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第三十五章
    这天一早就被老妈喊起来,硬拉着我陪她去买菜,说是戎海东今晚回来,他工作忙,大半年没见了,今天难得一家人都聚在一起,可要好好做一桌子菜。还嚷嚷着我总是麻烦他,让我挑样菜亲自做一道感谢感谢人家。

     我挑来挑去,一眼就相中了韭菜。韭菜炒鸡蛋多么有营养价值的东西,男人吃最好,最主要的是,这道菜是我仅会的几道菜中,做的最不容易出差错的。

     自从高三把厨房烧了那次后,我就再不敢碰煤气灶,可老妈是不知道的,我也想总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做菜了吧。试着接近铁锅,手微颤打了火,一切安然无恙,倒油,放入打匀的鸡蛋,翻炒,下韭菜。

     出锅后,顿时很有成就感。

     戎海东卡着饭点出现了,同两位长辈打了招呼入桌。

     他屁股还没坐热呢,老妈就先热乎道:“海东啊,来,尝尝这个酱牛肉,阿姨浸了好几个小时,很入味。”老妈笑眯眯地看着他夹了一片入嘴,那表情,怎么让我想起了狼外婆呢。

     “海东啊,要说呢你也二十六了,阿姨问你个问题你可要诚实回答。”

     “曹阿姨,您说。”戎海东放了筷子,笑笑。

     “你有没有女朋友啦?有的话就带回家里来看看嘛。”

     “还没。”如果我没看错,他似乎瞥了我一眼,眼中带着询问。

     我也挤眉弄眼一番,其中的意思他看没看懂就不关我的事了。

     老妈听了他这话,好像反倒更高兴了,手一拍道:“既然这样,你爸学校里有几位女老师挺不错的,这次正好趁着你难得回来两天,就见个面吧。也不是说一定要你从里面挑一个,你要是有看上的当然最好,试着处一处,我们做长辈的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

     戎海东眼露明了,略一思索笑着推脱:“曹阿姨,你看我基本都在省城,如果在A市这里找一个,分隔两地个把月见次面的,也照顾不到人家姑娘。何况,我现在工作已经忙得自顾不暇,哪还抽得出时间去好好谈一个对象,您说是吧?”

     “工作再忙也得顾上感情问题啊,难不成你忙到六十岁就单身到六十岁?省城里这离也不远,当老师的都是法定节假日,放假了就让她上你那去,等结婚后,还可以把工作转到省城嘛,一切按照你的方便来。”老妈不遗余力地把做媒的口才发挥到极致,也把做媒的未来想的忒理想。

     “您看,我三十都还没满,这事,是不是并不用这么着急?”

     “急是不急,但你可以先谈一个,过个两三年后结婚不是正好?”老妈一转眼,抬手抚了抚我的发,“我们家这丫头待她毕业后要还没个正经的对象,我还得要操心。女人哪二十五六嫁人最好,男人三十前也应该成家啦。”

     我浑身抖了抖,我似乎已能遇见不久的将来,我将成为这位做媒上瘾的妇女重点关注对象。

     沉默许久的戎叔叔总算插了句嘴:“哪这么早就让敏丫头嫁出去了,让她多在我们家呆几年嘛,我来养她。”

     老妈撇撇嘴:“你养她一时,能养她一辈子?二十五六还能挑挑别人,等到二十七八以后,那就等着被人挑还嫌弃来嫌弃去的吧!”

     “你这是杞人忧天,我看我们家丫头以后准是人家抢着要。”

     喂喂!我说现在商量这些还太早了吧,你们怎么把重心放我身上了呢?明明之前关注的是另一位啊!

     这两口子,一开始生活还挺相敬如宾的,现在完全一老夫老妻样,时不时为些琐事斗斗嘴,调剂调剂生活,也算是蜜里调油。

     “既然家这里的对象大哥他嫌分隔两地不方便,你们可以给他物色个省城的呗,我想以戎叔叔的人缘,省城大学肯定有认识的人。”我找准时机把他们的关注对象拉回原位,不顾某人望过来的眼神,笑里藏刀。

     “对对对,还是我们家小敏有办法。老戎,你有没有老同学或老朋友在省城大学的,哎呀,不是大学老师也行,清白家庭就好,让人家在周围关注关注喽。”

     戎叔叔无奈:“好好好,不把这事给办了我看你定是整天念叨着。“

     “哎哟——”

     我突兀地喊了一声,引得俩家长不解地看过来,异口同声问:“怎么了?”

     “没事没事,”我眼一转,夹起一筷子韭菜放进某人碗里,“我突然想起我都忘了这韭菜是我特地、亲自给哥哥做的,他还一口没尝过呢。”

     待老两口移了目光继续唠叨着生活琐事,我才暗暗揉着小腿肚子,双眼冒火地瞪着对桌悠闲吞下那筷子韭菜、理也不理我的某人。

     他竟然给我来阴的!靠,也太不光明磊落了吧!!.

     “姐的那位腹黑老哥回家来了……”

     卧室中,我啪嗒啪嗒地敲打着键盘,在游戏左下角的聊天框中跟我游戏中的“老公”私聊抱怨。

     这位“老公”不是别人,正是拉我进这游戏的小白是也。对于游戏中男扮女的现象,人们统称为人妖,而对于这种女扮男,有一种新说法,叫妖人。

     “然后呢?。?迫切求后续!!”

     回家后,我忍不住在游戏上跟她说了我跟戎的事。小D放假无网可上,所以她还不知道。

     闺蜜的重要性就在于,任何想说的事,都能不顾忌地倾吐。

     “后续就是——俺们家要安排他的相亲大事了。本来差点成不了,但在我的聪明才智下,即将圆满起航。”

     “……你怎么还帮着他相亲啊,你就不吃醋?”

