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楔子
    夜总会并不像我想象中的萎靡。

     一进入KTV包间,当地的地头龙老邓就熟络地拉住某个女服务员,嬉皮笑脸地附耳低语了几句,顺便趁热吃了些豆腐,那个女人也不扭捏也不害臊,不躲不闪,大方应对其咸猪手,而后点头出门。不一会,茶水点心上来,紧接着,呼啦啦地进来了一排漂亮小姐。

     她们自动一字排开,站在茶几前方,我略微观察了下,大部分都长得挺漂亮,当然是在浓妆的条件下,而大部分却比较俗气,其中有个黑发大眼扎着马尾的感觉不同于众。

     老邓点了点男人的人数,挥退掉多出的两个小姐,余下的指派到了每个男人身边。这次我当了回挡箭牌,同事严莫拉过我连连摆手说有了不需要了,于是我的一世英名就毁在了他的手里,他倒是乐的了清静。

     今晚其实并不想跟着他们出来的,当然我也并不知道是来这类场合。今晚主要是公司的副总借过生日之名,请了业主方同监理单位吃饭拉关系,而饭后又被老邓喊上去K歌,当时有业主方筹建部的总监在,并不好太过推脱,只好应下了。

     业主的人有六人,包括经理带着的他的老婆,监理两人。我方是总承包单位,来了的同事加上我两男两女共四人,余下的都先一步溜了,我们就是那炮灰的命。

     我暗暗观察着那些男人们的动作、反映,发现他们倒还老实,只是与小姐们聊聊天,喝喝小酒,玩玩色子,不知是顾着有我们这两位女士在场,还是总监大人带着老婆放不开。

     那边厢又陆续进来两位穿着打扮统一的美女,都站到点歌台前,看来并不是做陪客工作而是专门提供点歌服务的。老邓一下子就赶上去从背后搂住其中留着*头的女人,笑嘻嘻的跟她说着什么,当然毛手也没停过,那女的看来跟他极熟,表情妩媚地时不时拿下他的咸猪手,看着欲情故纵实则大方不扭捏。

     点歌权首先肯定是交给业主总监这位老大中的老大,他点了首知心爱人跟老婆合唱,一唱完大家就鼓掌叫好,随即他说了句你们慢慢玩儿,我们先走了之后,就拉着老婆开溜了,开溜前硬是被老邓嚷嚷着灌了杯酒下肚。

     看不出这大腹便便一看就是老油条的男人,竟然是个妻管严,而且似乎被管的心甘情愿自动自觉。

     头儿一走他底下这帮小的们也并没有放肆开来,一切行为动作照旧。一一点了几首歌,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我靠在身边女同事毛晓燕的身上,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严莫叉了片西瓜,先后塞进我跟毛晓燕的嘴里,说:“第一次来这地吧。”

     我说:“废话。”我跟毛晓燕都是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

     毛晓燕挑眉;“你老婆也不管管你?”

     严莫是个已婚人士,出社会倒是已有三年,入这行的时间却跟我等相去无几。他老婆是他大学同学,两人前两月刚领的结婚证,据说正打算实施造人计划。

     “我老婆知道的,这有什么好瞒的,我来之前可就打过预防针了。”他挺骄傲的答。

     他接下来还说了些什么,却听不清了。HIGH女代表者LADY GAGA的舞曲响起,七彩灯光闪烁旋转,那帮男人们女人们或主动或被动的集中到屏幕前,高.潮迭起。

     真的是高.潮迭起!

     刚还说他们够腼腆的,这会儿——呵!瞧那谁的的手,攀上了某姐们的翘臀;瞧那谁的身,被俩男人夹馅饼一样夹在中间贴身热舞;更震撼的是,老邓的双拳一下子直击一姐们的*,真的是双拳不是双爪,我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对气球一下子被击的瘪下去没了气,好在双拳缩回又反弹了回去。

     现下的场面虽说稍微少儿不宜了些,但总的来说还能hold住,都是些小打小闹而已!

