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第二章
    高三每天的作业量其实并不比高一高二多多少,至少我们学校的情况是这样。但是对于高一高二经常抄作业,而高三迫于良心与压力不能再抄的我来说,高三的作业量便一下上升了一个档次,一时感觉吃力不少,有时忍不住还是会抄几道英语选择题,因为早读课前那有限的时间里,只有选择题抄起来最快,而英语又是我最愁人的一门功课。

     我从小学起,读书的学校是离家越来越近,高中近到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相比住校的同学,每天六点半起床的我,真的觉得异常幸福。

     这天早晨起来的晚了些,起床穿衣洗漱十分钟搞定就急急忙忙地出了门,连老妈做的早饭都顾不得吃。路上经过包子铺,买了两个肉包,一边竞走一边啃着包子。

     学校有制度,每个班级有卫生分跟出勤分,卫生分由每天来值日的学生会的学生检查,出勤分由门卫负责,敲过早读铃后进校大门的,一律算是迟到论处扣班级分。

     要不我也不会赶得这么急,自找罪受。

     刚啃掉一个包子,身边竟有车铃响,我没回头,以为是别人的事,而且也没那功夫。谁知这铃跟了我一段路响的更起劲了,我奇怪地看去,原来是我们的物理课代表冯越。

     他单脚踩地,朝我一甩头:“上车!”

     其实也就还有十分钟的路程,但不坐白不坐,我小跑几步毫不犹豫地就一屁股坐上自行车的后座。

     “你不是住校的吗?”我问。

     其实他家离学校并不算很远,有的学生家在别的小镇上,来学校要一两个小时的车程,他家就在市区,过来这边城东新区也就半小时的事,据他说是因为学校学习氛围好的缘故。

     “昨天奶奶病了,回家看看。”说完他一只手伸过来,摊在我面前理所当然地说:“你那包子是不是得用来犒劳犒劳我啊,我也没吃早饭呢,还得多加一只猪的分量。”

     靠,猪要有我这体重这身材,那瘦肉精估计打的比它脂肪还多。

     我示意:“你还骑车呢我先帮你拿着。”

     没坐一会,见他骑得这么悠哉我忍不住又抱怨道:“你是不是没力气骑呀?没力气我来,别说一个大男生还不如人家小女生。”

     他听后喊了一声坐好,便一下子加紧了速度,轮子踩得仿佛要飞起来。我不妨,惊叫一声倏地贴上他的后背搂紧他的腰,只听得他得意的大笑,笑声由胸腔透过背脊,震得我耳膜嗡嗡响。

     车子冲进校门的时候,还被门卫在后头吼了一声:“小子,时间还有很多,别不要命地死冲。”

     冯越曾经坐在我的斜后方,那段时间相处的很不错,也成了我时不时的回忆插曲。之后他换了座位,两人没什么接触,关系竟渐渐淡了很多,没想到经过今早,我竟恍若回到融洽的从前。

     他摆好车,进教室前把包子两口塞进嘴里。因为怕教室里有异味,班主任是不准学生带早饭进教室的。

     我说了声谢啦,便各回各位坐好。

     作为组长,收了一列的作业,把物理作业交给冯越的时候报上缺的人,互相笑笑又各忙各的。广播开始放英语听力,半做半猜地完成,跟同桌交换了批改,一如往常的水平,错误率正确率平均。

     接下来就是上下午的各四节课,高三基本不用作业本,都是一张一张的卷子发下来,一般来说各门科目的卷子都会分两天做,每天做一半,由于第一节课间是早操时间,所以从早上第二节课的课间,就不算有休息时间,只要你有点实力,你还想考大学,课间时间就不会放过。

     本来我也是课间加班加点这一队的,但因为早上就吃了一个包子,两节课过去,很有些饿意,推了推同桌谭佳佳,问她要不要去小卖部,她还没开口,桌上就“啪”的一声,一包达能跟一盒蒙牛大剌剌地出现在眼前。

     我抬眼,笑了。

     “还早上的那份,猜到你肯定饿了。”冯越说完摆了摆手道声不用谢就光荣般地走了。

     我看着面前的达能闲趣,他还记得我说过不爱吃甜食?

     拆开包装,拿起一块塞嘴里,即使是咸饼干,竟也被我吃出了甜味来。

     .

