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国周郎十九傀儡师与噬生术
    刘琮死了,三国演义走向的必然性就被打破了……看见被贯穿胸膛的刘琮,韦州和董熊的心底都冒出了这个念头。三国演义里刘琮活到了他成为荆州太守,可没死得这么早啊。

     “刘琮勾结匪盗,我奉太守大人的命令抓捕他,遭到拒捕。冲突间,刘琮伏法!”

     “把跟随刘琮来的人全都抓起来,一个都不要漏掉。”

     随着刘琦的命令下达,官兵在捕头的带领下,毫不费力地将被打入墙洞里的陈生二人以及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张允全部抓获。在官兵围住刘先时,被绑成粽子的韦州赶忙叫道。

     “各位大哥,帮帮我,让那个家伙解开我身上的绳子。”

     刘先认清了形式,知道身为刘琮帮凶的他迟早会被刘琦杀死,甚至死的更惨。刘琦连亲弟弟都杀了,何况他这个外人。刘先嘿一声,说道。

     “做梦吧你,反正我横竖都是死,那我死也要拉一个人不好过!”

     官兵见刘先死到临头还这么拽,十分不爽,每个人想赏刘先几个拳头。浪走了过来,用阴冷的声音说。

     “看来,你需要我来为你醒醒脑了。”

     韦州见浪出手,松了口气,不再担心那个倒霉蛋不给自己松绑了。这世上可没有活人受得了浪的手段,没有活人……

     “不可能,不可能。”

     蔡青蜷缩在墙角,美丽的双眸望向刘琮的尸体,小嘴不停叨唠着三个字。上楼的官兵围住了她,没有上前,只是把目光投向了前面的捕头。

     捕头心里也苦啊,他情愿去抓太守的侄子刘先也不愿意去碰这个女人啊。因为,她是蔡家的人。

     荆州人谁不知道,在这里话语权最大的除了刘表本人,就是蔡家了。蔡家兄弟是荆州的大都督,而蔡氏是刘表的宠姬。刘表对蔡氏可谓是言听计从,当初就是因为她背后对刘表说了许多刘琦的坏话,导致刘琦不再受刘表的重视。

     “不可能,不可能……”

     “你对自己的傀儡术就这么自信?”

     蔡青猛地回头,看到那个只会躲闪的道袍青年站在她的身后,他说的一句话让蔡青的脸都是变得苍白。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傀儡师的存在。”

     傀儡师,是术士里最神秘的一种。早在十年前与他们有关的消息就断掉了,世人皆以为傀儡师成为了历史。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董熊与蔡青的对话吸引了周边人的注意,突然安静下来的酒店,只有二楼某个人的惨叫声没有停止。

     “傀儡术,禁人魂,封人魄。

     为了让傀儡保持灵性,傀儡师不会毁掉受害者的灵魂,而是将灵魂封印在体内。”

     “你没想到的是,那个被你封印了三年的灵魂,会在刚才突破你的封印吧。”

     蔡青默默听完董熊的话,半响没做声。

     董熊也没有追问,他看着蹲在角落的蔡青,脑海深处的记忆浮现。

     四年前,董熊受刘表邀请去荆州做客。见到的刘琮虽然没有资质可言,但他在刘琮眼中看到的是单纯,是对他哥哥深深的依赖。

     果然,这一切的背后有一张无形的大手在作怪。

     “傀儡术?”

     刘琦身为荆州太守的儿子,对一些术士的隐秘还是略有了解。听董熊一说,刘琦好像拨开了眼前的迷雾,以前他不理解的事情一个个都找到了对应的答案。

     “也就是说,琮弟从始至终都只是一个受害者?是傀儡术害了他。”

     蔡青看到刘琦望向她的目光充满了仇恨与愤怒,她迷惑的神情消失,冷笑道。

     “什么叫傀儡术害了他,刘公子你推卸责任的能力真是厉害。你以为刘琮最后砍向你的青色月牙是我下的令?我会愚蠢到毫无利益地送掉一个傀儡?这么有价值的傀儡,可不好找啊。不过,我现在倒是知道原因在哪了。”

