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都一样
    素小柔顺势靠在赤清萧肩上,忽然感觉鼻子发酸,觉得这个温柔的人像雾一样,随时都会离开自己。

     她不禁抓紧了赤清萧的衣襟,低声说了句:“多陪我一会吧。”

     赤清萧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头道:“以后我们总会有很多时间,现在我必须要守皇上和太后身边,你先收拾东西,再过半个时辰就启程回宫。”

     “……好吧。”素小柔努力压抑心里不断涌起的失望和不详的预感,她也明白现在事态严峻,她的丈夫是没有实名的摄政王,是不能离开年幼的皇帝身边。

     眼看着赤清萧起身要更换衣裳,她努力想抓紧点时间多说几句话,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想了下,脱口而出:“秦小姐的伤势好些了吗?”

     “嗯,恢复的很快。”侍女在为他系上腰带。

     “你有……经常去探望她吗?”素小柔小心翼翼的试探问。

     赤清萧迟疑了一下,缓缓道:“顺路会去看看她,毕竟她是为皇上受的伤,太后非常担忧她的伤势。”

     再担忧也轮不到你去照顾她吧。

     素小柔默默在心里吐槽。

     随后赤清萧就匆匆离开了房间。

     素小柔身边的侍女已经开始收拾衣物首饰,她也做不了什么,干干坐了一会,决定出去看看。

     行宫里增加了一倍不止的羽林卫加强巡逻,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军人。

     刚刚像赤清萧提起了秦若羽,仔细想想她自从匆匆来到行宫之后,也没有去探望过秦若羽,恐怕这件事虽然没有人表面上提起,背地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吧,而且,在她不在的日子里赤清萧还日日夜夜陪伴着她。

     头好痛。

     素小柔扶了扶额头。

     如今外面都是来来往往收拾行李的宫女太监随从,素小柔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见见秦若羽,还是就这样顺势回去。

     这么想着,竟然也不知不觉走到了西苑的门口。

     西苑也是一片在收拾的忙碌,素小柔脑海里竟然不觉回想起她刚来行宫的时候,天正下着雨,赤清萧陪着秦若羽,打着伞,在水池边赏鱼。

     多么般配呀。

     那一瞬间她难过得不得了,她现知道在和秦若羽没办法比,甚至在这几天赤清萧对她有无意识的躲避,让她有种她才是闯入了别人家庭的第三者一样。

     这样倍受折磨的日子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呢。

     素小柔痛苦的想。

     在这走神的档间,秦若羽自房间内由侍女搀扶着走出来了,她向门口看去时,也愣了一下。

     随即秦若羽让侍女退下,她自己慢慢朝着素小柔靠近,仔仔细细把素小柔全身上下看一遍后,才开口道:“不知王妃大驾光临,有何要事?”

     素小柔被她的逼近的脚步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我……来看看你的伤势好些了吗。”

     “好了许多。”秦若羽说道:“九王爷送来的伤药非常好用,也多亏了他的细致照顾。”

     “那就好,”素小柔定了定心神,蓦地一股酸火冒了上来,对上了秦若羽那一双明澈的眼睛:“秦小姐,你还尚未出阁,是否与有妇之夫来往的太过密切了?小心传出去对你的名声有损。”

     秦若羽挑了挑眉:“素小姐,我记得你并不是王爷的第一任正妃,你之前那两位正妃,你知道她们是怎么死的吗?”

     素小柔诧异道:“你知道?”

     “我不止知道她们是怎么死的,我只是怕吓着你,”秦若羽自信又轻蔑的笑了笑:“我还知道,你不是第一任正妃,也不会是最后一任。”

     “……我不是,难道你是吗?”素小柔感觉怒火攻心。

     “你说呢?”秦若羽压低声音:“我看你这么可怜,就告诉你吧,他的前两任妻子,都是怎么死的——并不是外界流传的那样病逝,而全都是,他亲手杀掉的。”

     素小柔第一反应:“你骗我!要是这样,你怎么还会想嫁给他?”刚说完,素小柔就捂住了嘴。

     她居然控制不住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了,而诧异的是,秦若羽并不想否认。

     秦若羽不顾她的失态,继续说:“而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她们都家道中落了呀,不能帮王爷一星半点,反而还一直在拖累,所以王爷就想办法把她们休掉再娶,但是她们还是不依不饶的缠着王爷,然后,王爷只好痛下杀手——”

     “不可能!”

     “他是不是对你很温柔,让你欲罢不能?”秦若羽抓住素小柔的手腕,让她想走都走不掉,她自己也在不停的说:“他对你有多温柔,也就对我多温柔,对他的每一位侍妾,前妻,都那么的温柔,你以为你享受到的是独一份?你在他眼里也不过是和寻常女子一样而已,他,对每个的女人都那么好。”

     “我不会相信你的!”

     “有你信的时候,你以为你对他而言有多特殊?”秦若羽说道:“有没有你,都一样的。”

     素小柔脸色苍白,咬牙切齿:“……那你呢!你现在和他在一起!难保以后不会走前两任王妃的旧路!”

     秦若羽挑挑眉:“我么,我不会,我会让他无可自拔的,爱上我,离不开我,永生永世。”

     完全战败,素小柔落荒而逃。

     心脏好难受,像是被人用力撕扯一样。

     不知道跑到哪个偏僻角落,她难受得蹲了下来,胃里一阵反复,不停的干呕着。

     她明白很多事情,只不过不说,她觉得赤清萧可以好好处理的。

     和秦若羽也可以是逢场作戏。

     只是这么被秦若羽揭开一切的面纱,还是让她非常难过。

     赤清萧,你真的会离开我吗?

     素小柔痛苦的闭上眼睛,她现在只想好好的逃避一会,忘掉秦若羽的事。

     过了好一会,一位侍女匆匆跑到她身后,气喘吁吁的说道:“王妃,原来您在这里,快回去吧,王爷在找您呢。”

     素小柔拍拍自己麻木的脸,站起来,镇定的说:“嗯。”

     行李都已经收拾好了,赤清萧站在马车前不住的眺望。

     终于侍女带着素小柔回来了,素小柔一直低着头。

     赤清萧皱起眉,快步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脸看,实在是苍白得很,又抓住她的手,非常冷,于是一边问是不是不舒服,一边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披在她肩上。

     素小柔拉紧了披风:“你……一会和我坐同一辆马车吗?”

     赤清萧摸摸她的额头,觉得没有异样才放心些,他摇摇头:“我要和皇上在一起。”他抓紧自己的佩剑:“现在还不安全。”

     “哦。”素小柔随即就要在侍女的搀扶下踏上马车,她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问:“你的妾侍,现在都在哪里?”

     似乎没料到素小柔会这么问,赤清萧奇怪的看了她一会,才回到道:“我给了她们一些银子和土地,她们都回家去了。”

     素小柔嗯了声,转身上了马车。

     她想,她最后的下场大概也是一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