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十章
    出了酒吧,我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心不在焉地踩着他的影子解气。

     我真想不通,他今天是怎么了,不就是喝了点酒么,我伤口都好得差不多了想来没多大事,他管这么多是最近闲得慌?还是老妈他们回来后他觉得出了问题不好交代?

     在我看来,明显后者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前者。

     到了车前,他转身说:“跟来做什么,都说了不勉强。”

     “不勉强不勉强。”我狗腿道,却又管不住嘴小声嘀咕了句:“又不是我亲哥,管的还真多。”

     也不知他听没听到,就见他定定地看了我一会,讽笑一声:“嫌我烦?”

     这回我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却听他很平和地说:“之前我觉得你是个麻烦,风水轮流转现在倒是颠倒过来了?行,我巴不得无事一身轻,你当我整天没事做专门盯着你的事?你放心他们下周就回来了,不过小白眼狼,在这之前,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要让我知道你乱跑,我自有办法治你。上车!”

     我默默地坐上车,两人一路无话地到了家。

     我其实挺懊恼刚才一时嘴快,他也算是好心当成了驴肝肺,这不,白眼狼都喊出来了。

     我这年纪,正是自认为是成年人,能自己当家做主任意而为的时候,哪经得住他这在我看来没有任何资格的人管教。所以懊恼归懊恼,我也没把他那番话放在心上,治我?顶多老妈回来告个状而已。

     所以当我有一天逛街回来,路过他房门口见着这段时间估计气得不想见我而消失的某人时,还不自知地高高兴兴地跟他打了声招呼,亲切地喊了声:“大哥你回来啦,好久不见。”

     只是路过正好碰见,招呼打完我就想回房,却被他叫住。

     他说:“过来。”

     我乖乖地进了他的房间,走过去,心下甚至脑抽地想着,他是不是看我买了一堆东西回来想问问我钱够用吗,然后潇洒地一出手,让我又能触摸到毛爷爷他老人家那令人垂涎的脸庞。

     因为幻想着这么个不着边的,冷不防竟忽略了面前的人召唤我的真实用意。

     “当我的话耳旁风,恩?”他靠坐在一张单人沙发里,嘴角微弯轻吐出声。

     我抿抿唇喏喏道:“什、什么话?”其实我想起来了,我是真当耳旁风了。

     “我说过不听话我自有办法治你,怎么,忘了?”

     此刻,我多想回一句:“你特么敢!”但狠话心中过,怂样表面留,我注定是纸老虎的亲戚。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低声说:“是忘了。”

     静默了会,他纤长的指点点我拎回的一堆东西,说:“先放下,拿着说话你不累?”

     还有心思关心人,是不是说明他刚才都是吓唬人的?我顿时如看到希望的曙光般,乖乖地把东西放在一边,等着他接下来的指示。我想,无外乎又是外强中干的吓唬跟命令。

     可是——

     我只觉被一股劲道一扯,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一晃神的功夫,我竟趴在那人的腿上。

     我回过神来吃惊地转头道:“你干嘛?”

     他轻松地桎梏着我不断挣扎的身体,面无表情道:“你不是忘了吗?我总得让你长长记性,好让你这声大哥不能白叫了,你说呢?”

     说着一巴掌拍向我的屁股,紧接着又是两下、三下……

     我震惊了,我这是在做梦吧做梦吧?

     可是拍打的“啪啪”声、小屁屁传来的疼痛不是作假的。这大夏天的,本就穿的单薄,一掌下去,力道又不虚,不痛才怪。

     妈的,我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教训过,你凭什么凭什么!最主要的是,你一个大男人打女人那地方,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呜呜呜呜呜……我PP与手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可是要留给我未来的老公的……你这样打,以后这两瓣肉的手感不佳,我找谁哭去我……

     我反手遮着屁股吼道:“你变态啊你,别打了!”

     我数过,刚才一共五下!

     他停了手,但还是按着我,语音低沉:“长记性没?”

     “长了……”

     “还擅自出门吗?”

     “不会……”

     “还去吃麻辣火锅吗?”

     “不去……”

     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什么都知道?!

