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第十一章
    “曹阿姨,很抱歉,我忙着工作,对家里的事都没怎么上心。不过,”他顿了顿,瞥了眼我这方向,墨瞳深深,我根本看不出他的想法。心正吊着,他接着说:“听打扫的阿姨说她还是挺乖的,按时吃饭睡觉,门都不怎么出,还有次阿姨赶不及做饭,她自己弄了顿烧烤填肚,能干着呢。”

     “咳咳……”我一口饭被呛着。

     “烧烤?我们家有那设备?”戎叔叔奇怪道。

     我赶忙打哈哈:“就是煤气灶打开,直接对着火烤烤。”

     “这样也行?说说,烤了什么,味道怎么样?”

     “烤肉……还不错还挺香呵呵……”

     “我看干脆买套烧烤工具吧,有时候一家子烤烤五花肉吃挺不错。”戎叔叔对老妈说。

     “别惯着她,你买回来她还能吃别的?到时候吃多了一上火满嘴的泡。”老妈一口否决。

     我又偷偷瞥了眼某人,他正低头默默地夹着菜,乌黑的睫毛遮着眼,但从那机不可查的微挑的嘴角,能看出此人明显的心情甚佳。

     笑!笑不死你!

     .

     老两口回来没几天,我有史以来最长的暑假也算结束了。

     这次他们的蜜月还挺当真,正正好好逍遥了一个月,带回来好多景点拍的照片,有人有景有物,每一张妈妈都笑的灿烂,应着阳光,看着竟像个二十多的姑娘,美不胜收。

     我讨了其中一张,准备带到大学里,想她的时候拿出来瞅瞅。

     学校说远也不远,就在省城,但一趟也要三小时的车程,像我这种懒得奔波的人,一个学期回来个一两次也就差不多了。

     开学前第三天,我去了趟奶奶家,妈妈没跟着一道。老太太很舍不得我,问我在新家过的好不好,抹着泪叮嘱了一大堆话,还塞了个鼓鼓的红包。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踏上了去省城的路。

     第一次离开家,我把能带的都带上了,大包小包,看着跟搬家没两样。

     提早这么些天出发,是因为戎家老爷子就住在省城,妈妈说得先去拜访下,一是礼貌,二是以后学校里有什么事也能照应着。

     我本来还不屑,我学校的事他们能照应什么。等进了老戎家大门,我才知道照应什么的说法还是谦虚了。

     戎老爷子原来是为全省经济发展做出大贡献的省委书记戎昌国,住的地方是当年的省委大院。虽说他现在退下了,但影响力那还是杠杠的,就说他大儿子戎德林,戎叔叔的大哥,现居副省长一职,估计爬上他们老爸当年的位置那是早晚的事。

     不带这样的啊,搞了半天那人不仅头脑好卖相好,出身竟然也这么牛!这还让不让普通人活了啊!

     大院的正门两边分别挺立着个武警,待确认了身份后,我们的车才被许缓缓驶入。我睁着大眼睛,趴在车窗上好奇地打量着这一般人接触不到的地方。

     此处很安静,也很古朴,一进门就是一条林荫道,两排树木青葱茂盛,遮着头顶刺目的艳阳。大路两旁的宅院看着已有年头,墙角的爬山虎调皮地攀上了窗台,衬着蝉“知了知了”的节奏,让来往路人浮躁的心都随之沉淀。

     顺着大路开了段,才发现整个大院宅子的密集度很低,大面积的土地用作了花园、池塘、草地。转向一条小道往东第二家,就是戎老爷子的住所。

     这里的每家都是独门独院的两层小别墅,戎家也不例外。院子很大,有花有草还种着些蔬菜,但令我眼前一亮的是一棵无花果树。这个时节正是结果的时候,上边已经挂着颗颗咖色的果实,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外婆家门前的那棵,也是每到夏末初秋就能吃到甘甜的果肉,不过后来拆迁后就再没尝到过了。

     开门的是位六十来的老太太,人看着精神矍铄,她见到我们笑着说:“你们来啦,他们正念叨着怎么还没到呢。”

     我一开始还想着戎奶奶不是已经去世了吗,就听戎叔叔喊了声“李嫂”,我才明了。

     我也跟着傻乎乎地喊“李嫂好”,逗得那李嫂扑哧一笑,道:“姑娘是叫江敏吧?长的真水灵,这小嘴啊也甜。”

     进了门,里面的布置摆设也都很老式简单,透着年代的气息,就像电视剧中那些□十年代的老干部家庭,深色的红木家具,黑色的皮质沙发,就连装饰吊顶都没有,只一些很先进的电器能显示出——噢,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没错,你并没有穿越。