     比这更劲爆的我也不是没见过,虽然那都是屏幕上的爱情武打片而已……所以我很淡定。

     期间被老邓召唤了几次,我心里果断面上羞涩地拒绝了。必须的!要是他那双北斗神拳再次出手,我真怕我的旺仔小馒头直接被打回原型——面饼。

     严莫那小子最终没矜持住,在某女的热情邀请下,阵亡了。

     场下就剩我跟毛晓燕同志,统一革命战线死守阵地,其实心知肚明我两根本就没那上战场的技术水平,上去扭秧歌可能还能搏个头彩。

     我就靠在毛晓燕那肉呼呼暖呼呼的肩窝上,眯着眼看那帮人群魔乱舞,竟然有些昏昏欲睡。迷迷糊糊地似睡非睡地醒来,正好赶上散场。

     严莫嘲笑我这样也能睡着,估计我是生肖末位的转世。

     一帮人出了大包厢,浩浩荡荡地走往电梯间,其间听见老邓问了声:“要带走不?”业主中方才最HIGH的一人明显懂装不懂反问:“可以带走?”老邓淫.荡地笑了:“挑哪个?”那人犹豫了下特不舍地说:“下次吧~”那个吧字是有多期待。

     电梯门口也有一帮人在等,不过明显人数不是我们一个档次的。

     还未走近,就听那最HIGH的人朗声道:“戎总,真巧!”

     电梯门前的那帮人中,一着黑色V领毛衣的男人侧首看来,却没说话,带点疑问地看着他。

     他急忙几步走上前,满脸笑容,下一句竟吐出了我的家乡话;“您不记得我了,我是纬创重机的姚良,两星期前去过您公司参与设备招标的,我们可是老乡哪。”

     那男人也不思索也不怀疑,语音平平:“哦,姚经理。”

     “早知道您来这了,说什么也得让我们做回东啊。今晚可玩的尽兴?要不我们再上夜幕转转?”夜幕是市区的一家酒吧,在当地小有名气。我心里捣鼓:这死HIGH男可真够能折腾的。

     这时电梯开了,男人示意他身边的人先进去,转身对HIGH男笑道:“姚经理客气了,您看今晚已经过了大半,”说着朝我们这边望了望,“我想大家忙了一天都很累了,我会在这留四个月,来日方长不是?”说罢迈进电梯,朝姚经理微点了个头,电梯门合上的瞬间,他漠然的眸光从我身上掠过。

     他一走,就有人问那姚经理:“经理,他是?”

     “海川地产的老总,”顿了顿,又加了个“之一”。

     另一人惊讶道:“海川地产!怪不得……他们那个标要是拿下,那数目可是我们近年来最大的单子啦。”

     毛晓燕同志攀着我的手臂,却是一嘴儿酸味:“没想到海川地产的老总这么年轻,又是个不俗的容貌,老天爷可真不公平啊。不过我猜他肯定异常寂寞,肯定没有个知冷知热的枕边人。”

     我好笑道:“你这典型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除了她家那颗葡萄,她还真

     没有尝尝别的葡萄的机会了。

     一行人出了大楼,互相告别。除了毛晓燕家在本地自行回家去了,剩下的都驻扎工地,我租的房子就在项目工地附近,本该随严莫他们一道回去,我借口今晚住在朋友家就在附近,让他们先离开了。

     掏出手机,再次点开刚才在电梯里收到的短信:我在车里等你。

     我眯着眼往四周瞅瞅,并没有发现印象中的某辆车。

     调出通讯录正想拨电话,身后一阵响亮的鸣笛吓了我一跳,转身一看,那找了半天的车子已停在路边,怪不得停车场里不见踪影。

     上了后座,我开门见山毫不客气:“干吗?”

     他从后视镜里瞥我一眼,微锁眉头:“我做司机的价钱你可付不起。”

     我从来是能屈能伸,淫威之下,撇撇嘴下车上了副驾驶。屁股还没做热呢,车嗖的就驶上大路。

     透过窗玻璃,望着窗外消逝的霓虹璀璨,思绪飘离,仿佛认识他才是昨天的事,恍若自己还是那个不断给他添麻烦的小女孩……

     作者有话要说:想写禁忌恋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