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亡学院四金发与恶魔
    暴雨冲刷着沾满血迹的大地,雨水汇聚而成的水流也染上了道道血丝。操场上的丧尸在母体死亡后一个个像被收割的麦子倒在了地上,重新变回了尸体。

     不久前,子木还和我们有说有笑,和我们同生共死,现在,唯有一只手臂完整地,留了下来。

     没有了丧尸的干扰,我们决定用武器在地上刨了个洞,将子木的手臂埋进去,“兄弟,你和大家的仇我一定会报的!”天龙把子木的铁棍用绳绑在背上,单膝跪在了埋有子木手臂的土丘前面。

     我和小毛站在天龙的身后,没有说一句话,朦胧大雨中,远远看去,这么大的校园只剩下这三人,孤零零地,活着。

     回夕宛家的路上,三人默默无言,每个人心里都有疑问,但却没一个人提出来,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丧尸都是由母体控制,母体死亡,丧尸也会变回尸体。于是,虽然我们都保持着警戒,但并没有再像原先那样躲躲藏藏,事实也如我们想的一样,一眼望去,道路上多了许多尸体,而丧尸却消失的无影无踪,看到这情景,这两天经历带来的紧张感都是有所缓解,或许,危机已经解除了。

     走出里校门,即使是与丧尸拼过命的我们依旧露出了惊骇的表情,马路两旁各站着一列丧尸,像是欢迎领导视察的员工,就差几个美女举着写了热烈欢迎领导到来的旗子屁颠屁颠过来接风,我脑补下丧尸美女,觉得还是,先让给兄弟吧。

     “小毛,我看左列第三个美女和你蛮配的。”我向左边指了指。

     “你就没发现我们大难临头了吗?”小毛看到丧尸的阵势,紧紧握住了手里的菜刀,做好了慷慨就义的准备。

     “急什么,如果丧尸扑过来,你手里的家伙也就够你在地狱里多挣扎几下。”天龙瞥了一眼小毛,见他紧张地直流冷汗,安慰道“丧尸应该不会扑过来,它们好像是,想带我们去哪。”

     “你的意思是丧尸是打算请我们吃饭?人脑豆腐还是清蒸心肝?”见天龙用这么扯的理由安慰小毛,我不由得反驳一句。

     即使过去经常被我黑,天龙还是没有免疫我的烂话,有些恼怒地说“你自己用眼睛看,丧尸会排好队在这等我们?”

     仔细看看,丧尸的队伍还真挺整齐,从矮到高的次序排列,“有人在控制它们?”小毛的眉头一皱,这个猜测有点,令人难以相信了。

     沿着丧尸排列的方向,队列一直通到新教学楼的楼上,“那是死地,在那里被包围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鸿门宴啊。”我勒紧了背上的黑色书包,“干脆脚底下抹油,跑路得了,丧尸虽多,但也不一定追的上我们。”

     我回过头,发现刚刚还在身后的天龙不见了,“走吧,我很想看看那个魔鬼长什么样。”天龙的声音在前面响起,小毛跟了上去,我犹豫了一下,也硬着头皮,在丧尸的队伍里行走。

     “昊哥,之前你可没这么怕死啊。”天龙注意到我糟糕的脸色,感到不解,丧尸爆发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没有这么害怕,在生死关头还会忍不住瞎扯淡,怎么现在怂了?

     “想到子木的悲剧这次或许要重演,怎么不让人害怕。”我苦着脸,面对能控制丧尸的家伙,我们会有胜算吗?

     气氛变得沉重,环视周围的丧尸,估计我们不按照它们指定的路线走,这群行尸走肉就会一拥而上,到时一样是死,还不如去赴鸿门宴哩,说不得还能搏一线生机。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了。

     走在新教学楼的楼梯上,丧尸的队伍还在往上延伸,制造这场灾难的混蛋十有八九在楼顶上等我们。

     “第一刀我来砍。”小毛挥动菜刀,幻想幕后boss站在他的面前。

     “那我最后一刀我来,一刀毙命。”天龙抚摸小刀的刀刃,眼里闪烁着复仇的火焰。

     我把玩手里的钢筋,“那鞭尸的担子只好交给我了。”

     天龙一脸无语的表情,很想问我怎么这么喜欢鞭尸,但还是忍住了心中的好奇,如果我没提出这个想法,他或许会亲自动手。旁边的丧尸要是有神智的话可能会疑惑,这三人是来拼命的还是来旅游的?

     丧尸的队伍到了新教学楼天台的门口就没有了,这道门的背后将会是导致学校被血洗,人类被丧尸屠杀,同学朋友永远离开我们的恶魔。

     位于教学楼楼顶的天台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拥有广阔的视野,过去下课期间学生们常常在这陶醉于小城美丽的景色,眺望四面环绕的青山是消除上课疲劳的良药,偶尔也有情侣在这谈情说爱,做小动作的同时还要提防教导主任突然推开天台的门。现在,这一切都不存在了,在这休息的学生消失了,在这调情的情侣消失了,学校外的小城被火光笼罩、血河蔓延,恐惧、悲伤、疯狂的气息弥漫在小城的空气中。

