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第三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啊。我真是欲哭无泪。

     “老禽兽”不在意地一笑,唇直接凑了过来,我头一偏,躲了去。

     他挑着我下巴的手指改为架着我整个下颚,把我偏过去的头掰正:“老禽兽?这个叫法不错,正好跟小禽兽相对,允许你用了。”

     说完就一弯身,圈着我的腰一把把我抱起,往卧室走去。

     我俩身形的巨大差异就在此刻体现了。

     他的抱法跟抱小孩似的,看着一派轻松,任是我怎么扭动,他的步伐仍旧走的笔直。我就着他的肩膀,张嘴就咬下去,但不敢咬的太深,只是一定会让他泛疼。

     咝——这货绝对的不带肥肉,这肉质也太硬了点吧,甚是磕牙。

     “松口。”他站在床边,轻拍我的后背好笑道,“说你是小禽兽,你还真不断做着禽兽才做的事。昨天是狼,这会成小狗了?”

     我不理他,咬住青山不放松。

     不多时,我就坚持不住了。

     那厮阴险地把手掐上我的腰肉,他还记得我的软肋,掐得不轻不重,正好能让我憋不住松了口大笑出声。

     口一松,我就被抛在了床上。

     我连滚带爬地就要下床,见了床,我满脑都是十八禁的邪恶思想。

     此刻,床已经被我列为危险物品,必须远离。

     他一手轻轻松松地拽住我的脚踝,另一手边解皮带边道:“上哪去,乖乖睡觉了。”

     我眼睁睁见着他抽了皮带,裤子一松,便褪下扔上一边的沙发。接着他还要继续脱,脱了上边后就剩最后胯间的那一层薄薄的遮掩物了,我甚至能看见遮掩物下那微凸的形状。

     他把手伸向这块布料作势就要褪下,我一个翻身趴在床上,把脸埋进床单中,闷闷的声音由被褥中传出:“你□癖啊!”

     一个重重的身体由我的身后压上,那身体如个天然热源,散发的热气透过睡袍直传入我的肌肤里。

     “你又不是没见过,害羞什么?昨晚别说见,”他撩开我挡着耳的发,没羞没臊的话带着温热的气息拂过耳,“你一上来就是舔,真真是只小狗,我想阻止都来不及。”

     说完,他还添油加醋地轻咬了我的耳垂一下。

     我直觉此刻我的耳朵已然发烫,估计红的不成样子。我一个劲儿的把头往被单里埋——臊得慌。

     我这在外边没脸没皮御姐一般的高大存在,怎么在这人面前就摇身一变,成了一只任其蹂躏的小羊羔了呢?连哼哼都不带哼哼一声的,只怪段数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啊。

     就在我快闷死了的时候,身上一松,那令人喘不过气的热度也随之散去。

     “好了,我先洗澡去了,你可以抬起头了,你这小笨蛋指不定就把自己给憋晕了。”

     我竖着耳朵听着他的脚步声响了一阵,又停下:“上我的房间帮我拿条内裤来,就在衣柜的第一层抽屉里。”

     直到浴室中传来哗哗的水声,我才一个翻身,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

     你让我拿我就拿?真当我是你小媳妇了?

     我默默地起身,取了床头的房卡——拿内裤去!=口=

     一路顺当的从他那房取了出来,刚关好门,不顺当的便发生了。

     “江敏?”

     我转身,是安妮。她的房间就在隔壁,此刻她一身睡袍,头发还半湿,也是刚从房间出来的样子。

     我打了声招呼就想过去。

     “这么晚了,你这是去哪?”她喊住我。

     我笑笑:“回房间,我新开了间房。”

     “其实,原本你是跟我一间房的,可是我不习惯别人身上的酒气,”不化妆的她,皮肤仍旧好的吹弹可破,眉目淡淡,整个人倒是比精致妆容的白日里多了份亲和力,“本想再给你开间房,没想到海东说不用了,怕你夜里有什么事没个人照顾。对于哥哥这个身份,他很入戏呢。可能是从小就没有过弟弟妹妹,现在有了,难免一时新鲜。”她笑的温柔,“昨晚……你还好吧?”

     “谈不上好不好吧,反正一沾床我就睡过去了。”你说你说这么一大通的,也要看人想不想听啊。我掩嘴打了个呵欠,随意撒个谎。

     也不知她信没信,反正她的面部笑容一沉不变:“海东正在做什么?我找他有点事。”

     “我刚才进去,他已经睡下了。”

     “现在才十点而已。”她完美的表情总算有了变化,睁大的美眸是明显的不相信。

     “唔……估计这两天在外奔波累的吧。”

     她颔首,似乎赞同了我的说法,却眼一转注意到某处:“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我一下子把那条烟灰色内裤使劲地团进手心里,只露出一点点颜色,呵呵干笑了两声:“没什么,一块抹布而已。”

     回到房内我就舒了口气,太不走运了,怎么就正好碰到了她呢,差点露陷了都。自从上次听到她的电话后,别的我不敢说,但至少她对我的态度我还是能估摸出来的,是不友好,甚至是怀着敌意的。所以我倒希望能不跟她接触,就尽量不跟她接触。

