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死亡学院三子木与阿珍
    喝了我的血后,子木的状况很快得到了好转,伤口处的血管也不再凸起,“得救了?我不会变成丧尸啦!”

     见到子木脸上的喜色,我忍不住吐了一句“我之前上厕所没洗手,放心,我的手还是很干净的。”

     感受到子木身上涌起的杀意,我一下就萎了,“亲,我开玩笑的,我每次上完厕所都用洁厕灵洗过手。”

     一分钟后,我捂着肿起的脸颊欣慰地说“看到你受伤后还这么有精神,做兄弟的真为你开心。”

     “看到你在世界末日还这么有闲心,做兄弟的当是要为你醒一下脑子。”子木揉了揉拳头。

     “对了,阿珍有救了!”子木大叫着跳了起来,在想起自己的脚还有伤后倒在地上痛的打滚。

     “阿珍变丧尸了?”天龙问道,子木的脸变得黯淡,但还是点了点头。

     “如果变成丧尸的阿珍只剩下残躯的话,即使我的血把阿珍变回来,也只是一具尸体啊!”我摇了摇头觉得没有希望。

     “不会的!阿珍的躯体是完整的!”

     “完整的?被丧尸啃过的人还有完整?”小毛也是不解。“阿珍,阿珍她没被丧尸伤到过!”这句话如一颗原子弹,把我们的思维炸的粉碎,没有受过伤就变成了丧尸?这是怎么回事?

     “昨天,我在图书馆旁的小道上教阿珍一道物理题。”听到这,我的嘴角抽了抽,但总归是没有对这句话吐槽,“不知怎么的,阿珍突然说她不舒服,接着,接着她的脸色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和你的肤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如果可以向上帝许愿,我一定要说,请让我不要再吐槽了……上帝肯定会说“你还是许愿让国足拿世界杯冠军吧,这个实在点。”

     在我用肉体承受了众怒后,子木接着开始了这段痛苦的回忆,“我看到她手上的指甲变得很长,我当时被吓到了。于是我说我去找人来,我只是在害怕,再后来,丧尸出现,我逃到了寝室,而在寝室被攻破时,我看到了阿珍,她在丧尸群的后面,就像一个指挥军队的女王,是我,是我抛弃了她才会这样的。”泪水犹如断链的珍珠从子木的眼角落下,此时的地下室安静的可以听到水滴落地的声音。

     天龙皱起眉头,思索着什么,我和小毛想安慰子木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可以试试。”

     在场人的视线都投向了天龙,“阿珍不是普通的丧尸,她应该是,母体。”

     “母体?穿越火线生化模式里的母体?”

     “差不多,如果昊哥的血可以救阿珍,那么。”天龙抬起了他思考时一直低下的头,丹凤眼中有着无法形容的兴奋,“我们或许就可以,拯救世界!”

     拯救世界,多么遥远的四个字,却在我们四人心里,不对,包括没说话一直在旁边听的夕宛,五人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太好了,我们现在就去救阿珍吧!”被打了鸡血的子木激动地撑着椅子站了起来。

     “你的脚……”小毛表示他真的不想打击子木,可是,面对现实吧孩子。

     “那个,我会接骨。”夕宛举起了手,那羞涩的模样看得天龙的眼都直了。

     夕宛抓起子木的脚腕,“会有点疼,忍忍就好了。”说着两只手熟练地在子木的踝骨上,扯下来,按上去。

     “嗷嗷啊!”小毛不满地看着我,“你叫这么大声干嘛?”“咬得不是你的手臂,你说什么!”我的手臂放在子木嘴里,他好像十分不情愿,我上厕所关手臂什么事?

     “这样更不容易咬到舌头,而且这不是昊哥你自愿的吗?”含糊地说了两句,天龙不时地向子木的脚,准确的说是正在给子木接骨的夕宛瞟过几眼。

     我怀疑如果不是夕宛在旁边,天龙的脑子也不会这么好使,这就是荷尔蒙,不,是单相思的力量啊。

     春天是一个多变的季节,时风时雨,时晴时阴。早上还万里无云的天空,中午已是乌云密布,浓厚的云层将来自遥远恒星的光线尽数挡住,平常充满炽热气息的正午此时却暗得如同黑夜,连上天也不忍直视这个世界吗?