     “吃什么醋,不吃。”这句话是实话,不知为什么我就是能肯定,他这亲相不成功。

     “唉,你们这对冤家啊,真不知你们现在算个什么关系╮(╯_╰)╭”

     “不清不楚的关系。”我想了想,打下这几个字。

     游戏中的房间里人员已满,作为房主的我点下开始。边跳着舞边渐渐扯开了话题,开始无聊地在众人面前互相调戏,秀恩爱耍肉麻。我们这对组合,是专门以恶心人而诞生的。

     刚打了句:“老公,加油~超过第一那个丑男!”头顶就传来某个阴沉沉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什么老公?”

     转头,是某人盯着我的电脑,眉峰微蹙,面色不善:“你在玩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游戏里的结婚对象而已,你不懂的。”我摆摆手,懒得跟他多解释,但我知道这人不好应付,遂在聊天框里快速地打了一行字:我先挂着了。

     他讽笑一声,在我身后的床边坐下,待我一系列动作做完后,才冷声冷掉道:“过来。”

     我看不出他的情绪,想说一句你想干嘛,但觉得说了也白说,结果都是注定要听命服从的,就乖乖地走过去。

     我果然已经被他压得连反抗都懒得反抗了么?

     还未走至他身前,就被他长手一拉,跌坐进他的腿上,他的怀里。

     “老公是能乱叫的吗?”他抬起我的下颌,深沉的黑眸隐隐透着微怒,下一句就是毫不遮掩的命令,“不准再玩这破游戏,听到了没。”

     “管的可真宽。”我翻了个白眼,撅着嘴不愤道。

     我执拗劲上来,就是不说那个“老公”的真实身份。凭什么事事都得跟着他的指令走,我还有没有点人生自由了?

     他也不在意,哼笑一声:“你大可以继续玩,你可以看看我有没有办法治得了你。”

     我禁了声,这人整治我的本事,每一件都令我印象深刻。

     低了头悻悻地绞着手指,我这才发现,由于是在自己房间,刚洗好澡我就穿了件吊带内裤出来,即使胸脯再不大,也能明显地看出其轮廓与某处微微的凸起状。

     我心下一惊,正待起身,他圈着我的手由腰部抬上,按在肩膀处微一施力,我便又坐了回去。

     抬眼看他,他静静地与我对视半响,而后神情莫测地勾唇一笑,另一只手探上我的一处饱满,隔着衣料轻柔慢捻,那双深邃的眼神却不曾一刻离开过我的眼。

     我不禁移开眼,这样的对视着实我这厚脸皮,也觉得赧然。

     “别……”我伸手握着他的手腕,欲拉下。他可真是大胆,这是什么地方,长辈随时都可能上来,他也敢做这种事?

     “那边想着法把我往外推销,这边又在网上寻了个男人。是不是我一直对你太纵容了,你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恩?”我的手对他来说根本不惧阻力,他甚至变本加厉。

     我只感他的指尖已在那凸起处不断拨弄揉捻,力道不轻,略微的痛感挟着电流传来,说不出的奇妙滋味。我这才轻声断断续续解释道:“那不是……男人……那是我们宿舍的……假扮的……”

     他揽着我肩膀的手微使力,我便被迫靠的更近,他凑上来惩罚般地轻咬我的耳垂,随后嗓音迷离,透着沙哑地呢喃:“这么多天不见,你就不曾想过我?”

     我缩了缩脖子,意图躲开那如蛇信子般的湿软,突然想起小白的那句话,转首看他的眼神带着探求:“我们这样……到底算什么?”

     我们虽没血缘关系,却是名义上的兄妹,可是我们已经做了种种兄妹间不该做的事,我也搞不清楚,怎么一步步地就发展成这样了呢?

     若说感情,我想我是对他已经起了不单纯的想法的,真正要追踪是从哪时候开始,我也说不上来,或许是一见倾心,或许是烧伤那次他令我表面埋怨实则窝心的管家公行为,或许是第一次他主动吻我……我唯一能肯定的是,在酒醉那晚之前,某种悸动,其实早已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只是我一直刻意不去想不去深究,而那次出差之行的相处后,令那幼芽在一夜间茁壮成长,迫使我不得不面对自己。

     而他,我确定,却又看不懂。

     女人都是听觉动物。他从没有亲言喜欢或爱,虽然这两个词在当代来说已不见得可信,可女人听了偏偏就是能定心。

     他停了动作,对面台灯的灯光直直打过来,整张脸都晕着光,棱角分明,那双眯着的眼眸分明带着丝犀利。

     “你以为呢?”他说。

     “我最讨厌别人这么凌磨两可的说话,你这男人怎么这么不爽快呢。”我突生出快刀斩乱麻的决心,想清楚了的话还得憋着真不是我的习惯。

     我一瞬不瞬地盯着他,逐字开口:“我想,我喜欢上你了。”

     他静静地听着,直到我说完最后一个字如释重负般的轻吐一口气,他才缓缓牵动嘴角,溢出的笑容明亮的晃眼,那墨黑的眸底即使被长长的睫毛掩着,其中的流光璀璨也是怎么都藏不住。

     “你早就在我心尖上呆着了,”他的拇指描摹着我的眉眼,唇封上的前一刻低喃,“我的小禽兽。”

     他的这句话杀伤力太大,直接令我的头脑浑浑噩噩,不清醒起来。

     待我再次回神,竟是肩带已松垮垮地吊在臂膀上,酥胸半露,仰躺在床。

     我眼瞅着他把房门反锁,边解上衣边又回来继续压在我身上。

     “这是家里诶,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大胆了点。”我心有担忧,却又说不出完全拒绝的话,只得寻求他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