店大门,远看着举止亲昵,不了解的一定会往歪处想。

     “这不是……戎家小妹么?”

     我停下动作回头,还真有个不了解的出现了。

     “你们怎么在这?好巧啊。”我暗道一声遭,但还是机灵地打了声招呼,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说话的人我见着眼熟,但想不起是谁,倒是他身旁那人,熟的不能再熟。

     自从清明那次之后,我就一直有意无意地躲着他,索性他住在省城,假期里在家也碰不上面,难得的在家里或者戎爷爷那见着了,我也只是打个招呼,接着就要么回房要么假装专注地做着别的事。

     “是好巧,你这是……”那位眼熟兄瞥了眼酒店的招牌,又眼神暧昧地在我跟苏同学之间溜了一圈,笑嘻嘻道:“跟男朋友出来?啧啧,现在的孩子啊,也忒开放了点。”

     我刚想解释,却被一直没出声的某人打断。

     他面无表情,只轻轻地吐了句:“几个月不见,你倒是出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