     估计我的怂样甚得他意,他总算松了手,我立马一个翻身弹跳起来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差点没闪着老腰。

     脱离了他的魔掌我也就不再那么孬了……我颤抖着我那青葱小指指着他,瞪眼说:“你派人跟踪我!”

     他双手环胸,眼神鄙夷,仿佛在说:就你这样的也需要派人跟踪?

     “好好闻闻你自己身上的味儿吧。”

     我抬起手臂嗅嗅,根本什么都没闻到。也难怪,一般来说自己身上的味儿自己都闻不出。

     这人真是脑子好使,鼻子更堪比狼犬。

     我反驳道:“那你也不能打人啊!我都多大的人了还打屁股,又不是小孩子了,有事你就不能好好说么,做什么这么暴力。再说了,我出门都有穿着长袖打着伞,太阳根本晒不着手臂。我去吃火锅,也是吃的鸳鸯锅,鸳鸯锅你懂吧?就是半边是辣的汤底,半边是不辣的,我只吃了那半边不辣的,另一边连颗小花椒都没碰!”

     以此人清淡绿色的饮食习惯,我严重怀疑他绝对不知道鸳鸯锅是何物。

     “恩。”他手指摩挲着下巴,状似接受了我的说辞。

     既然他相信,那他是不是该为他的行为道歉?或者——让我打回来?实在不行,扔几张毛爷爷安慰安慰我这憋屈的心灵也是可以接受的。不然这口气老娘实在是咽不下啊!

     我正在这边天人交战到底是被钱收买还是被钱收买还是被钱收买的时候,一张俊脸凑到我的胸前,吓了我一大跳。

     “你这胸前的红色油渍是怎么回事,能解释一下吗?”他说完起身,眉梢微挑,瞳色幽深的仿佛能让人无所遁形。

     我低头看去,顿时囧里个囧。

     这分明是一滴辣油!

     大概是吃的时候不小心,汤料溅了些出来,好巧不巧胸前就幸运地沾上了一小滴,真的很小,大概就0.5毫米的直径,T恤还是黑色的,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到看不出。

     所以才说这货根本就不是一般人……

     在他面前说假话必定见光死……

     “哎呀怎么鼻血滴到衣服上了,你也知道被火烧了就有点上火呵呵……这么晚了大哥我先回去睡了。”一句话不带喘的说完我就转身遁走。

     .

     临近八月底,老妈跟戎叔叔终于归来,两人并非风尘仆仆,而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戎海东去接的他们,于是隔了五天我又见着了他。

     自从那次被他实施家暴后,我再也没出过门,老老实实地呆家里吃了玩玩了睡。 在我表现如此良好的情况下,当然就见不着那人了,我也不想见。

     那天被他打的时候没觉得,时隔这么些天反倒觉得尴尬别扭极了,吃晚饭的时候我一眼不敢看他,正经危坐。

     老妈问我:“你这段时间乖不乖啊?没给你哥惹麻烦吧?”

     “……”我说老妈你要不要这么一语中的!我扒着饭含糊不清道:“就那样呗。”

     “你说什么?饭咽下去再说话,瞧你这样子,真没个女孩子该有的样。”她总是不厌其烦地纠正我任何没规矩的做派。

     “好了吃着饭呢你就别说人家了,我看着这丫头那小脸蛋都圆润了些,这阵子肯定吃好睡好,一切按照你的指示做事,是不是啊丫头?”戎叔叔朝我眨眨眼,打着暗示。

     我笑笑,心虚地应答了一声。

     这戎叔叔不愧是为人师表,真会说话。

     老妈嗔了他一眼,说:“你就会帮着她说话,我不问你,我问我们家海东,”说着笑眯眯地看向戎海东,“海东啊,你说,这丫头这段时间听你的话没有,没给你找太多麻烦吧?”

     我那小心肝此刻突地揪起,缓缓地机械式地转头,看了某人今天见到他的第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平安夜快乐!亲爱的们吃苹果了吗~~我可是推了朋友的饭局回来给大家发新章的哟~~

     文名已改,可怜我的新封面还没着落呢/(tot)/~~

     这一章很天雷我知道-_-,可是这种打PP的WS情节是我一直想下手的!就让他们俩的JQ伴着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圣诞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