     校内随处可见徘徊的丧尸,或者说是正在撕扯的丧尸,越是靠近寝室,地上的残肢越多,无论是男寝还是女寝,都是有丧尸不断地出入,惨叫声时不时地在某个角落里响起,但比起前几个小时的频率,要少了许多……男寝的一处走廊上堆着几个大箱子,在箱子的后面藏着两个人,一个高个子却并不显得削瘦,****着上身,黑色的脖子挂着一条项链,一直垂在那结实的胸膛上,另一个人比起黑高个略矮一点,深蓝色的衬衫让他端正的五官在高冷中又带着亲和的阳光,威严中流露出一种散漫的随意。

     “不要……”后面几个字还没吐出来叫声就戛然而止为,因为又有人被丧尸发现而引发的骚乱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刚才外面的,好像是,大海。老金,你说我们能活下去吗?”黑高个蹲在地上,他那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能让人忽视他凶悍的外表,心安地待在他的旁边。

     “你想多了,阿威,小毛和子木说不定已经冲出重围并且找到援军了。”衬衫青年站起身,从箱子的缝隙间观察外面的情况,两人都明白,这只是心里的安慰,不说小毛和子木能否突围,即使他们突围了也不会再回到这个丧尸遍地的地方。

     视野所及,都是血液的红色,眼睛里传回的图像使老金承受着巨大的心里压力,一时恍惚,自己的脚腕被箱外伸进的一只手抓住。这一切都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完成,老金被拖出箱子,老金大喊着叫阿威快跑同时使劲地往前面踹,他刚用脚踢开抓住自己的丧尸,又有一只丧尸向倒在地上的老金扑去。然后,老金看到一道身影挡在了眼前,阿威留了下来,丧尸尖锐的牙齿咬进阿威的脖子,颈上的大动脉破裂,爆射出的红色液体溅了老金一脸。

     “阿威!”老金捡起地面上的一块碎玻璃,扎进丧尸的人中,“阿威!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话!以前叫你别去通宵你不听,现在叫你跑你还是不听!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寝室长吗!”老金用手捂住阿威的伤口,想减缓血液的流失。

     “没有用的,老金,寝室长,我口袋里的烟,能帮我点着吗?我想,吸最后一口。”老金打着哆嗦的手拿出了阿威口袋里的烟,却看到阿威眼睛里失去了神采,变得死气沉沉。

     被踢飞的丧尸爬了起来,不远处的丧尸也在靠近,“你们这群杂碎!去死吧!”合上阿威死后没有闭上的眼睛,老金痛苦的咆哮声回荡在整个男寝,看见朋友一个一个的死去,他对生命也不再留恋,人虽活,心已死。

     遍体鳞伤的老金气喘吁吁地坐在墙角,周围躺了几具尸体,视线越发模糊,老金感觉有两个人正向他跑来,其中一人,长得好像天龙,是出现幻觉了吗?

     “金哥!”天龙越过地上的尸体,搂住了老金的身体,“金哥我来晚了,你别死啊!”

     “真的是你啊,天龙,你快走吧,我撑不住了,我要去,找阿威他们了…”老金说着,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随即,永远地闭上了眼。

     黑沉沉的天空轰隆隆地响起了雷声,由远而近,震耳欲聋的雷声仿佛没有因为长距离的传播而有丝毫的减弱,在天上可以震慑九霄,在男寝里依旧可以碎人心魂。

     “昊哥,金哥他们还活着,对吗?”悲伤中的我听到天龙这句话不由得一愣,“马上要下雨,他们是回家收衣服了。”天龙抱起老金的身体和阿威并排放在一起,“等他们收完衣服,就会回来了吧。”

     不知为何,听完后我脖子后的寒毛竖起,“有丧尸上来了!”和小毛守在楼梯口的子木跑过来,“我们怎么办?”还好让夕宛留在了家里,要不这下怕是走不了了。“杀出去。”雷声阵阵,天龙的脸上划过一抹疯狂,血的仇恨,只有用血才能洗刷。

     寝室前的操场上围着一群丧尸,在丧尸群的最前方站着一个女孩,长长的头发披散在白色的连衣裙上,苍白的脸,锋利的指甲,以及死人的表情,无不彰显着诡异。逃出寝室的我们躲在几棵树的背后,看着丧尸群前的女孩,心情都十分复杂,子木感触最深,原来朝夕相处的人如今成为了丧尸的首领,这还有救吗?不去尝试,就无法知道这个答案。

