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大权旁落
    晚上九点,一辆克拉森商务车低调地行驶在帝都的街道上,周穗和林帆一起坐在车后座。周穗平时最擅长的事就是观察别人,她能注意到很多一般人注意不到的细节。林帆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

     “你觉得姜璃人怎么样啊?”

     “啊?”听到周穗的问题林帆愣了一下,眉宇间难掩欣赏之情。“她人很好啊,能力也很强,人品更是没话说。”

     “这样啊,你不会是被她给扳弯了吧?”周穗用着开玩笑的口吻,边问着边继续观察着旁边的林帆。

     “怎么可能!!你们关系很好吗?”

     “我跟她认识二十多年了,你说呢。”

     “那你们之前还闹矛盾?为什么?”

     “牙齿和舌头还打架呢,更何况人和人。不过啊,我觉得本质上还是因为她太好色了。”

     “好色?她是不是经常到处撩?!”

     “其实那家伙很专情。”

     “嗯?”比起专情,滥情和无情好像都更适合姜璃吧?

     “光看她跟一个人兜兜转转十几年还没修成正果就知道了,而且好像还没移情别恋啊。”

     “谁啊,袁辰吗?”林帆露出了惊讶和尴尬的神情。

     周穗淡淡地摇了摇头:“你到了诶,以后有机会再聊咯。”周穗心想着,姜璃你这个木头,还不快谢谢我默默地帮你排雷。

     林帆心里乱糟糟的,只恨自己家离得太近,却不知道周穗刻意把控着聊天的节奏和深度,透露出的信息都只是她想透露的。

     姜璃回家后早早地洗漱完躺在床上y趴在她肚子上,她拿着平板电脑一直在看近些年跨国洗钱的案例。如果周穗的猜想真的属实,那事情就会史无前例地复杂。但是无论如何她也不愿意相信,自己为之奋斗多年的事业,竟是为袁辰家的犯罪行为添砖加瓦吗?

     两周后: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下面让公司的副总裁司强和张葵灵给大家汇报一下最近公司的经营情况。”

     会议桌旁,袁辰发言之后让两个副总裁相继汇报工作情况,给予了姜璃明显的冷遇。姜璃看着手边准备好的汇报提纲,全程没有言语。包括林帆在内的很多人,都惊讶地看了姜璃一眼。只有姜璃一脸淡定的样子,会后仍然和袁辰零交流,直接回到了办公室。

     林帆穿着修身的西装,及腰的卷发垂在纤细的腰间,她一脸容光焕发、工作娴熟的样子,和一年多以前第一次走进姜璃办公室的样子判若两人。

     “这是电影宣传阶段的行程安排。”林帆把文件递到姜璃面前,“后天上午是在北京的发布会,下午是北京的路演,然后后面有十个大中城市的路演安排。”

     “一天十个场子?你们不把演员当人啊?”姜璃看着满满当当的行程安排表,几乎从早上拉通排到了晚上十一二点。

     “诶,我发现你真的很奇怪,片方都是怕宣传力度不够,哪有事事为演员考虑的。再说他们之前都和青浔沟通过了,她自己都说不需要减少场次,你还在这儿咸吃萝卜淡操心。”

     “你现在长进了啊,我是总裁还是你是总裁?”

     尽管姜璃一脸的不满,林帆好像还是没有半点畏惧。“你周五上午发布会去吗?”

     “要去啊。”

     “你最近怎么那么闲?还有我们公司做了那么多电影,你怎么就对这部这么关心???”

     “我觉得它很有吸金的潜力。”姜璃心里想着,我喜欢,不服你来咬我啊。

     “你是不是想说,不服咬你啊?”

     “果然跟员工走得太近没什么好事。”

     “也不完全,至少你还有个忠实的耳目,这几天董事长经常进出副总的办公室你没发现?”

     “副总有能力是好事,你想那么多干什么?”

     “我也不想想那么多啊,但是你看上去好像越来越闲了,有种不祥的预感。”

     “说到底总裁也只是个打工的,你别说我最近还真有种想解甲归田的感觉。”

     “拜托你有点责任心好不好,你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下面的员工想想好吗?”

     “下面的员工?你吗?”

     “不光是我!!!”

     “我知道,公司的情况关系到很多人的利益和生计。所以我最近一直在查公司的账目,还有各项业务,连基金都没放过。”

     “我们公司没什么违法违规的吧?”姜璃面色沉重的样子看得林帆心里发毛。

     “没有,全是合法合规的,一切正常。所以说,只要公司没问题,我当不当总裁无所谓吧。”

     “没问题你反而不想干了?是这个意思吗?”

