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集:喧嚣世界的双重彩虹/人类堕落的极限#1
    回到数十分钟前,少年因松香的魔法昏倒后——

     看着昏睡在地板上的少年,白香微微叹息。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即将出现在她们姐妹俩的面前,她还是很希望能够继续与这个心地纯净的少年继续那返回王城的旅途,一路上听他讲那些不好笑的笑话、长篇大论的学术演讲、还有他在讲到自己妹妹时透露出的那种一点一滴的情思,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从认真渐变为恬静……

     不过,残酷的是,他们所身在的从一开始就不是同一个世界。

     现在,唯一的连接点也即将被她亲手斩断。

     她们自己的恩怨,始终不能让它波及到无关系的人。少年跟着她们,之后恐怕会面临生命危险。如果说,她们姐妹俩面对即将来临的考验是命运;那么,把无辜的少年牵扯进来,就绝对是一种罪恶!她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为他盖上一条毛毯,玉手再次轻抚着少年的额头,轻轻地替他整理着额前那杂乱的长发……

     “安心睡吧……醒后,一切都会没事的……”

     起身,回首,对上了身后松香,姐姐松香的面容依旧清丽,像是洞中的钟乳,水润冰清,却绝不锋利尖锐。

     “告别完了吗?”

     白香点点头,回给了她一个柔和的笑容

     “走吧,姐姐,去找那个人。”

     是的,那个人来了!那个,曾经给了她们整个世界,之后又亲手摧毁了整个世界的人……

     少女将黑色的皮质手提箱背上——现在还没到打开它的时候,那是不到关键时刻决不能轻易动用的……最终兵器!也是给了她们面对即将来临的那个人的勇气!

     “那么,之后就拜托你了哦~!”

     “嗯。”

     松香点了点头,上前,纤细的小手捏着白香的喇叭袖,抬头看着妹妹的脸,那副模样却如同担心走丢的小学生。不过,松香的面容,依旧是那个老样子,从来不会因为任何变故而出现哪怕一点点破绽

     “妹妹你到时候在我身后就行,有些事情,你不需要面对”

     挺着小小的身躯,说着令人安心的话。

     “不……”

     然而,白香却微笑着摇摇头,反握住松香的小手。

     “这一次,我们一起吧~”

     松香不禁抬头,多看了两眼温婉微笑的妹妹。

     想必,外人根本不懂这个丫头说出这些是需要多大的决心……甚至于会让她违背自己向来的准则。不过,松香并不打算让白香与她一起并肩作战。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感受到了自己的妹妹虽然笑吟吟的,其实握住她的手,还不是在颤抖吗!

     正当松香考虑着这些正经事儿的时候,她没有注意到拉住她的少女,此时那张红晕得像是临近腐烂的车厘子的俏脸上,正绽放着一张近乎鬼畜的笑容,还是那种极力避免喜色溢于言表时的抽搐憋笑——

     (“糟糕——!!顺势就握住了!握住了!好软好舒服!我的手都在发抖耶!白香快要死掉了~!”)

     名为白香的幸福少女此时正独步走在理智崩溃的危险边缘!

     当然,这些情况,究其原因罪魁祸首的松香则毫不知情

     她的心思,全在那本日记中出现的“亚历山大-特拉肯”这一名字上。

     那个为骑士构筑出了这个秘境一般的魔法阵的天灾巫师,也是她们姐妹俩此生注定的孽缘——人称“八刑暴君之首”的巫师特拉肯!

     身为人类最强的魔法师,特拉肯的可怕之处不仅仅在于“圣者与天灾”这一每百年就能出一位的名头上。事实上,即便在人类那近乎长达五位数年份的历史长河中,圣人与天灾数以千计,但特拉肯在历史上所有魔法师中的排名,却足以排得上前五!

     就是这么一个层次的对手,这就是她们姐妹即将面对的考验!生死考验!

     自从龙车被一分为二,陷入到了如月森林中时,松香预见到了现在的情况——那个人终于还是找到她们了。不过,她最终确认,其实还是之前在日记中读到那个名字的时候。

     抬头,说道:

     “这个房屋现在没有任何蹊跷,那么,应该就是地下室了。”

     “啊!嗯!您说得对!!地下室呢!”