     反正她也不是我的谁,敌意就敌意呗,我不稀罕,也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对我有一颗善意的心吧。

     回了房,敲了两声浴室门通知他货已拿来。

     按照他的吩咐把裤头放在门口的架子上之后,我就钻进了被窝。

     五星级酒店就是非同凡响,要不要把中央空调开的这么低啊,不把电费当钱看是吧,出去溜达了一圈惹得我露出睡袍外的腿肚子汗毛倒竖。

     本来是想去睡沙发的,他非要上我这房间睡那这张床就让给他好了。可是在床上躺了一阵,我就不舍得离开了。沙发那东西跟床能比么,能比么!

     我眼珠咕噜一转,在床上滚了几滚,本来摊开的被子便全部围在我身上,把我裹得密不透风。

     你要睡也行,自己拿床被子去,咱不跟你用一床,一床被子两副身体什么的最邪恶了。

     可是不一会我就热了……

     刚把两只手伸出来散热,就听见浴室门开的声响,我立马闭眼装睡,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耳朵上。

     他走过来了……他在床的另一头坐下了……他……

     他的电话响了-_-

     就对话内容来看,十有*是安妮,因为他说,恩,这两天是挺累的,所以今天休息的早了些。

     我正在全神贯注地偷听着他说话,不想闭着眼的睫毛上一阵痒痒,鼻尖原本新鲜的空气,都换成了我之前洗澡用过的绿茶沐浴露的味道。

     我也不装了,猛地睁眼,张嘴就呲牙咧嘴地咬住那根骚扰人的手指,斜眼挑衅地看向他。

     靠坐着床头的他也着了件睡袍,腰间的系带松垮垮地打了个结,上部的领口从腰间一直往上叉开呈V字形,坦露了大片紧实精干的肌理线条。

     多么细腻白滑的肌肤啊,我直直地盯着,眼都不舍得眨一下。

     他继续拿着手机对话,被我咬住的手指并不急着抽出,反倒往我的口中更深入进去,调.戏了我的小舌一阵后,就开始一前一后地伸进伸出。

     我囧了……此乃神人啊,我甘拜下风。

     等我回过神来时,便比先前更狠地咬住那根手指,让他抽动不得。我让你再猥.亵我!

     手指的主人恰好挂了电话,轻笑一声:“你这样不热吗?”

     我咬着他的手指怒瞪着她,就是不说话,因为说不了话……

     他笑的眉眼更弯了:“这么喜欢咬人?要不,换个地方给你咬?”

     我呸地一口吐了他的手指头,顺带吐一吐他的这句话。

     他抽出的手指上晶莹剔透,我自己看着都有些恶心。他却只是挑着眉看了我一眼,而后抽了张湿巾缓缓擦了擦手指,全程淡定异常,嘴角甚至还勾着浅浅的弧度。

     做完这一切动作后,我还以为他会来哄我分点被子给他,谁知他竟莫名其妙地讲起了故事。

     “撒哈拉沙漠位于非洲北部,是世界上最大和自然条件最为严酷的沙漠。在这么一片茫茫的沙漠中,有一个背着背包,独自艰难行走的旅行者。此时正当晌午,烈阳高照,尤其在这么个没有一片绿荫的地方,更加酷热难当。就连脚下的沙地,都被烈日照的滚烫,热气缓缓地蒸腾上来,夹在其中的旅行者如蒸着桑拿般,汗流浃背遍体透湿。仅一个‘热’字,已经无法形容他此刻的境况,由于从汗腺中失去了太多的水分,他的唇已经干燥到起皮,可是水壶中早已滴水不剩,他多么希望这一刻突然出现一片绿洲,那么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趴在水潭边,大口大口地喝下冰凉而甘甜的湖水。”

     说到这,我吞了口口水,舔了舔同样干燥的嘴唇,我觉得,我更热了,热的后果跟那个旅行者一样,我急需水的滋润。

     阴险的某人还不放过我,看了一眼我的反应后,继续说:“

     走了两天两夜后,苍天不负有心人,总算让他发现了一片绿洲。他本来已经绝望的干涸的眼,又再次闪烁着希望的光辉,艰难地朝着那片土地奔去。他不是没见过海市蜃楼,可每次他都会尝试,这次不负他所望的,是真实的绿洲,一大片的湖水和热带植物。他直接跳进湖里,边游泳边喝着湖水,在里面呆了许久。上岸后没一会,由于喝下大量的水,加上刚才大量的运动,他感觉他的膀胱已经撑的满满的,兴奋过后的他,这时候才感觉到两日不曾有过的尿意。”

     接下来他侧过头,直勾勾地盯着我正等待着他下文的单纯眼神,勾魂摄魄的一笑,薄唇微动:“嘘——嘘——嘘——”

     泥煤的!!!!

     不稍他嘘多久,我就一溜烟从被褥中钻出来,撒腿朝厕所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