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8第二十六章
    当又一个暑假来临之时,我提着行李箱,站在的并不是几月没回的家门口前,而是省城某高档小区的一户大门前。

     这个小区不是别的,正是我已熟门熟路的东方豪庭;而这户大门也不是别家,正是我那大哥的住所的对门。

     话还得从放假前一周说起。

     那天上午我们刚考完最令人头疼的材料力学,紧接着下午就开了次班会,班长给每人发了份双页材料,首页上书X大暑期实践报告,顿时整个班里哀嚎咒骂声一片。

     班长讲了下这份报告的要求,重点强调内页的报告内容不得少于一千字,最后还必须有实践单位的盖章。这种东西也不是硬性要求一定要上专业相关的单位实践,所以我当下就盘算好,准备随便上哪个亲戚的单位里打酱油个一个月也就搞定了。

     晚上跟妈妈电话里一提这事,她很爽快地说,恩,妈妈帮你问问。没想到,第二天回音就来了。

     “小敏啊,妈已经跟你哥哥打好了招呼,你暑假就上他那公司实习吧,住宿都给你安排好了,就住在他隔壁,多方便,而且妈妈也放心。”

     于是就在我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我就被自己的亲妈这样给卖了。还反抗不得,我说你不问亲戚我就自己问,再不行我就自己找一个。她说你回来也没用,家里没人你进不了屋,我跟老戎已经买好去香港的机票了。

     ……

     碰着这样的妈,我还能说什么呢?

     她还真是够放心的啊,真把人戎海东当她亲儿子我的亲哥哥了?

     这栋楼一层只有两家,所以也不用看门牌号,直接开了门。进了屋,环视室内一周,装修风格跟对面的某人家一样,简洁干练,低调风雅,就是格局摆设稍有不同。

     门钥匙是进小区的时候,在保安处拿的。今天非周末,我那哥哥没空来接我,直接打了个电话说钥匙在保安处就挂了,可见真的忙。

     保安很殷勤,热情异常地接过我的行李箱,一直帮着我拖到家门口,我一路上说了好几声谢谢,他便时不时来一句戎总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哪,您别客气应该的。我这才知道,原来这小区的开发商就是那人的地产公司。

     把所有东西取出归类整理后,坐上沙发打开笔记本进入了桌面,才想起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网络。上书房卧室都搜查了一遍也没有找着数据线,干脆就关了电脑开了电视,盘腿坐在沙发上随意换着台瞎看。

     迷糊间,忽觉呼吸困难,想猛吸一口气确不得,只得用力睁开眼,恰好看到眼前正往回收的某只手。原来——竟是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循着手望上去,正是我以后的邻居,亦或说房东,老板?他可真厉害,一次性能占着这么多角色,时不时还能互换下。

     “过来吃饭。”说着他就走出了门,进了对面的自个家。

     我摸着鼻头默默地跟着过去,小声嘀咕着:还以为那天你生着病没印象呢,这回就学我那招报复回来,还真记仇。

     进了他家,我靠在厨房门边上朗声问:“你怎么进到我屋子的啊?难道……你有钥匙?”

     他正盛了碗饭,而后也不回答我的话,就抛了句“自己盛饭”,就上了外头的餐桌。

     当我悻悻地端着饭看到桌上的三菜一汤时,我的肚子很应景的“咕噜”叫了两声。

     “哇奥,都是你做的?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手,”我夹了块糖醋排骨,又掏了勺鱼汤,连声赞叹,“啧啧,真不错,我未来的嫂子可有口福了。”

     他夹着青菜的手顿了顿,又一转放到我的碗里,说:“话真多,多吃点青菜,别只顾着吃肉。”

     我安静地扒了会饭,但这静谧的氛围我不习惯极了,只得又找话题:“是不是以后晚饭我都在你这吃?”

     “也不一定。”

     “是不是明天就开始上班?几点到几点啊?”

     “恩,八点半到五点半。”

     “我是做什么的?你也知道我就是个暑期实践,随便……呃……安排个无关紧要的事情给我意思意思就行了。”

     他停了动作,放下筷子靠向身后的椅背,眉宇间饶有兴味:“你想要个什么样无关紧要的?”

     我思忖了一番:“比如说打打字啊传传真啊复印复印东西啊什么的,”我呵呵一笑,“不需要动脑子不太忙的,就是无关紧要的。”

     他挑眉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又继续未完的晚餐。

     我忽然又想到一件事:“那个,我有没有工资拿?嘿嘿”

     “有。”他这回倒回答的挺干脆。

     “我能知道多少不?”

