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周郎四合作与大乔
    “家父姓乔,我是小镇乔家的二女儿。”

     悦耳动听的声音在树林中回响,身穿白色衣裙的少女站在一棵苍天大树下,渺小的身躯用白色的衣带系住了不堪一握的柳腰,三千青丝一直落至腰间,随着晚风的吹拂微微飘动。

     古树佳人,明月暗淡,谁晓少年事。

     轻轻的咳嗽声将韦州从呆滞中唤醒,看到小乔泛红的脸颊,韦州才发现自己刚才的目光有点无理,便歉意地笑了笑。

     “韦州啊韦州,你说不能对不起丹,结果一遇美女就把持不住了,你这个伪君子!”

     在心里狠狠骂自己,韦州将视线移向了别处。

     “公子,您怎么深夜还在这里?”

     “我其实和你一样……乔二小姐,你的未婚夫是丹阳太守的侄子,周瑜吧。”

     “你知道?”小乔碧绿的眼眸瞧这眼前这个长相俊秀的青年,并没有吃惊的表情。毕竟,丹阳太守来为他侄子提亲的事在小镇已是路人皆知。不过青年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少女俊俏的脸,变得低沉。

     “我就是周瑜,丹阳太守周尚的侄子。”

     气氛瞬间尴尬,两人竟然都选择了逃婚,还撞到了一起。

     “为什么,你要向我提亲,我和你根本就不认识。”

     “那是孙策和我大伯的决定,非我本意,否则我也不会和你一样逃婚了。”

     韦州回身捡起先前插在地上的火把,走向小乔。

     “既然我们都讨厌由别人安排自己的另一半,那么,我认为我们可以合作。”

     看到韦州伸过来的手,小乔踌躇了一下,然后伸出纤纤玉手握住韦州的手掌。

     “合作愉快。”

     七夕节当天,小镇张灯结彩,每座房屋的门上都贴上了大大的喜字,来往的百姓脸上都洋溢着喜悦,除了小镇的单身男子都在家里的某个角落捶墙痛哭。因为,今天是乔家二小姐大喜的日子。

     乔老不仅在小镇上是德高望重的长者,在整个江东都有着不小的威望。而且乔老热情好客,言谈中没有半点傲气。

     他生的两个女儿都有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且举止大方得体,深得小镇人民的喜爱。是男子心目中的女神,老人疼爱的小女孩。

     在这个人人庆祝的日子,乔家大院中人声鼎沸,门口不时传来下人的报客声。

     “东街米行的王老爷到。”“北巷包子店的黄大姐到。”

     坐在大厅高堂上一个全身戴红,长相和气的老人拱着手,向对他恭喜嫁女的客人道谢。坐在老人旁边的周尚喜笑颜开地与老人聊天,没聊几句二人就一起大笑。

     “周老弟,以后咱就是亲家,无需多那么多礼节。”

     “乔老,我和瑜儿这几日,真是打扰您了。”

     “哎,你看你说的什么话,一点都不爽快,若你愿意,叫我声老哥便可。”乔老不喜周尚满嘴的书生气,摇摇头,自倒一杯清酒,转头问立在旁边的女子。

     “大乔,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二妹准备的如何?”

     女子与小乔有九分相似,只不过小乔是柔和之美,女子给人的感觉是眼前一亮,是英姿飒爽的美感。

     而此时,透出无比自信的柳眉皱在一起,小脸像是吃了黄连的哑巴。面对老人的问题,女子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模样。

     二妹,你怎么逃婚也不提前告诉我,现在爹爹问起来,你让我该怎么说?

     见大乔支支吾吾,心思缜密的乔老也猜到了什么,语气变得严肃。

     “你二妹跑了?”

     乔老没有特指控制自己的声音,不止周尚听到了,在场客人也清楚地听到了乔老说的话,热闹的院子很快安静了下来。

     “周老弟,是我管教无方,才导致小女恣意妄为,我向你和令郎道歉。”

     周尚连忙扶住弯下腰的乔老,安慰道。

     “乔大哥莫要自责,我怎么会怪你,瑜儿也是懂事理的人,不会因此事与你女儿不和。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回你的女儿。”

     “老李,瑜儿在吗?”