     不过也能由此看出,这戎家老爷子当年是个清官,他在职时的主要任务不是搞*。

     李嫂朝着大厅说了声“老幺他们到了”,就进了厨房。

     我们换了鞋穿过门厅,就见客厅中已或站或坐了一屋子人。

     戎叔叔笑着说:“今天人倒齐全,来,丫头,”转而把我推到身前呈现在众人眼前:“这是大伯父大伯母,二伯父二伯母,这是三姑。”

     我跟着一一喊过了人,每喊一个就收到一个分量不轻的红包。

     我拽着红包看向老妈,不知该不该收。虽然心下是心花怒放恨不得立马找个角落拆开点点数,但矫情一下是收红包的充分必要条件。

     “哎呀这丫头,快收下收下,别看你妈了你妈说的不算。这个是见面礼绝对得给的,不然人家知道了得说我们戎家人小气没规矩了。”说话的是三姑戎德馨,她就着我的手把红包包在我掌心,往我的口袋塞。

     不愧是三姑,虽少了个六婆,照样能说会道热情如火……

     “学校去看过了吗?”大伯问。

     “没呢,我想着先带着这丫头来见见爸,吃个饭再去学校也不迟。”戎叔叔看了一圈,问:“爸在书房?”

     “你出去游山玩水了一个月,记性倒不好了?你忘了,每年暑期爸不是都带着那帮小的上北戴河避暑去,今早的班机回来,这会也快到了。”二伯母估计保养得甚好,笑起来眉梢眼角细纹不漏。

     “嗬,看我这记性。怪不得一早就没见到海东那小子,我都忘了是去接他爷爷这件事了。”

     “老幺啊,你怎么也不给……丫头是叫江敏吧?也不给江敏弄个全国重点,现在那个学校叫什么来着?XX大学,我怎么听都没听过。”三姑的表情看起来挺嫌弃。

     也是,据说这戎家唯一的女儿家当年是个女状元,大学还没毕业国家外交部的大门就为她敞开着,一切倒都凭的是自己的本事,对于我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全国排不上名号的学校,要不是我估计她这辈子都接触不到。

     这三姑吧长戎叔叔四岁,也是个近五十的人了,却至今单着身,当年正是如花般的年纪的时候眼高于顶,后来年岁渐长就换成男人们顾忌着她女强人的身份了,于是熬啊熬啊就这么几乎熬成了婆。

     都说老处女的心灵是扭曲的,也不知这个三姑……还正常否。

     “老三你别又来你走关系的那一套,你也知道爸最烦这个。”戎家二伯不赞同了。

     戎叔叔点头附和道:“三姐,不是人人都能上清华北大的,江敏考的也不错了,从没上过补习班也从没给学校贡献过赞助费,独立自主乖巧懂事,让素萍省了不少心。”

     戎叔叔你实在是被我的表象所骗了……

     三姑瘪瘪嘴,不置可否,只对我妈说:“这一家子都是个一根筋不带拐弯的,也就我跟大哥同流合污。”

     我妈笑而不语。

     于是戎副省长也不再装深沉,这一家子人你一句我一嘴儿,其乐融融。

     我吃着西瓜片,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只盼着戎老爷爷快快归来我好尽早见到我那名不见经传的大学长啥样,不多时一盘西瓜就见了底。

     似乎到了哪我都注定是个吃货啊喂……

     临近正午,当我即将消灭第二盘西瓜的时候,孩子的笑闹声从门口传来。

     “奶奶爷爷,我回来了!咦,这个姐姐是谁?”一个大约六岁的男娃先是一蹦一跳地跑进来,看到我这陌生人,停下来睁着大眼好奇地瞅着。估计是跑得快了小脸红扑扑的,整个人看上去藏不住的机灵可爱劲。

     大伯母上去一把抱起他亲了一口,笑道;“不能叫姐姐,得叫小姑姑,小姑姑啊是你小叔叔的妹妹。”

     “可是我已经有小姑姑了。”说着他小手一指,我循着望去,是一位外貌气质兼具型的高挑美女。

     现下,这美女正亲昵地挽着一男人的胳膊,这男人的怀中正抱着一个小女娃娃,这女娃娃正拿着一根棒棒糖,有滋有味地含在小嘴里。

     而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戎海东。

     他说:“爸,曹阿姨,抱歉早上走的急忘了跟你们打声招呼了。”

     那美女也笑意盈盈:“四叔,小婶婶。”

     老妈他们哎了一声,上前想接过戎海东怀里的女娃娃,谁想那小丫头直接转头一把搂住戎海东的脖颈,嘴里含糊地喃喃着“吴要,吴要”,留一个赖皮不走的背影给你。

     我正想着这美女这小女娃的身份,又被一声沙哑却底气十足的声音分了神。

     作者有话要说:戎爷爷的名字很霸气有木有!一看就是做领导的名啊喂!这一章总算对得起我那挂着老久的“高干”标签了!

     其实戎家对女主这么好是有原因地,不过原因乃们就不用猜了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哦呵呵呵~~(捂嘴,俺剧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