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久别重逢
    据5月25日晚间公告,佳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姜璃、梁韬、罗毅等七人公布减持计划,拟自本减持计划公告之日起三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合计不超过580.5万股的本公司股份。减持价格将按照减持实施时的市场价格确定。2015年5月26日,佳荷集团部分股东及高管开始在二级市场减持。交易日当天股价不跌反涨。

     “我查了大宗交易记录,汪杰那边在接我们出的货。”投资部独立交易房间里林帆对姜璃说道。“股价反而涨了。”

     “盘后继续出货。”姜璃平淡地回应着,并转向旁边面对着八个显示器的。“你那边的空单布局得怎么样了。”只见比了一个ok的手势,姜璃嘴角上扬,仿佛正在围猎一般。

     一周后股价再次涨到前期减持的高位,林帆有些慌了神。“真的没问题吗?要出货出到什么时候?”

     “出到无货可出的时候。”姜璃还是那种平淡自信的语气,安抚着林帆那颗不坚定的心。几天后股价开始温和下跌,没有预想的惊心动魄。时间一天天过去,林帆想着,在厉害的人也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吧,但是如果这次失误的话,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2015年6月18日星期四,内地股市开始全线大跌,千股跌停随处可见,不久之后便殃及香港市场,并且引发了全球性股灾,一时间市场上哀鸿遍野,触目惊心作为蓄势已久的空头正在大口吃肉喝血。而汪杰一众在投资者的踩踏中恐慌抛售着之前抢到手的货物,每天都有着上亿港币的损失。半个月内佳荷的股价已经接近腰斩用空头获利资金开始回收佳荷的股票。

     “有大资金抢货。”发现股价异动,立即告诉了姜璃。

     “什么来历?”姜璃看到林帆正在查。

     “万华证券西安南路营业部。是什么。”

     万华?周穗?她来干什么?姜璃心中升起无数个疑问。“万华之前是西南地区的地产企业,这几年在向金融行业转型,拿了券商牌照之后北上广都开始有他们的营业部了。”

     “所以他们现在抢货的意思是?不会是看好我们公司未来的发展吧?”林帆说出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答案。

     “这个时候,来者不善。”一边说着一边大手笔的收着货。“我们之前出的货我都进回来了,另外把汪杰他们出的那部分照单全收,对佳荷的控制权,稳稳的。万华也就只能当个股东而已。除非,他们和汪杰是一伙的。”说完之后感到一阵不寒而栗,不会真的那么巧吧?“看来过段时间我们召开股东大会又有新的小伙伴了。”

     当日晚间公告上有着佳荷集团高管增持及万华集团举牌佳荷集团两则新闻,次日佳荷集团股价扶摇直上。袁辰仍是第一大股东,按股份总额袁辰、姜璃几人稳坐控制权,万华集团一跃成为佳荷第三大股东。

     2009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还未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冷清中走出。前些年疯狂拿地的万华地产,面临大量库存无法消化,资金链逼近断裂。周穗的父亲林国威在应酬过程中因饮酒过量引发严重的酒精中毒,导致四肢瘫痪,站立,行走均受限。身为家中长女的周穗承担起企业重担,带领公司从地产行业向传媒行业转型。

     那天晚上周穗应酬到很晚,从饭店走出来。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劫走了她手上的包。除了穿的衣服,她身上空无一物,想到瘫痪在床的父亲,她一边流着泪,一边走在空荡荡的北京街头。

     想着姜璃昨天说她刚到北京,过得挺好的一切正常,离自己的位置也不远,便朝印象中姜璃说的地址走去。她记得她说,住在邻水公园旁边的。慢慢走近,却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躺在公园外面的长凳上,在睡梦中依然眉头紧锁。

     连最好的朋友,对我都没有一句完整的实话吗?她远远地看着姜璃,直到天亮才默默离开。

     后来青浔的电影由于赞助商中途退出导致停拍,万华集团成为了新的赞助商,周穗仍未走出困境。一心想着想让电影有一个好的收益和票房,拍摄过程中不断要求修改剧本。

     想到周穗和青浔都在,下课之后姜璃便到了影视城探班。

     青浔在一旁拍摄,姜璃则一边翻着剧本一边和周穗讨论。“我觉得这部戏应该唯美一点。”姜璃一边说着,余光一边看到拍摄场地内男主正在激吻青浔,连舌头都伸出来了,青浔微微皱了皱眉,短暂而迅速,却被姜璃捕捉到。

     “剧本上有这一幕吗?”姜璃问着周穗。

     “没有,我临时加的,还加了几场激情戏。”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现在清汤寡水的电影谁来买单啊?如果不能赚钱,我投这戏做什么?”钱究竟是什么样的东西,可以让最亲爱的朋友,变得面目可憎呢。“演员本来就是什么都要演,很正常,你看不下去就不要看啊。”

     “周穗,你觉得你这样有意思吗?你拍这些出来我们这边影院能放吗?你没看到她也不想拍吗?”

