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第八章
    我这意淫倒也不是针对他,怪就怪少壮看多H漫,老大思想随着走啊。

     索性我还是个可以称为萝莉的年龄,这画面也就一掠而过,回房照样有滋有味地打起游戏。这要换到如狼似虎的年岁,估计回房得拿个成人用品折腾一番了。

     游戏刚跑完一趟副本,身边的声音吓我一跳:“你这技能放的不对,应该按3,5,4,2,1的顺序施放。”

     我拍着胸口回头抱怨道:“大哥,你每次出现能带点声响不?”

     他挑挑眉,双手抱胸说:“你找我是想说阿姨的事?”

     我点点头,不得不承认他还真是料事如神。

     他在我对面的床边坐下,好整以暇地等我解释。我这才注意到他穿了身白色POLO衫配米色休闲裤,比平时的正装打扮看着随和多了,倒像个邻家大哥哥。

     “让阿姨继续做下去吧,这也不能怪她是不?再说了换个人也不知道底细,用起来也不放心。”我尽量用着商量劝导的语气。

     他这回挺干脆地说可以,当然之后还带着个不过——“等明天她来了我问问她消极怠工的原因,我再决定。”

     我想了想,觉得只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低着头小声说:“不用问了,是因为我总不吃午饭浪费了,所以阿姨就……”

     “哦——”他故意拖长了音把这个字拖的抑扬顿挫恍然大悟,然后说:“既然你不吃午饭,还让阿姨回来干嘛?以后照旧,晚饭我可以给你带回来,就不需要阿姨了,你说呢?”

     我说?我说当然不行!先不说午饭还是时常吃的,主要是老妈回来知道阿姨不做饭的原因,还不得是一顿牢骚。

     我双手合十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求饶道:“大哥,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又伸出两根手指,做指天发誓状,“如若再犯,就让我……呃……就让我大学里交不到男朋友!”

     这是我能想到的现阶段对我来说最毒的誓了!

     后来大学里剩到毕业,我才惊觉:誓不是能随便乱发的……

     他听完噗嗤笑出声,身子前倾,一只手朝我伸来。我出于自我保护意识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缩了缩脖子,没想到脑门上一疼,伴随着他好笑的声音低语:“你还真是豁出去了。”

     睁开眼,我才放反映过来,刚才竟然是他使出了“弹指神功”!

     见他起身要走,我揉着脑门,急急地求证:“你答应了?”

     他回头说:“我要不答应,岂不是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不过阿姨明天依旧不用来了,明天我会找人来把厨房修缮一下。还有——以后的作息该怎样,我想你懂的。”

     我拍着胸脯保证道:“谨遵大哥教诲!”

     .

     对于“阳奉阴违”这个词,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就能很好的掌握了。有一次在学校里犯了个在我看来微不足道的错误,回家后吃完晚饭,妈妈有事得出趟门来不及教训我,就拿了块搓衣板让我罚跪,说她回来前都不准起来。我当时认错态度异常良好地点点头,妈妈也满意地踏出家门,她怎么也想不到,在她前脚踏出家门的那一刻,她的女儿后脚就揉揉膝盖爬起来,大摇大摆地坐上沙发吃香的喝辣的,当然还注意着不离开搓衣板两步的距离,以防“敌人”随时来个回马枪。

     所以对于答应戎海东的事,我更没当一回事。我只是会把闹钟调在午饭点的前一刻钟,准时出现在餐桌上,其他一切照旧,反正表面工作做的无可挑剔,任他没话好说。

     这段时间他倒是基本每晚都回来,回来后会先看看我恢复的状况,有时还能赶上晚饭,然后向阿姨询问我的用餐情况。每每这个时候,我还真觉得他倒很有哥哥的样子,甚至有当人爹的潜力。

     两星期后,我的手臂上烧伤的那层皮已经脱落,新生的皮还嫩嫩的,比原先的肤色淡了许多,显得有些不协调。之前因为要涂药膏,所以一直穿着无袖衫在家晃悠,加上我本就是个懒货,大热天的能不出门就绝不出门,可是今天收到冯越的一条短信,说是上XX路的BLACK聚聚,我就换了件长袖T遮着臂膀,吃完晚饭后出了门。

     BLACK是家酒吧,不大,是一个不太熟的同学家刚开的,但跟他很熟的恰恰是冯越,于是熟的加上不熟的,也凑到十来个人。

     从没上过酒吧,出于好奇我来了,来了才知道,这哪是聚会玩乐,根本是拼酒大会。

     拼的最起劲的还就是他冯越。

     索性他们还知道分寸,没有为难我们女孩子,几个男孩子一杯接一杯下肚,真不知他们是为了毕业解脱高兴呢,还是考得不好难过呢。

     冯越喝完不知第几杯,还要倒被我拦下了。我说:“少喝点。”

     他抬眼看看我,眼中一片悲怆。之后又低下了头盯着地面喃喃自语:“她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要分手?我哪里做的不好了?”

     我这才知道,他竟然有女朋友?

     他突然转头看我,询问道:“你觉得我不够成熟吗?”

     我不知怎么回答,这个年纪,阳光是代名词,谈成熟似乎早了点。

     他也不需要我回答,仍旧自说自话:“他说我不够成熟,等以后成熟了再找她,她会等我。”

     “你们谈多久了?”请原谅我在这个时候还八卦,因为是他。

     “四年,从初中开始。高一她就去了澳洲,我本来毕业了就要去,现在……”他苦笑一声:“没必要了。”

     说完他拨开我的手,又倒了一杯,一次性下肚。

     “她是不是在国外看上别人了?”我猜测道。

     “没有,我确定。”

     “那她就是对你没感觉了,厌倦了。”

     估计这句最真实的话太犀利太一针见血了,刺激的他竟然落下了男儿泪。

     旁边的男生都劝道:“哥们,别伤心了,天下何处无芳草。”

     是啊,何必单恋一枝花呢,还是朵崇洋媚外的花,放着我这样纯粹的祖国的花朵不要。

     我想了想,提议道:“我来唱首歌吧。”

     也不等他回应,我就直接进入歌曲高.潮:“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见他没啥反应,我又换了一首:“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

     再换:“相信你只是怕伤害我,不是骗我,很爱过谁会舍得,把我的梦摇醒了……”

     “你已经远远离开我也会慢慢走开,为什么我连分开都迁就着你,我真的没有天份安静的没这么快,我会学着放弃你是因为我太爱你……”

     “有时候有时候,宁愿相信真爱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一连换了七八首,我都可以开个失恋歌曲演唱会了,也没起到多大的作用。我算是见识到了,男人哪,失恋起来比女人更脆弱。

     得,我也不浪费力气,嗓子都唱冒烟了,拿起一杯啤酒眼也不眨地就灌了下去。

     这时竟响起了鼓掌声,伴着一个男声:“厉害啊小妹,我算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麦霸,比台上那男的唱的靡靡之音好听多了,上台来一首呗。”

     我转头循声望去,到是还没看到那人,就先见着一个能令我心惊肉跳的熟人。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的抽搐恢复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