     “虽然刘琮的灵魂被我封印,不知道自己都做了哪些事。但他还是能够感受得到外界的变化,感受到你这个当哥哥的态度变化。”

     蔡青特地顿了下,眼角弯成月牙,满意地欣赏刘琦变得呆滞的神情。即使事情败露也要让仇人不好过,蔡青很是陶醉于睚眦必报的快感。

     “我的确控制刘琮暗中设计于你,可你却没有关心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只是一根筋地认为是刘琮想和你争夺荆州之主的位置。

     你的冷漠,你的厌恶,刘琮都能感受到。刘琮被封印的灵魂不明白为什么,他依赖的大哥会这样对他。这种怨念越积越深,直到刚才全都爆发,甚至冲破了我的封印。他杀你,完全是他的意志。而你杀的,是刘琮的灵魂,是三年前依赖你的刘琮,是你的亲生弟弟。渴望成为荆州太守的执念蒙蔽了你的双眼,是你,害死了你的弟弟!”

     “是我,是我害死了琮弟?”

     物体触地的哐当声,刘琦手上的逐日弓滑落。苍白的脸,不断摇曳的身子,他仿佛在下一刻就要随他的弟弟,一起走过有孟婆送汤的奈何桥。

     “琦哥,《常棣》的后半段你还记得吗?”

     “《常棣》在诗经里都算是长篇了,真亏的你背出了一半。好啦好啦,我回去背后面半段,以后有机会我们在父亲面前合背《常棣》,如何。”

     以后,再也没有以后了……等有机会一起背《常棣》时,你的灵魂已被封印。等你的灵魂脱离封印后,你却死在了我的箭下……

     “啊!啊!”

     夏秋之际,暑寒交接。外面突起的狂风卷入酒店,吹散了刘琦的书生发髻。

     不复之前的从容,长发披在刘琦的背上。拨开头发,刘琦的眼睛浮肿,内心的痛苦致使他的脸不断扭曲。

     还没有挣开捆仙绳的韦州,见蔡青三言两语就说得刘琦近乎崩溃,眼帘下垂。这女人不仅是傀儡师,还有如此高深的蛊惑能力,留她迟早是个祸害。韦州转向董熊,董熊会意地点点头,走上前搭住了刘琦的肩膀。

     “或许你有错,但是,现在不是你自暴自弃的时候。如果没有傀儡术,你弟就不会死,这是铁铮铮的事实。造成兄弟相残的元凶就在你的面前,若不将她绳之以法,怎么对得起你弟的上天之灵。”

     蔡青哈哈大笑,丝毫不顾淑女的形象。

     “笑死我了,将我绳之以法?那请你告诉我,我何罪之有啊。”

     你说我承认自己是傀儡师,承认暗中谋划刘琮和刘琦兄弟之间的相互残杀。抱歉,妾身是被强迫的,一个弱女子落入你们一群大老爷们手中,自然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有决定性的证据,荆州没人治得了我的罪!

     刘琦也是想到了这点,可笑的是他以前暗中搜集的,都是用来扳倒刘琮的重要情报。等知道谁是幕后黑手后,却只能束手无策。蔡青的话没说错,他醉心于权力争斗,何曾关心过他的弟弟。

     “哎嘿,这位小姐,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一句话。”

     韦州伸了个懒腰,松动自己的筋骨。二楼的某个角楼里,刘先虚弱的呜咽声断断续续,守在旁边的官兵脊背上都流满了冷汗,看向坐在栏杆上的女子,眼中尽是恐惧。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没有意义的恐吓,你能把我怎……。”

     蔡青满脸的讥笑,在看到韦州缓缓掏出的黄色羊皮纸时,渐渐收敛了。

     “荆州郊区有一家名叫和安的黑店,尽做些拐卖人口的勾当。每月十五,这家店就会向刘琮上交美丽的少女作为月租。

     上面写到的代替刘琮去完成交接的蔡青,小姐,那是你吧。你可别说是和你同名的人,人可同名,签的字总不会错吧。”