     因为在家,那床那电视,那一抽屉的小说,对我来说诱惑力太大,于是高二起,我就参加了学校的晚自习。

     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晚自习,在家做作业的效率就是不高,每次晚饭我喜欢边看电视,边尽可能一粒米一粒米地细嚼慢咽,就为了能多在电视机前处久点。老妈允许我吃饭时看会电视放松放松,但每每见我如此,总是会没好气道:“快点吃,看够久了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

     吃完饭坐在写字台前,题目做的顺还好,若是在哪道题上面卡住了,就会烦躁地从柜子里扒出藏着的小言书,上面用一本课本掩护,偷偷地品位一会。庆幸那个时候只有小言出炉,即使是一本看完也就两个多小时的事,若是现在五花八门的厚厚的长言,那我估计就混不到那说来也无甚多大用处的本科文凭。

     我还记得第一本小言是初一时接触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放学后都上校门口的书店借一本,租金一天五毛。此书俗称口袋书,往哪都好藏,上一些副课的时候就藏在桌肚子里,时不时地拿出来欣赏一段,此举在入了高中后才作罢。

     我一般不会一次性看完,在作业还没完成的情况下,此举就像偷情一样,不仅心里良心不安,还得防着被随时推门而入的老妈抓个现行。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运气太好,到现在也没露过一次马脚,相安无事于今。

     这本小言的肉肉场景还真多,看得我欲罢不能,一直放不了手,正看到男女主第N次滚床单的时候,正对身后的门“咔嚓”一声,我吓得手一哆嗦,“略带”少儿不宜的小言便掉在了地上。

     我当机立断,在老妈现身的那一刻,灵机一动一脚把书给踢到写字台里,一手拿起笔一手撑着头,做出在看书的样子。

     妈妈踱到我身边,把手上的果盘放下,奇怪道:“丫头,十一月的天也没开暖气,你怎么热的一头的汗?别是发烧了吧?”说着就把手往我额头上放。

     我拿下她的手,心有余悸地说:“没有,可能是一道题想不出急的吧。”

     我是急,急您老人家怎么还不出去。

     老妈一听心疼了:“想不出就先放放,来先吃点水果,别真把身体弄垮了。你们高三的学生啊,压力大,身体就是本钱,身体不好了一切都是白搭。”

     这句话让我想到了奶奶,她也总跟我说,身体最重要,读书么就是为了工作,而工作总归会有的,总能有口饭吃的。

     我说:“妈妈,这星期放假,我想去奶奶家一趟”

     爸爸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妈妈跟奶奶家还是如从前般来往相处,但自从妈妈认识了戎叔叔,便渐渐淡出了来往,在确定再婚后,更是再不去奶奶家了。

     其中的原因,一部分当然是不再是奶奶家的媳妇去了尴尬,另一部分便是自妈妈嫁入江家,明面上婆媳关系处得和和睦睦,实际上一直是两条心,这其中的缘由,一句话也道不清,反正多年来的关系死结也不是我一个孩子想解就能解的。

     “这星期不行,我们要整理整理,搬去新家。”妈妈笑容满面。

     “搬新家?在哪?”妈妈跟戎叔叔的事我一直没多问,连戎叔叔的职业住所我都不清楚,可能心底隐隐地还是有些抵触的。

     “在滨江花苑,我们娘两的好日子就要开始了。”

     .

     滨江花苑在本市的城南区,临湖而建,属高档住宅小区。

     小区分高层楼,低层楼,跟别墅群。戎叔叔家不出所料在别墅群中,而且是那一排紧临湖岸的其中一栋。

     东西不用我拎,自有他们忙活,长这么大还没进过别墅,更别说住了,别说我有虚荣心,就像刘姥姥对大观园的向往,谁不想见一见有钱人家的气派,更甚至能住进这种清静豪华、隐秘舒适的洋楼啊。

     洋楼有三层高,外面看着黑瓦白墙,挺有中国古典特色,一进入正厅,却完全是西式装潢,简单却显得温馨雍容。听妈妈说是戎叔叔的大哥为了庆祝他新组建的家庭而送的,出手可真够阔绰。由此我也了解到他的职业是一名大学教授,在本地的一所大学教书。

     戎叔叔带我上三楼最里的一间,二楼是他们的卧室、书房跟客房,三楼是两间卧室。带着期待打开门,看到整体布局我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粉红公主房,整个房间的墙为暖黄色漆,床是金属栏杆欧式单人床,衣柜为刷白漆木质,总体是我想要的样子。

     “敏丫头还满意吗?”叔叔放下我的箱子,笑着说。

     我点头:“很满意,辛苦戎叔叔了。”在长辈面前礼貌乖巧是我从小到大的样子,习惯成自然。

     “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住着这房间还缺什么就跟我说。”说完他又下楼去帮妈妈。

     我一下子扑向床,仰躺在上。对以后的生活有期待,也带着落寞。

     原来的房子妈妈准备过一阵子租出去,我心里着实有些不好受,那是跟爸爸生活了这么多年的房子,总觉得爸爸的气息一直萦绕在那房中的每一处,租出去肯定会被房客糟蹋得乌烟瘴气,但又开不了口阻止。虽然现在妈妈另嫁人生活上比以前轻松很多,但是作为女人手上有点积蓄会有底气的多,毕竟戎家有钱归戎家,再婚的家庭不比头婚的。我现在还没赚钱能力,怎么好意思跟妈妈提。

     叹了口气,起身从包包里拿出一本相册,一页一页地翻过去,默默道:“爸爸,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此文算是向我远去的高中大学生涯致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