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一只断臂
    外面喜庆的锣鼓声越来越逼近,简直要把人逼疯,隐隐约约还传来许多人祝贺的嘈杂声。

     “——拜天地!”

     她明明都已经把耳朵堵住了,为什么还能听到。

     “——拜高堂!”

     不要继续了!不要继续了!不要继续了!素小柔有逃出去的冲动,但是她现在能去哪里?去大厅大闹一通吗?别人会不会把她当成疯子来看。

     但是她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

     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两名暗卫打扮的人,素小柔觉得很眼熟,她想起来在别院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人在监守她。

     “夫人,现在外面的人都聚集到大厅去了,王爷让我们送您回去。”

     素小柔惊恐的睁着眼睛,她没注意听暗卫在说什么,她的耳朵只注意到从大厅那边传来的声音。

     “——夫妻对拜!”

     “礼成!”

     “夫人,快走吧。”两名暗卫说完就要去把素小柔扶起来。

     在他们碰到素小柔那一刻,她猝然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尖叫。

     这声尖叫被淹没在大厅噪杂的人生中。

     已经行完礼的赤清萧在对来宾敬酒,他隐隐约约察觉到什么,回头往书房的方向望了一眼,又飞速转过来,没什么事一样的恢复了笑容,与来往的达官贵臣们敬酒。

     素小柔尖叫的时候,被暗卫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嘴,他低声说:“夫人,得罪了。”

     于是一人捂着素小柔的嘴,另一人反捆住她的双手,半拖半拽的把她带出了书房。

     暗卫是抄着小路走后门离开的,从书房出去经过新房的时候,他们也没注意到侧窗开了条缝,秦若羽就着那条缝隙,把他们三个人看得一清二楚。

     随后她招来贴身的侍女,在侍女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侍女眼睛闪过一丝震惊,还是急急退去了。

     秦若羽那一身嫁衣在暖暖的烛光照应下像晚霞一样美得闪光,侍女离开后,她缓缓把窗关好,坐回在床边,带着满意的笑容将掀了一半的盖头拉下来。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不是吗?

     第二天。

     尽管刚刚大婚,赤清萧仍是保持了一贯早起早朝的习惯,秦若羽披着睡衣起身为他穿衣服,脸颊自然的红润着,比起平日英姿飒爽或温婉大气的将军府小姐,此刻更添了一分娇羞妩媚。

     她给赤清萧缠上玉带:“等你下了早朝,我也进宫去,我们一起去给太后请安。”

     赤清萧握了一下她的手,依然眉目含笑的说:“嗯,现在还早,你再睡一会。”

     秦若羽抱住他的腰:“跟你在一起,开心得睡不着,这样的日子永远都不会腻。”

     “是啊,我得走了,我在宫里等你。”赤清萧抚了抚她的秀发,秦若羽嗯了一声,也识趣的把手放开了。

     彼时天还昏暗暗的,她就披着外衣站在房间门口目送赤清萧离去。

     伺候赤清萧梳洗的那批侍女下去了,又鱼贯而入新的一批,这些是伺候秦若羽的。

     秦若羽坐在梳妆台前,正思虑着要怎么打扮,昨晚替她跑腿的侍女此时贴到她耳边说:“小姐,成功了。”

     喜上眉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吧?”

     “是,一切都像天灾一样,一点儿证据都没留下。”

     “赏,重赏。”

     侍女也十分开心,拿起了象牙梳子就位秦若羽梳起头发来。

     另一边赤清萧上了马车,似乎有些心绪不宁,不停的玩转拇指上的玉扳指。

     马车行驶到空荡荡的大街上时,身后渐渐传来阵阵马蹄声,一名暗卫打扮的人骑着马拦截了他的马车。

     赤清萧掀起帘子,也不生气,只是问:“怎么样?平安了吗?”这是后来他不放心,偷偷派出去看看素小柔有没有安全抵达别院的第三名暗卫。

     暗卫匆匆下了马,半跪在地上:“……出事了!昨夜那两名暗卫并没有回王府禀报,而属下赶到别院的时候,发现所有的暗卫和侍女都被杀掉了!”

     赤清萧震惊道:“那夫人呢?”