     雨水星星散散地落在我们的身上,湿透的衣服加剧了大家心中的焦急,怎么办,且不说变成母体的阿珍战斗力会有多强,光是她身边的丧尸群就能把我们吃得连渣都没有,就目前看来救阿珍与跳楼死的概率差不多。得去劝子木,否则结果只会是团灭。类似的想法在天龙、我和小毛心里出现,现在撤还来得及。

     站在丧尸群前阿珍突然将视线移向了我们的藏身之地,那张冰冷的面孔,竟然笑了。三个人的后背都留下了冷汗,为什么不是四个人,因为,子木已经从树后跑向了阿珍。

     “熊子木,快回来!”小毛急声叫道,“阿珍她对我笑了,我知道,她需要我!”子木回过头,他眼中的坚定把我们刚到嘴边的劝阻又咽了下去。

     阿珍见到跑过来的子木,并没有什么动静,反而是她身后的丧尸群围了过来,“你们给我滚开!”子木舞动手中的铁棍,扫开一只近身的丧尸,在夕宛家中,子木和小毛也分别找了件武器,子木运气不错,翻到了铁棍,而小毛只能抓着一把菜刀防身,那架势,没有一点威慑力。

     刚清除旁边的丧尸,又有一波丧尸围了上来,这样下去还没到阿珍那子木就会被丧尸撕成碎片。子木甩动铁棍,破风声呼呼作响,击倒面前的丧尸,左边丧尸的利爪已经抓了过来。

     侧面一根钢筋捅出挡住了丧尸,“你以后再擅自行动,我们就把你抬到国旗底下阿撸吧!”我用力推动钢筋,撞翻扑来的丧尸,“这里有我们顶着,你快去救阿珍!”天龙的小刀瞎舞,小毛的菜刀乱砍,居然勉强扛住了丧尸群的冲击。

     “昊,子木,一个人冲上去,有用吗?”小毛趁着丧尸群攻击的间隙大口地喘气,说出的话都断断续续的。

     “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见面可以破除任何诅咒,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我撑着钢筋费力地站着。

     “可这,不是童话啊,而且子木也不是王子。”小毛明显被我的神逻辑搞糊涂了,“我们现在与在童话里没什么区别,至于子木,他可是一代帝皇啊。”

     “呵呵,你在说冷笑话么?”小毛转过头,觉得和我说话智商都变低了。

     子木离阿珍越来越近,阿珍脸上的笑也越来越浓郁,不过,若是我们班有名的鹰眼李老板在的话肯定可以看清,阿珍的眼神,就像在看即将到嘴的食物。

     “阿珍!”子木与阿珍只剩下四步的距离,四步距,生死离,子木发现眼前一花,对危险的预感让他偏离了跑步的轨道,也就是这一刻,眼前的阿珍缓缓消失,一只长着长指甲没有一点血色的手划过空气,只见其影,不闻其声。

     喷射出的血液与雨水混合,从空中落下,一只断臂砰的一声掉在了小毛的面前。我们三人的脸,包括我,都是变得苍白。

     子木呆呆地立在那个位置,聚焦的瞳孔看着身前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儿,一只白皙的手穿过了他原来手臂与肩膀连接的地方,如果子木没有预先偏离位置,恐怕这只手插入的将会是心脏,而此时阿珍空洞的眼神竟是出现了神采,就像是尸体里被注入了灵魂。

     “狗熊……”听到熟悉的声音,子木呆滞的目光回光返照般出现了情感波动,剩下的一只手轻轻地抬了起来,抱住了阿珍。

     “你终于,回来了。”断口处的血还在不断地往下流,但这一切对子木来说似乎都不重要了。

     “狗熊?你的手呢?怎么会这样?”没有回应阿珍的问题,子木越发用力的抱紧阿珍,害怕再次失去她。

     这样也可以?小毛看得目瞪口呆,视线瞄向我,见我嘚瑟地裂开嘴笑。天龙盯着不远处的两道身影,周围的丧尸没有一个扑上来,就像定格在那,这有点不太对劲啊。天龙的目光突然被子木后颈上一个闪烁红光的点吸引,那是?

     就在一刹那,子木和阿珍被爆发的火焰吞噬,爆炸产生的波浪掀翻了附近的人和丧尸。

     “子木!”

     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我凄厉的喊声冲破了云霄,乌云汇聚在一起达到了极致,随着一道雷声,暴雨,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