     刘琦看到韦州手里的羊皮纸,听到他说出和安客栈四个字,想起那个人对刘琦说他去晚了。和安客栈的索命无常程宏,是栽在了这伙人的手上?这伙人的实力定是不弱,要不也无法在与刘琮手下人的打斗中占上风了。

     这张羊皮纸虽然给了官兵抓蔡青的理由,可这远远不够啊。这点证据最多让她去官府喝杯茶,蔡青连根头发都不会有损失。说到底,还是蔡家在荆州的势力太大了。

     蔡青虽是惊讶和安客栈的秘密被揭开,但她很快便恢复了脸色,平和地说道。

     “我和你们走一趟。”

     “等等。”

     所有人的视线转到了董熊的身上,刘琦皱眉,疑惑这个陌生人还有什么话要说。今时今日,怕是谁都奈何不了蔡青。

     “你们想过没有,和安客栈进贡给刘琮的少女,都去哪了?”

     这一次,蔡青如瓷娃娃般精致的脸蛋,直接失去了颜色。

     一块石子落入水中,会荡起一圈波纹,可石子溅起的水滴同样会激起一圈圈波纹。这个被所有人忽略的问题,此时被董熊提出来后,众人才发现,问题不止一个。

     刘琮被蔡青控制,那么和安客栈进贡给刘琮的少女是落入了蔡青的手中,她的目的是什么?从羊皮纸上的信息可以看到,女孩是每个月都得进贡,要求数量多,质量好,这就可以排除蔡青性取向不正常的可能。至于卖到怡红院的猜测,更没有人会去想,蔡家绝对不会缺这点钱花。抓这么多的美丽女子,蔡青是要干什么?

     越想越诡异,越诡异越是不能让蔡青这么容易地蒙混过关。但以上的问题官府的官员根本不会听,因为这个问题的前提条件是蔡青承认自己是傀儡师,承认自己控制了刘琮。可蔡青不傻,明显不会再承认这点。

     “刘公子,不知你是否听过一种邪术,名为噬生术。”董熊坐在一张椅子上,还没吃饭的他顺手抄起一根鸡腿,啃了起来。

     刘琦眼底闪过思索的光芒,这个陌生的名词,他好像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噬生术,能追溯到更加古老的时代,牵连到了一个强大术士,一个在当时的世人眼中堪比恶魔的存在。

     商朝纣王的宠妃,妲己。她的艳名,后人皆知,曾有诗云。

     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媚妆。

     传闻妲己在纣王即位后不久,就被纣王娶作了妃子。妲己嫁给纣王时还是双十年华,正是风华正茂的她将纣王迷得忘了江山,忘了百姓。但只要是个人,就逃不过时光的侵蚀。所以岁月对于女人来说,是最大的敌人,尤其是妲己这种全凭美貌获得地位的宠妃,一根白发,一条皱纹都会成为被抛弃的理由。

     妲己为了永葆青春,身为术士的她另辟蹊径,用自己被人视为鸡肋的能力创出了噬生术。开始是暗地里抓年轻女子进行实验,在噬生术下,女子会被吸光阴元。越是漂亮的女孩阴元越多,妲己通过噬生术得到的补益越多。

     年过四十,妲己依旧和二十年前一样,是个青春靓丽的少女。这个在纣王眼里,美丽胜过天仙的宠妃,是宫中大臣最不想见到的人,大臣私下里都说妲己是狐妖成精,只有妖怪才不会衰老。

     纣王统治二十九年,对妲己的宠爱没有半点减少,对她的话更是言听计从。妲己便大胆地让纣王帮她抓年轻女子,百姓苦声连天。商朝灭亡,妲己占了三成的功劳。

     即使在术士中,大部分人对噬生术的记忆都是模糊不起,没有多少印象了。如今,这个沉睡在历史长河的邪术被这个身着道士袍的青年提起,再结合董熊刚才的种种表现,刘琦对他的评价已上升到了不被人知的大才。

     噬生术……他的意思是蔡青抓这么多妙龄少女,是为了吞噬她们的阴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