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画地为牢
    青浔回到姜璃房间里,拿了毛巾坐在她身边。看到她眼角有些湿润,“有那么难过吗?”给她盖好被子之后青浔躺在了姜璃旁边。

     “青浔……”

     “嗯???”过了好一会儿,青浔才发现原来她是在说梦话。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又有些生气。

     “以前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你为什么不肯放过你自己?”明知道她听不到,青浔还是说着,并从后面轻轻地抱住了她。

     早上青浔醒的很早,在床头柜上放了一张纸条就离开了。林帆朦朦胧胧地听到了关门的声音。起床第一件事林帆就查看了周围的侧卧,发现没有人睡过的痕迹,难道青浔昨晚睡的姜璃房间……

     林帆打开主卧的门,姜璃还在熟睡,青浔已经不见了踪影。她走到姜璃旁边,发现床头柜上放了一张纸,上面写着:

     no□□oking!nodrinking!

     这时姜璃也跟着醒来,看到了面前的林帆:“你怎么在这儿?”她坐起来,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纸。

     “青浔来过?你昨晚开灯了啊?”

     “为什么不能开灯?”林帆觉得心里不是很舒服。“你怎么知道青浔来过?”

     姜璃察觉到了她的不悦,“怎么了,我又没说你。”

     “你们是不是之前就认识?”

     姜璃点了点头。

     “姜璃,你把我当猴儿耍呢?”

     “你之前也没问过我是不是跟她认识啊……”虽然姜璃也觉得自己的说法好像有点,牵强……

     “这还用问?我傻行了吧,这么多细节,我到现在才知道你们认识。”

     “所以你是气我之前没有告诉你?”

     “不是,你知不知道昨晚青浔在你房里呆了一夜?”

     “所以你是气她在我房里呆了一夜?”

     “……两个女人能怎样?”

     “你是直的没错吧?”

     “我…直是什么意思?”

     “直……就是和弯相对的。”

     “我很直的好吗。”被姜璃这么一问,林帆也愣住了,所以青浔在她房里呆了一夜,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看吧,你也知道自己没道理吧,还不快送我去公司。”

     姜璃不止一次察觉到了林帆有些小心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想了,而且自己不是前段时间才把她男朋友送进监狱吗,理论上林帆对自己有不杀之恩就已经不错了……

     回到公司以后不久制作部就传来消息。

     “青浔那边说她们把后面安排的工作都推了,把档期空出来拍电影。”林帆在姜璃办公室汇报着。“怎么一晚上态度变化那么大,你昨晚是不是卖肉了?”

     “你都在旁边,要卖肉我也是拿你出来卖。”

     “关键是别人青浔怕是看不上我。”

     “你对她好像有……意见?”见林帆不吭声,姜璃解释着:“其实她人很好,你接触久了就知道了。”

     “有意见?开玩笑,我怎么敢有意见。”林帆嘴上说着,脸上却露出一种就是很有意见的表情。“对了,方案修改之后拍摄的预算比原先增长了很多……”

     “钱的事你不用操心,超出的部分我私人贴补。‘

     “你是有多少钱可以造啊……千金一掷为红颜?”

     “你这小脑袋瓜一天到晚想法倒是不少。”姜璃走到林帆旁边:“晚上下班之后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你不会是想……潜规则我吧?”说完林帆双手交叉放在肩上,做出一种防御姿态。

     “怎么?你不想啊~?”姜璃一脸邪恶的凑到林帆耳边,带着及其挑逗的语气,林帆的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上。

     “没事我就先出去了。”林帆立马转身跑出了办公室,更像是落荒而逃。留下办公室里的姜璃,满面笑容。

     姜璃开着车载着林帆行驶在路上,中途停下车买了一束花。

     “送给我的?”林帆看到拿着一束马蹄莲和向日葵组成的花束上车的姜璃。

     “别胡说八道。”姜璃伸手把花放到了后座上。“你要喜欢花我下次单独给你买。”

     两人站在墓地里,面前的墓碑上镌刻着鲁铮的名字。

     姜璃把手上的花放到了他墓前。

     “为什么带我来这儿?”

     “你之前不是好奇青浔为什么没有经纪人吗。”说完姜璃看了看面前的墓碑,“这就是她以前的经纪人。”

     林帆看到墓碑上写着:鲁铮之墓1982-2013

     “这么年轻…怎么会…”

     “鲁铮虽然名义上是青浔的员工,但是一直对她很严厉,要求很高。”姜璃回忆起以前和青浔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被鲁铮训的时候。从自己上大学以来,耳边也少不了鲁铮的责难。他经常问姜璃,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又来了?你不用上课吗?每次姜璃都会躲到青浔身后去,直到佳荷开始涉及传媒业务,姜璃才敢名正言顺地站在鲁铮面前。“青浔以前一直说,没有鲁铮也没有她的现在。”

     “那他怎么会……”

