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并蒂
    闻言,在场的另外两位主人公皆吃惊不少。

     鉴于这位穆公子给素小柔留下的第一印象及其不佳,没寒碜多久便把他轰出去,还撂下狠话,如果他不明媒正娶,给西芹,也给王府一个交代,就别想再进大门半步。

     西芹很尴尬,素小柔就安慰她,如果不是这样,将来不知道她会受多少委屈。

     于是西芹又担心素小柔说的“义妹”的问题,怕她擅作主张会遭赤清萧的责怪。

     素小柔笑了,她让西芹别想太多,况且这本来就是赤清萧的意思。

     难道不是么?

     三天后,穆公子真的让媒人来王府下聘礼了,还颇为丰厚。

     素小柔还觉得不够,想着该怎样稍稍刁难一下子,却被西芹死死拉着,西芹连连说:“够了够了。”

     素小柔笑:“你见不到心上人受委屈?”

     虽然调侃西芹很好玩,但是素小柔仍让媒人拿着一本黄历回去商议黄道吉日了。

     最后日子决定下来,便是七日后,最近的吉日。

     空旷的时间终于充盈起来,素小柔陪着西芹选嫁衣挑首饰,嫁衣的现做的,首饰也是现定的。

     整个王府渐渐张灯结彩,洋溢着喜庆。

     日子一天天逼近,一向睡得很好的素小柔却失眠了,整宿整宿的和西芹坐在一起谈天说地。

     她笑着说:“西芹要嫁人了,真是舍不得,以后就没人陪我聊心事了。”

     西芹说自己到现在都还觉得晕乎乎的,云里雾里,美好得太不真实了。

     她又无心的说了一句,如果王爷也在就更好了。

     素小柔面色忽然有些僵硬,所幸在微弱的烛光下并不明显。

     后来派出去的人回来说,赤清萧的意思,让素小柔主持大局,他很忙,没时间回去,但是礼物一定会送上。

     素小柔和西芹很开心的等礼物,让她万万没想到的,仅是送礼物的人。

     是秦若羽。

     她依然很有气质,却很亲和。

     看到秦若羽,有些讶异的素小柔尽力隐藏着心里翻涌的异样感觉。

     她只想起赤清萧说过的,希望你与她能好好相处。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是个妒妇吧,但是心里一些不愉快的异样感觉还是有的。

     太敏感了么?

     秦若羽穿了一身淡淡天蓝的衣袍,飘逸美丽,送上来两份礼物,一份玉如意,一份并蒂金莲。

     并蒂金莲是赤清萧的,她也代劳了。

     她把礼物放到西芹手中,笑得眼角弯弯:“祝我们的西芹姑娘与心上人永结连理。”

     西芹道谢着,拿了礼物要回屋去放,素小柔便一尽地主之谊在花厅里招待秦若羽。

     秦若羽说:“前日进宫给太后请安,正巧遇上九王爷,得知他一时脱不开身,便自作主张替他送了来。”

     素小柔笑笑:“有劳了。”

     秦若羽又道:“不知西风亭的玉莲牡丹开得如何了?若羽想去看看。”

     素小柔说:“一同去吧。”

     秦若羽似乎对王府的布局更为清楚,素小柔只是默默的走着。

     旁边的树枝垂下来,绊住了秦若羽的发钗,她抬起手去拨开。

     素小柔看到她的手腕上有一道细致的红色的丝线手链,那样式突然觉得眼熟。

     牡丹已经不如前些日子那么美艳夺目了,开得也少了许多,但是风韵却有的。

     两人在亭中坐下来,开始东拉西扯的谈,谈到炎热的天气,谈到膳食起居,最后竟然扯到赤清萧的身上。

     秦若羽说:“这炎热的天气想来都觉得闷烦,何况是日理万机的王爷?莲子汤虽是简单,却是清热降火,提神醒脑……对他是有益处的。”

     如此云云。

     素小柔听得头昏脑胀,只是一味的点头。

     谈了很多,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西芹来通知她们,于是便决定先去用餐。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几位聚在一起聊天的夫人,她们让在一边,却用有些特意的眼神看着秦若羽。

     素小柔和秦若羽还没走远,她们已经在身后禁不住聊起来。

     这就是那位倾慕王爷的秦小姐?也不怎么样……

     素小柔觉得很失礼,正想说些什么,却见秦若羽在冷笑着:“真是一群无事的长舌妇,真不知她们还在王府能做些什么。”

     她这句话,和赤清萧那句没有利用的价值有异曲同工之处。

     于是,这两人很适合在一起么?

     素小柔觉得,天气热了,脑子也不好使了。

     秦若羽用了午饭便告辞了,素小柔顶着昏沉沉的脑袋去膳厨间坐了一下午。

     满屋子新鲜或者晒干的食材,她能叫上名字的却没几样。

     但是又听闻,秦若羽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很善于厨艺。

     素小柔只能苦笑,原来已经差了这么多啊。

     她轻轻的在左手手腕上扣了一下,什么也没有。

     在相同的位置,秦若羽和赤清萧却有着类似于情侣手链一样的东西。

     但也不尽然,也可能像西芹说的,只是用来祈福的红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