     “正好跟你的房租相抵了。”

     “……”.

     苦逼的我暑假还没个清闲,早上七点半就被那人喊起床,先上他那吃了顿早饭,再随着他去他的公司。

     唯一令我欣慰的是,住所有网络。但相对憋闷的是,网络的开关掌握在戎某人的手里,他规定我晚上上网只能到十一点,时间一到网络信号会自动切断。尼玛,跟学校断网似的。

     他的公司海川地产在市区某高楼里,高楼叫海川大厦,也是他们的投资建设。该楼一共有二十三层,最顶上的五层都是海川的办公楼,十八层及以下租赁给了别的公司。

     在地下车库停好车,跟着他到了某部电梯前,他站定了转身道:“一会你乘旁边的那部电梯上二十一层,找工程部的刘总工,他会安排好你的工作内容。”

     说罢只听“叮”的一声,他面前的电梯正好门开,他迈步进去,云淡风轻的表情消失在闭合的电梯门中,由始至终我还来不及发一句话。

     他就这么自顾自地走了?我还指望着他把我带到要工作的地方,向大家介绍一番,也不需要介绍别的,只要一语带过我们俩的亲戚关系,那我未来一个月的工作内容一定会异常轻松。我早就想着来这边,无非是上班了打打酱油就午饭了,午饭了再打打酱油就下班了,或许酱油都不用打,玩玩电脑发发呆,一天就这么愉快地过去。

     如今他这意思,看来是不想让人知道我是走后门的?如果别人问起来,我又该怎么说呢?

     以上这些,在我见到那位刘总工之后,才自觉还真是白苦恼了。刘总工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大叔,虽然才五十多但两鬓已经斑白。他说戎总已经跟他交代好一切,对外就说我就是个暑期实习工,没有薪水完全是来攒经验的。

     接着他就带我来到工程部的大办公室内,拍了拍手引来大家的注意:“这是新来的实习生小江,大家以后都照应着点,手头上有什么来不及的活,不太复杂的就都交给她试试吧。”又转身拍拍我的肩膀笑道,“有什么不懂的就问问周围的前辈,或者问我都行,你先熟悉熟悉环境,下午我再给你分配些任务做做。”

     我的座位在进门左转的角落,刚坐下,邻座的一位大哥就朝我挥手一笑:“嗨。”

     我也回以客气地笑容。他又道:“小妹妹多大了?看着好小啊,还没毕业吧?”

     我边开电脑边颔首:“恩,下学期大三。”

     他有些不可思议:“大三?我们这可是从不要暑期实习的呀,就实习两个月对公司来说没多大意思。”他又眼光一转,神态笃定,“你是哪个领导的亲戚吧?”

     我看向他,眼神很是委屈:“我要是谁的亲戚,也就不会免费实习两个月一分钱都没有了。”

     他怔了怔,眼露安抚:“哎,这就是免费劳动力啊,连廉价劳动力都算不上。没经验的都这样,我那会大学刚毕业出来,试用期的钱都不够我缴房租的。”

     坐我对桌的一位看着不比我大多少的美女不屑地嘁了一声:“你也不看看你租的房子,谁刚毕业出来不是跟人合租,就你娇贵的跟什么似的非要租个一室一厅的,活该不够用。”

     “哎呀,小文姐,我那会问你借的钱不是连本带利的都还了吗,你怎么还惦记着那事呢。”他讨好地向着她嬉皮笑脸一阵,而后向我介绍道,“这是我们工程部的一枝花文静女士,别看外表看着小,已是三十的高龄了,”这句话一出口他就哎哟了一声,摸着头上被重击的患处也不敢反抗,只朝我眨眨眼,“你就跟我一样喊她小文姐就行。至于我呢叫朱震宇,宇哥震宇哥哥随便你喊。”

     我装模作样地思考了一阵,一派天真地反问:“按照小文姐的叫法推理下来,为什么不是喊你小朱哥呢?”

     对面的小文姐噗嗤一声笑着朝我竖起大拇指,丢给吃瘪的“小猪哥”一个你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眼神。

     其实还没来之前我的心情还是带着紧张的,但现在这么交流下来,这紧张也随之消散,对于往后一个月的工作生活,竟奇迹般地升起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