     只见老李慌慌忙忙地从屋外跑入大厅,跪在地上,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

     “少爷,少爷不见了!”

     婚礼是在中午举行,天气也很好,万里无云,阳光明媚。但此时的乔家却吹起了北风,投入院中的阳光都是冷的。新郎新娘双双逃婚,这是什么情况?

     “爹,是不是新娘新郎一起私奔了?”院子里一个女孩满脸激动地问她旁边的中年人。

     “你傻啊丫头,这就是给他俩举办的婚礼,新郎新娘需要私奔吗?你个小东西,从哪知道私奔的?”

     男子用力揉着女孩的脑袋,女孩吃痛地吐了吐舌头。

     “爹,您不要生气,我马上派人把二妹找回来。”

     “老爷您消火,我现在就去找少爷。”

     大乔和老李如同立了军令状,火急火燎地召集人手,去寻找那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姐,爹,我回来了。”

     “李叔,不用派人找我们了。”

     乔家大门外走进一对男女,正是逃婚的韦州和小乔。

     看到回来的韦州,周尚怒火中烧,指着韦州骂道。

     “小兔崽子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翅膀硬了,不认我这个大伯了!”

     大乔扑通一声跪在了乔老面前,为小乔求情。

     “爹,是我不好,没有看好二妹,您要怪就怪我吧。”

     乔老心情很糟糕,如果不是周家的小子也逃婚让他心里平衡点,恐怕他会因恼怒过度而一命呜呼。但是两个女儿是他的一切,看到女儿梨花带泪的脸,他连进棺材的心都有了。

     乔老逐渐缓和的脸没有逃过大乔锐利的目光。大乔刚准备乘热打铁,抓住机会让爹解除小乔与周瑜的婚约,却传来小乔歉意的声音。

     “姐,谢谢你帮我,不过,我已经决定,要和周公子结为夫妻。”

     这句话,在场的人都有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二妹打算放弃抵抗,屈服于爹爹的安排?

     大乔睁大了眼睛,不相信前几天还哭着求她,死活不肯和周瑜结婚的二妹,就这样轻易地改变心意。

     “姐,我是真的想通了。在我逃婚的路上,陪在身边仆人王福企图对我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多亏周公子经过那里,把我救了下来。”

     “像周公子这样的好人,嫁给他,我心甘情愿。”

     韦州牵着小乔的玉手,柔声道。

     “经过昨晚的事,我才明白,身边的这个女孩,是我要保护一辈子的人。”

     韦州凭借周瑜长相向小乔表白,成功引起女客们的尖叫声。

     这剧情,转折的也太快了吧。

     客人们都目瞪口呆,感觉脑子跟不上事情的发展速度。乔老和周尚面面相觑,一下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坐在周尚下座的周夫人赶忙圆场,为侄子说话。

     “逃婚是大错,应该责罚。但二人却因此接下良缘,真心想在一起,这又是件大好事。让新郎新娘准备好服饰,婚礼接着举行!”

     宾客席重新恢复了喧闹,乔老和周尚也没多说什么,接着把酒言欢。

     韦州和小乔对视一眼,各自松了口气。

     “没想到乔家的二小姐也会逃婚,这可不像大家闺秀会做的事。”

     黑夜的森林中有一道火光穿行,手举火把的韦州回过头,与小乔搭讪。

     “你身为周家的公子,不也做了与我相同的事。”

     小乔刻意与韦州保持距离,说出的话也是冷冰冰的。

     “我对你是真的没有想法,乔二小姐,不要把我当成是刚才的那个家伙。你逃婚只是不想被他人左右婚姻,而我却是因为……”

     韦州的脚步停了下来,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思念当中。

     “有一个女孩,在等我。”

     小乔惊讶地看着韦州,没想到丹阳城鼎鼎有名的风流公子周瑜,竟是一个情痴。

     “周公子,你和我说实话。”

     小乔认真地盯着韦州,看得他直起鸡皮疙瘩。

     “你喜欢的,是不是我姐?”

