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气度
    素小柔出现在厅堂内,原本在与侍女们嬉笑着聊天的秦若羽突然止住了笑,看着素小柔时的表情比素小柔还要诧异,仿佛突然间到访的人是她而不是自己。

     素小柔突然觉得心情很闷。

     按理说连王府内湘夫人楚夫人等等都不知道的别院,她怎么会知道?

     还有她那一瞬间的诧异,倒让素小柔觉得自己才是擅自到访的那个人。

     但是良好的修养让秦若羽很快恢复过来,她把怀中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子放到一边,微笑着站起来:“原来是王妃……”

     素小柔却有点笑不出来,语气也是淡淡的:“你是?”

     “王妃真是善忘,臣女是秦若羽。”

     素小柔点头,在一边坐下来,却不禁开始胡思乱想,想到后来胸口都闷得发疼着。

     侍女奉上香茶点心,点燃了熏香。

     秦若羽举止大方却不失贵气,不愧为将门之后,和她简单几句寒碜下来,素小柔觉得自己真是小心眼。

     于是,她又很小心眼的问:“无事不登三宝殿,秦小姐有事么?”

     思来想去,她会的也就只有这几个成语了,真是丢人。

     秦若羽从怀中取出一枚保管得甚为小心的麒麟玉佩,玉佩上系着红色璎珞,突然熟悉得刺眼。

     “昨夜王爷在府上做客,不慎掉落了玉佩,若羽特来归还。”秦若羽缓缓的说着,一字一句,咬字清晰余音流畅。

     但是在素小柔的心里还是结了个疙瘩。

     ……有如此貌美的“旧友”,难怪他会晚归。

     于是,素小柔很漠然的说:“多谢,把玉佩留下吧,我会转给他。”

     秦若羽放下玉佩,并没回答,只是拿过放在一边的长方形木盒子,打开里,里面铺着的绸缎上躺着一张玉龙弓。

     “爷爷对于王爷所赠之暖玉十分喜爱,又见狩猎之日逼近,便将珍藏数年的玉龙弓送与王爷,希望王爷能去得不凡的成绩。”

     素小柔觉得很头疼,面对淡定自若的秦若羽,她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气势上输得一塌糊涂。

     最不应该心虚的自己,反倒坐不住了。

     “如此厚礼……愧不敢当,请小姐拿回去吧。”头脑一时发热,素小柔死死的盯着那张玉色的弓。

     “王妃不喜欢,不代表王爷不喜欢,若羽觉得这张弓的走留与否,该等待王爷来决定。”

     一语双关,顺水推舟得如此理所当然……她完胜了。

     素小柔说不出话来,喝着茶逼自己冷静。

     喝完茶,她才慢慢的说:“王爷上了早朝至今未归,不知要等到何时,秦小姐若是不觉得累烦,便等吧。”

     说完素小柔站起身来:“后院的花还没有浇,不奉陪了。”

     就在素小柔转身的那一刹那,从门口处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若羽……你怎么来了?”

     赤清萧回来的很是时候。

     素小柔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的表情,只是心弦狠狠一震,她快步离开。

     “小……”

     “王爷,若羽受爷爷之命,给王爷送来玉龙弓。”

     ……

     两人的对话声被远远的甩在身后,七拐八拐的回到庭中,木瓢静静的在水上飘浮着,素小柔把它捞起来,盛了水淋在花的根部。

     太阳火辣辣的晒着头顶,久了觉得有些发昏。

     素小柔丢开木瓢倚靠在柱子上坐下,手背覆盖着发烫的额头,喃喃自语:“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作为史上最小心眼的王妃,还气不过人家,真是丢脸,丢脸。

     虽然是第一次见秦若羽,但是她心里莫名的涌出很不舒服的感觉,王府后院里住着的那几位夫人甚至都没让她这么难受过。

     女人的直觉很准,现在的素小柔倒是希望不过是想多了罢了。

     但是秦若羽贵为千金大小姐,怎么会亲自送玉佩?怎么会把玉佩藏得那么好?怎么会……那么理所当然的说要等他。

     素小柔现在特别不想见到某人,一定会被他笑的。

     耳边响起衣袂摩擦的声音。

     “好大一股酸味。”接着,某个笑笑的声音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