     “佳荷最初虽然积累了一些资源,但在传媒业务上还只是个刚起步的公司,那个时候青浔已经是国内一线的当红艺人了。”姜璃说到这里停住了,眼里好像藏着无尽的忧伤。“我从来没想过鲁铮会同意和我们合作,已经做好了被拒之门外的准备。但是当我把合同带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看了我一眼,就毫不犹豫的接受了。”

     从那以后姜璃才开始以公司的名义和青浔有了一系列合作。“但是,我对不起他……”

     林帆第一次看到姜璃哽咽了,红着眼睛,低着头。

     2013.3.28

     铅灰色的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姜璃带着几名安保,从机场门口的商务车上走了下来。

     机场里已经围满了举着标语,拉着横幅,热情无比的粉丝,同时也吸引了无数周围的围观群众。许多人在机场里面打听:“这是谁要来?”“青浔啊!”“哦,青浔啊,那我也留着看看好了。”就这样,人越聚越多。

     “你们在这边的出口守着,我先上去看看情况。”说罢姜璃和以前一样乘扶梯上了二楼,从楼上看到了下面沸腾的场面。

     “外面情况怎么样?”鲁铮打电话问着姜璃。

     “人特别多,主要聚集在三号出口到五号出口之间,边上的□□号出口没什么人,你们从哪边出来?”

     鲁铮看了一眼旁边的青浔,青浔示意他往人多的地方出去。

     姜璃站在楼上已经看到了鲁铮和青浔走出来的身影。

     “快去三号出口!”青浔拿着对讲机吼着。

     穿着黑衣的安保人员穿过人群,在两边围出了狭窄的通道。青浔摘下墨镜走了出来,现场一片人声鼎沸。“啊!!”“青浔!!我爱你!!”“青浔!!签个名吧!!”青浔面带微笑地伸手接过了几个粉丝手上的照片和本子,边走边签着。

     突然间一个人影,迅速地冲了过来,撞倒了一名安保人员,中间露出明显的空隙,后面的粉丝蜂拥而入。鲁铮第一时间挡在了青浔面前,但无法承受巨大的冲击力。一时间多人被撞到,机场内发生了严重的踩踏。

     人群情绪激动,姜璃带着机场的安保冲进了人群,里面拉开了青浔,把她扔到了安保中间,并极力疏散周围的人,一些理智的粉丝也自发地加入了维护秩序的行列中。直到场面被控制住,她看到旁边倒地的鲁铮以及同样被踩踏的几个陌生人。

     几人立即被送进医院抢救,在救护车上,医护人员已经发现鲁铮瞳孔散大,无呼吸,无心跳,无大动脉搏动。

     太平间外,青浔和姜璃一起陷入了无妄的沉默。

     刚才还好好儿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想到这里,青浔好像感受到人群踩踏中对鲁铮的挤压,还有密集如潮涌般力量压得他无法呼吸,突然间,她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

     看到眼前的景象,姜璃近乎失语。鲁铮答应和自己的公司合作,却因此死于非命。

     很长一段时间她都会从噩梦中醒来,脑海中浮现出鲁铮曾经的责难,合作时的信任,还有死不瞑目的面孔。她退出佳荷的管理并把自己关在家里很久,也不接听任何人的电话。甚至卖掉了自己的车,嘱咐袁辰无论如何也要加强在活动中的安保。自己则躲在书房的黑暗中,常年对着电脑显示器。

     “所以,你才一直躲着她?因为愧疚吗?”林帆脑海中浮现出姜璃一个人生活在黑暗中的日子,看着前所未见的,红着眼睛的她。

     姜璃觉得自己对青浔的感情异常复杂,不仅仅是愧疚和对她看到自己可能就会想起鲁铮死时场景的恐惧,还有许许多多被时间掩埋的情愫。

     黑夜已经完全笼罩了整个城市,林帆站在墓前给了姜璃一个温暖的拥抱,她把头靠在姜璃肩上,用手轻拍着姜璃的后背。在一旁路灯幽暗的灯光下,姜璃好像察觉到林帆身上有轻微的颤抖。

     “走吧。”她拉着林帆很快走出了墓园。坐到车上,一脸轻蔑地说:“胆小鬼。”

     “谁胆小了……”一边说着,林帆肚子里发出饥肠辘辘的声音,搞得她一脸尴尬。

     “想吃什么,火锅吗?”

     “火你个头,带你去喝粥!”林帆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吓了姜璃一跳。“你对自己身体稍微负点责任好不好,你这样很容易让周围的人担心。”

     “我吗?”姜璃惊愕地看了林帆一眼,“我不值得让别人担心。”

     “你别总是看轻你在别人心里的地位好吗?”

     “别人是谁?”

     “我……们袁董,还有梁韬啊。”

     “那你呢?”

     “我……是你的债权人啊。”

     “你什么时候成我的债权人了?”

     “前几天我还赶着去救了你一命,加上之前酒吧……额……你已经欠我两个人情了记得吧?”

     姜璃笑了笑:“那你想让我怎么还你?”

     “来日方长……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