     韦州的手一抖,差点被火把烧着头发。他实在是,被小乔的神猜测雷到了。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是出门没吃药吗?韦州的内心在呐喊。

     “江东美女以我和姐姐为首,如果公子的心上人在江东的话,不是我,就是我姐呗。”

     “……”

     韦州想呵呵,不过却咽在了喉咙里。因为,眼前的女孩有资格说这句话。

     大乔娉婷小乔媚,秋水并蒂开芙蓉。说是三国美女的No.1可能过了点,但在江东,这对姐妹花横扫八方名媛。江东男子的心里都有数,谁是江东美女之首。

     “和你开玩笑的。”小乔被韦州的古怪表情逗乐,食指抿嘴,咯咯地笑。

     韦州不得已再次移开了视线,这世上真的有一种女人,可以一笑倾城。

     小乔漫步绕到韦州的前面,在火把的光辉下,盯着韦州撇向别处的脸。不得不说,周瑜的脸对女孩的吸引力,是相当强大的,哪怕是小乔也不能避免地脸红。

     “你真的没骗我。”

     “骗你什么?”

     韦州一脸警惕地看着小乔,怕她又说“玩笑”。

     “你的确有一个喜欢的女孩,而且,你相信那个女孩在等你。”

     韦州没有接小乔的话,他经历的事,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我每晚都会做同样的梦,在梦里我看到一个人,一个男人。他坐在一张桌子旁,写着什么,并且时不时地抬头看我。”

     “每当他抬头时,我都极力想看清他的脸,可是,很模糊。那张模糊的脸,让我觉得,好温柔。或许,他是我要嫁的人。”

     小乔仿佛在自言自语,又像和闺密倾吐内心的秘密。

     “这事,连我姐都不知道。”

     “为什么,你要告诉我?”

     “因为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娶我。”

     “我放不下梦里的男子,可梦里之人,我如何见得到。即使我和你解除婚约,我爹爹迟早会再给我找个婆家,到时遇到的人可不会……像你这么好说话。”

     “我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梦郎保持完玉之身……你放心,等你与你喜欢的女孩相见后,我会与她解释清楚的。”

     小乔的一番话,让韦州心动了。在三国里,周瑜和小乔是夫妻,这是历史上杠杠的事。韦州曾经有过担心,害怕他不娶小乔会导致历史发生改变,如同电影蝴蝶效应,过去的一点小小的改变,会造成极其恐怖的后果。指不定,韦州回去后发现,未来,不再是他认识的那样。

     同时,他与小乔完成婚约后,他也不需要再担心周尚给他找媳妇。小乔所想正是他所想,无论如何都不背叛自己喜欢的人。

     “可以。”

     喜宴上,客人们祝贺韦州娶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一杯酒一杯酒被灌入了韦州的肚子。

     “周公子,你可把我们小镇,不,是江南的一朵金花娶走了。你若不要好好善待她,老朽第一个和你没完。”

     小镇西街的刘大爷托着酒杯,醉醺醺地勾搭韦州的肩膀,说话时嘴都要亲到了韦州的脸上。

     “刘大爷,我怎么会舍得欺负她,您就别操心了。”

     韦州躲开刘大爷的嘴,把旁边喝酒喝得正嗨的老李拉倒身前。

     “刘大爷,您和李叔喝喝酒,我上上厕所就回来。”

     韦州脚底抹油溜了出去,背后传来老李嘎然而止的叫声。

     “大爷,嘴……”

     李叔,你是个好人……

     小步跑到后院,韦州紧绷的身体得到了松懈。

     虽然他只是在这演戏,但心里还是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毕竟,他还是第一次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一个女孩子拜堂成亲,好在这是大白天,否则就要入洞房了。

     “周公子,你过来下。”

     大乔站在后院的墙角,向韦州招手,略带微笑的脸如含苞待放的牡丹。

     韦州走了过去,心里却在打鼓。和大姨子在没人的地方,这场景,有点邪恶……

     “大乔姐,你叫我有事?”

     韦州走到大乔的面前,突然间,衣襟被一个小手抓住。然后,韦州就觉得天旋地转,分不清哪是东,哪是西,身体被重重地摔在了墙上。

     韦州好像看到了一道寒光掠过,在离自己脑袋约一公分的地方刺入。

     “小子,你要是敢让我妹妹伤心。这把刀,下次瞄准的就不是这了。”

     大乔拔出深入墙壁的匕首,在空中划了个圆弧,一直划到韦州的下体前才收回匕首。一个漂亮的转身,留下浑身冒冷汗的韦州呆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