     某少女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赶忙打掩饰到。

     看到妹妹还在“因恐惧而颤抖着”,松香无奈地一叹息

     “蹲下来”

     少女照做了,之后松香十分轻柔地拥抱住了她,还摸了摸她的脑袋

     “你这丫头,害怕的话躲在我身后也可以哦”

     “嗯……?啊……!没关系……我、我没事的……!”

     声音颤抖飘忽的少女,俏脸红得宛如即将爆炸的工业机器,脑袋上还在冒着因过热而产生的青烟……

     不知为何姐姐莫名其妙地变得好温柔……反正她现在幸福得快死了!

     松香环视一圈房屋

     按理来说,那位骑士想要在如月森林中真正做到自给自足的生活,那么想必一切设施都需要十分齐全……至于这间房屋的地下室,很有可能比上层还大!甚至,凭骑士的资本,想在农舍之下建造一座地宫都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能够有资格跟那个人相处的人,都绝不可能是简单货色!而且......绝对还都是奇葩!

     如此说着,姐妹两人开始着手搜查屋子中的各个角落。

     房屋中陈列着的家具,尽皆都是灰黑色的木头,看上去有些廉价,然而在有些眼力的人看来却其实不然——那可都黑珊木和部分万年阴沉木,这些都由打造艺术品级别的物件时常用到的材料,由此可见这位骑士是多么的大手笔。

     至于房屋中的物件、家具,大多数都还留有木头的年轮,表面也充满了木头经过研磨后产生的介于粗糙和平滑之间的细腻质感,而非那种涂了蜡的过分光滑。桌上台上摆满了精致的乐器与装饰品……可惜的是,尽皆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埃,显然年岁已久……

     经过了一番折腾,最后一座被尘封的钢琴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这座钢琴,有三个琴键的声音有些不一样,它们经过了非常细微的调整,如果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或者具有绝对音感的话,几乎不可能分辨出来。”

     松香说道。

     绝对音感,极少数人能够有幸拥有的神奇天赋,灵敏的双耳赋予了他们能够倾听与辨别万物细语的能力。而对于浴血疆场的骑士而言,绝对音感同样也是一项很有用的天赋:仅仅通过金属撞击、撕裂空气的声音,便可以判断出敌我武器的损伤度、剑刃的软硬变化、对方的出招速度与力量……看似没什么用的小细节,在精度极高的交战时,却足以让实力相近时那堪称完美的制衡溃烂!这对于对手来说,危险程度就等同于将自己底细的一半暴露在了对方的眼皮底下一样。

     说起来,来到如月森林居住的那位骑士,的确也具有着这一天赋;而且,日记字里行间中充斥着各种对于声音与音乐的描述,似乎也说明了他大费周章来到这里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好好体验如月森林中的寂寥与孤独,然后以他们为灵感来创造音乐……

     然后,松香也拥有着绝对音感。

     松香纤细白嫩的手指轻轻敲击在了白色的象牙键与黑色的乌木键上,奏响的三重音律伴着一丝奇妙,缓缓地,引居然导出了一丝奇妙的动荡!

     两姐妹的目光,聚焦在了房屋边缘的某块地板上,那里的地面上,打开了一道暗门。

     一条楼梯直通向深邃的地底,一阵阴风在暗门打开的瞬间,从内部袭来,宛如被囚禁者的恸哭……

     前方的深黑色中,似乎潜伏着一头伺机等待吞噬掉她们姐妹两人的巨兽!

     然而,那些阴风在吹向松香的时候,尽皆宛如同见到了主子一般向周围四散……

     “妹妹,再向前就真的没机会选了,姐姐一个人的话也没问题哦”

     松香回头,却被一道坚强的笑容映在了眸子中——

     “好啦~!别啰嗦了!快走吧~!”

     “你这丫头……”

     妹妹推着姐姐,两人毫不犹豫地走入了黑暗的地道中……

     后方,沉寂在地上的少年,一对金色光晕的眸子微微睁开,流露出一丝智慧与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