     “这边不能放,可以剪了海外放。她愿不愿意拍也应该是她找我说,轮不到你吧。”突然间周穗将商人的冷漠体现得淋漓尽致。

     “够了周穗,你怎么变成这样!?你缺钱也不至于从她身上找吧!”

     “我这样?哪样?为了钱卖朋友吗?你姜璃多清高啊!就算睡大街也不会和亲人朋友开口的!”

     两人的争吵声吸引了整个剧组的目光,拍摄也暂时中断。

     姜璃只觉得好像镁光灯打在自己不堪入目的身上一样,周围的目光也打断了她们多年的友情。

     “我早就没有亲人了,现在,连朋友也没有了。”

     那件事以后青浔和姜璃走得更近了,假期姜璃还会去协助青浔工作,但和周穗,却好像永远回不去以前了。即便这样,姜璃仍然相信,周穗不会出卖她,不会将手中的股份转让给汪杰。股东大会时周穗并没有出现,如之前预期一样,他们控制住了佳荷的管理权。

     晚上梁韬正在宴请姜璃、林帆和,庆祝他们股权保卫战的胜利。

     “难道不该是袁辰请我们吃饭吗,怎么是你?”一边往嘴里塞着肉一边问着。

     “你也知道,他们关系比较尴尬吧?”说完梁韬瞄了一眼姜璃。

     “这个梗你能不能不用了?我们当事人都没觉得尴尬,你一直尴尬什么?”姜璃一直把梁韬当成男闺蜜,一方面就是因为他的鸡婆。

     放下手中的排骨,“你们知道吗,之前在美国的时候经常听袁辰提到她。我一直好奇她究竟是何方神圣能把袁辰那样的人迷得团团转,肯定不简单。”

     “她啊,简单起来很简单,复杂起来很复杂。”梁韬旁若无人地和聊了起来。“但貌似这种双面性格,走冷淡风还挺受欢迎哈?”

     “一般人hold不住,适合那些喜欢追求挑战的男人。”跟着搭话。“你知道她的分手理由是什么吗?竟然是谈恋爱会影响工作……”

     “你们有完没完,当我不存在??!”姜璃一边训斥着两个男的,一边吃着林帆夹到她碗里的菜,林帆为了忍住不笑出声来夹菜的筷子都在抖。

     “早恋会影响学习,长大了谈恋爱会影响工作,都像你这样人类会不会绝种……”林帆知道她冷淡,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冷淡,连分手的理由都那么没有诚意。“你怎么不说你是从3050年穿越回来的,总有一天要回到自己的时代,所以不能和这个时代的人相爱。”

     “别总为了繁殖需求就在一起。要注意质量,质量懂吗?”姜璃对林帆说着好像暗有所指。“宁缺毋滥。”

     “好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求你别说出来。”林帆双手合十放在面前作出一副拜托的样子,感觉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小动物。

     “对了,有件事我忘了跟你说。”梁韬好像突然想起一件正事。“那个制作部前两天跟我汇报说之前那部戏的导演想换女主角。”

     姜璃的脸立刻拉了下来。“为什么?”

     “估计是合作比较多的女演员,用着比较顺手。而且像这种比较好的本子,大家都想红,有争抢很正常。”

     “合同都签了怎么换?他有没有点契约精神?”

     “他们说违约金的损失他们那边赔付。”

     “不是钱的问题,交给你个任务。不管换谁,哪怕你把导演和制作团队全换了,也不能换主演。明白?”

     “为什么?”

     “没有人比她更适合演这个角色,不信你去发信息问那个匿名的编剧,我们要尊重原创,对作品负责。”

     “好吧……难得见你这么关心。”

     “什么剧?哪个明星?我们能去看吗?”和大多数年轻女生一样林帆也抵不住对娱乐圈的好奇心。

     “不行,你去看拍戏你准备把你的工作留给我来做?”

     “额,主演是青浔,我们可以把开机仪式安排在周末,或者有需要在北京附近取景的拍摄时间如果在周末的话我们可以去吧。”梁韬在旁边打着圆场。姜璃听到之后也不好再拒绝,只好先应下。

     “青浔是谁?”对中国的娱乐圈基本上一无所知。

     “这你都不知道啊,青浔,一直走性冷淡风的大美女。”林帆一副很了解的样子。

     有时候生活中经常会听到青浔的名字,走在路上也会看到很多的广告牌,打开电视会有她的广告,感觉她几乎无处不在。姜璃经常觉得,她那么近,又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