     “也不能这么说,佳荷就像我的孩子一样,孩子要是有问题,当爸的当然该管。可他要是没什么问题,看着他健康快乐地成长不就满足了吗。”

     “我是该说你心大呢还是没追求呢?”

     说话间办公室门边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还没等姜璃说进,周穗就已经走到了办公桌面前。“什么狗屁生孩子理论,生孩子和做生意能一样吗?像我们这样的人,占用了多少社会资源,让你多做点贡献不应该吗?”

     “你来了,坐。”姜璃示意林帆先出去工作。“我仔细查了一下,佳荷这边没什么问题。”

     “只是现在没什么问题,我听说袁辰好像要结婚了。”

     “结婚?没听他说起过啊。”

     周穗鄙视了她一眼:“很明显是家里安排的嘛,像他这样看似十全十美的谦谦君子好宝宝,对家里百依百顺,所以才让你要小心啊。”

     “又不是我跟他结,我小心什么?”

     “董事长要结婚,那是要动公司蛋糕的啊,再加上他家在海外的产业本来也很可疑。结婚对象又是个*,你知道后面不会有大动作?他最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比如架空你什么之类的?”

     “可能有,但也很难说,现在本来也和他接触得很少。”姜璃仔细想了想,跟以前相比好像确实手上要务大幅减少,想到袁辰也是要培养新人,也就没太多心。

     “其实你心里也怀疑他,只是不说罢了。如果公司和他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你这问法怎么那么像保孩子还是保大人???”

     “别乱比喻!选哪个?!”

     “如果有证据表明他有意向利用公司开展不正当业务或者活动,我选公司。”

     “我就喜欢你这种大公无私的态度,可惜你只能说说。”

     “你这是在激将?毕竟我们公司的经营跟你的利益也有牵扯,你要是真怀疑他就拿证据来。我不扳倒他,不代表扳不倒他。”

     “如果他真的要结婚的话,参加婚礼的人包括他家都可能是重要的线索。”

     “所以你是无论如何都要去咯?”

     “不光是我,你也要去。”

     “你不说我也要去好吗,毕竟也算熟人。”

     “带你们家女明星一起去啊?我今天才看到一条新闻,一个女艺人公开出柜结果被封杀了,之前拍的戏全被剪了,代言合约也取消了,想想这种大环境还真是可怕。”

     姜璃只觉得心里颤了一下,深呼吸了一下。“除了跟我们公司有关的娱乐新闻,其它的我从来不看。”

     “你不看不代表别人不看好吗?我觉得你还是安心再辛苦一下,在当上公司最大的股东和董事会主席之前,不要节外生枝,这样对你们都好。”

     “你说得轻巧?辛苦一下?还有我有那么大野心吗?”

     周穗走到姜璃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形势需要嘛,为了你们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员工,公司外那么多投资者。况且我估计袁辰他们家十有八//九,是有问题的。你自己想想,除了你还有谁适合坐这位置。”

     “这个白痴是泄露了多少我们公司的情报给你?”

     “放心,肯定没有商业机密,这点职业操守他还是有的。”

     “那他现在是袁辰的人还是你的人啊?”

     “我也不知道,我没告诉他我在查他哥儿们~”

     “你可以啊,上班商战,下班谍战,你不累啊?”

     “还不是因为你?!所以你快点给我滚上去执掌权杖,不然我在你们公司投那么多钱,心里很虚的好吗?!”

     “怕什么,就算要破产,还有我陪你。”

     “谁要跟你一起破产?!你倒是了无牵挂,我还要照顾我爸!”

     “你爸怎么了?”

     “七年前应酬喝酒喝瘫痪了,一直在病床上。其实我跟你一样没有太大的野心,万华是我爸的心血,我不想让他看我把公司断送在我手上。”

     “对不起,我之前不知道。”听到有些意外的答案,姜璃垂着脑袋。“我们真的是死党吗,出了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

     “我不告诉你?!是你当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根本不想理我好吗?”

     “我是那么重色轻友的人吗?还不是你二话不说就让青浔拍床戏。”

     “算了,往事不要再提!现在的事都还没处理好。”

     “下次你回家带上我一起。”想到童年的时候周穗的父亲待她一直不错,还经常邀她到家里玩儿,转眼已经这么多年没再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