     宽敞的天台中央坐着一个身穿黑大衣的男子,金色的长发散乱地披在肩上,俊俏秀丽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双碧蓝色的眼眸,随意地看了刚上天台的天龙三人组,那白如樱花的肤色,透着倾城美女才有的妩媚。我以前认为天龙有点伪娘,而眼前这个去泰国当人妖可以分分钟几百万的存在,天龙表示他不服,小毛表示他的世界观毁了,我表示,好可惜……男子的背后站了三个戴着黑色斗篷的人,他的左手边平放了一个白色皮箱,而右手边,站着被绑住双手的夕宛。

     “天龙!”夕宛看到出现的出现的三人,发出带有哭腔的喊叫,我和小毛见夕宛只叫天龙,心中暗叹天龙下手真快,好吧,现在不是八卦的时候。

     “Helloboys,Iwaitforyoulong。”

     “他在说什么。”小毛的头转向天龙,“你问我有什么用?问昊哥,他的英语好。”感受到两人期待的目光,我觉得我应该说些什么,“那边那个,你能说中文吗?”天龙和小毛的脸一下变得如锅底般黑,那家伙若是听得懂中文又怎么会说英文?

     “你们终于来了,等得人家皮肤都被晒黑了。”听到男子一口流畅的中文,天龙、小毛二人的脑子里似乎有无数草泥马跑过。男子,请允许我给他取个名字,叫BT好了。

     BT用左手抚摸自己的小白脸,一脸的痛惜,“那么,你们就准备为可恨的迟到付出代价吧。”男子的话轻描淡写,仿佛他只是要捏死几只蚂蚁,“等等!能和我们解释下吗?虽然我们来这就是为了收拾你,但在此之前你得让我们知道你为什么等我们。”不清楚男子的目的,赢的概率会低很多。“简单的说,我要把这有抗体体质的男孩带走,难怪昨天上头火急火燎地要我亲自来,桀桀,至于其他人,碍事就杀了。”

     话音刚落,男子身后丢出了三件黑袍,露出了身后三人的外貌,天龙在看到那三道熟悉的人影时,一双丹凤眼被震惊充斥,“雯皎,东猛,严成!”东猛和雯皎的脸都是苍白,而严成的脸则是铁青,或许是因为严成的脸实在是,太黑了吧。三人除了指甲锋利无比,肤色不正常,其他方面都没有改变,这说明,他们仨都变成了,母体。

     “我给你们准备的见面礼还满意吗?”BT因为我们脸上的震惊而感到兴奋,伸出手抓起夕宛的头发放在鼻边深吸一口气,那陶醉的表情,真是想一棍捅死他啊。天龙亮出手里的小刀,便要冲上去与之决一死战,还好我眼疾手快,发现天龙的动作就一下握住了小刀的刀刃,将他拉了回来。

     “你这么急去送死吗?夕宛还在他手上,你可别头脑一时发热害死了夕宛。”我由于用力过猛,手掌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小子你担心什么?担心我对这女的做什么?”BT不屑地推开了夕宛,用饥渴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扫过,于天龙处停留最久,“果然还是你这种小鲜肉最让我热血沸腾。”BT摸了摸下巴,淫邪的笑容让天龙浑身都不自在。

     “说吧,你的条件。”我挡在天龙前面,防止天龙被这BT的目光吓出心里阴影。

     “用你来交换这个女孩。”BT指着我,“你可知你的血价值有多大吗?”

     “可以解使人变成丧尸的毒?”

     BT的眼神中涌现一抹火热,“没有这么简单啊,你的血液被称为抗体血清,作用么,消除母体血液中病毒毒性的同时,激发血液中的能量。所以母体血液与抗体血清结合在一起将会成为一种进化药,能大幅度提高人体强度,虽然常人吸收的药性不足百分之十,但获得的力量与速度足以与母体媲美。啧啧,你这个体质我们组织可是找了好久啊。”BT从大衣内掏出一把手枪,抵着夕宛的头,“给你三秒钟考虑,否则,你懂的,像我这种人可不会怜香惜玉。”

     “不用考虑了。”我回过头,站在我后面的天龙看到我变换嘴形,无声地说了一句话。BT把夕宛推向我们,我朝着BT走去,当我和夕宛插肩而过时,枪响了。

     一朵芬芳馥郁的栀子花,就这样,凋谢了。

     “不要!”天龙跑向缓缓倒地的夕宛,把她抱在怀里,手里的小刀落在了地上。

     我离BT仅剩几步之遥,听到枪声我立刻抽出腰间的钢筋捅向他的太阳穴,噗的一声,BT的脑袋微偏,闪开了我的钢筋,而手上一柄从衣袖内翻出的匕首刺进了我的腰。

     发出吼叫声,小毛挥舞着菜刀,冲了过去,BT身后的三个母体身形一闪,围住了小毛。

     眼中的疯狂越发浓郁,小毛眼都不眨对着正前方的严成砍去。严成刚往旁边躲避,菜刀的方向发生了改变,由劈变切,斩向了东猛,措手不及间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条红线。再次发出一声咆哮,小毛将带血的菜刀投向了天龙,刀脱手的瞬间,一只铁青色的手穿过了小毛的胸腔。

     倒地的小毛脸上带着解脱的笑容,看着蓝蓝的天空,天龙,后面靠你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