     “没有看到夫人的尸体,而属下清点了别院暗卫的尸体,发现并没有昨夜护送夫人离去那两位同僚的尸身。”

     赤清萧表情冷得像冰:“他们也没有回来复命,难道是和夫人一起凭空消失了吗。”赤清萧悉心培育的暗卫,他不认为里面出了叛徒把素小柔拐走了。

     而,接下来暗卫所禀报的情况,他觉得还不如出了叛徒,把素小柔拐跑了。

     暗卫继续禀报道:“……属下回来的时候仔细沿路查看,发现一段山路上有山石滚落的痕迹……而另一面是悬崖……属下不敢妄断,但就觉得出事了。”

     赤清萧抿紧了嘴唇,手里几乎要把玉扳指捏碎了:“你是觉得,那两名暗卫和夫人,在途中遭遇山石滚落,所以跌下悬崖?”

     “不排除有种可能。”

     “给你调派20暗卫,你带着他们,务必要在散朝前在崖底给我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是。”

     赤清萧放下帘子,十分头痛的扶住了头。

     希望素小柔安然无事。

     以及……到底是谁杀得了那么多暗卫,把素小柔带到王府。

     是你吗?

     一个名字清晰的出现在他脑海里。

     赤清萧决定先调整好心态,安心早朝。

     偏偏他想努力集中精神,过往的一幕幕却像走马灯一样闪现在他面前。

     他甚至想到素小柔那次濒死……

     素小柔是他第三任王妃,他在心里从不否认,婚姻对他来说就是政治的牺牲品而已,对他有益,他就娶,没有利害关系了,休掉,反正多少贵族千金名门世家的小姐对他趋之若鹜,他简直可以在其中随意挑选自己满意的。

     素小柔的家世中落前,父亲是位很有威望的文官,娶她的目的,就是为了用文官的嘴平压三年前那场叛乱之夜。她家道中落后,父亲母亲相继去世,她自己又撑不起这么大一个家族,于是就渐渐落败,他对她也不甚上心。

     素小柔那次濒死,他是以为她真的要死了,对一个要死的人,多用点情又如何,赤清萧在心里认真审视过自己,那一次伤心,的确是有些夸张演戏的成分在里面。

     这一次悄然无息的把素小柔休掉,其实也是可以斩草除根,但是她居然怀孕了,那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赤清萧就决定先等她生下孩子。

     他也发现自己还没留下过血脉,之前是没必要,如今既然有了,留下又何妨。

     而这一次素小柔出事,他发现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冷静,这一次早朝,他心不在焉,走神得厉害。

     太后垂帘听政,她敏锐的发现赤清萧与往常不太一样,所幸今天早朝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上报了几件琐事,商议了一下,就散掉了。

     赤清萧去偏房休息,小皇帝看到他难得没有考验自己背书的情况,就开心的去玩了。

     “九王有心事?”太后倒是跟了过来。

     “……太后多虑了。”赤清萧疲倦的靠在椅子上,他在等。

     “昨夜新婚燕尔,难得是舍不得家里的如花美眷?”太后带了点打趣的意味。

     “若羽啊……她说她一会也要进宫给太后请安呢。”

     “她真是个好孩子,也倾慕你这么多年了,她父亲也战功赫赫,在朝中根脉广大,不如你就这样稳定下来吧。”太后好心劝慰道:“过去的事,就过去吧。”

     “嗯。”赤清萧心里清楚明白。

     “中午你和若羽留在宫里用膳吧,哀家也十分想念她。”

     “知道了。”

     赤清萧在敷衍太后时,他的侍从进来了,先是给太后行了个礼,随后紧紧张张的在赤清萧耳朵边说了什么。

     赤清萧听完,迅速起身就走。

     太后疑惑道:“你去哪里?”

     “有点急事,一会若羽来了,先让她陪陪太后吧。”说完几乎是跑了出去。

     等他赶到事发地点,才发现事情比他想的严重得多。

     那处山崖下面是一条河流,许多怪异尖锐的石头从河底冒出来,路上有好几道被山石砸裂的痕迹,还有几处坑,但是现在已经看不到石头了,这条路也是偶有商人路过,可能是他们清理掉了。

     山崖很高,好几名暗卫站在悬崖边突起的地方系了长绳子,才能确保下去探索的人能够借着绳子用轻功轻松的爬上来。

     他们说,找到的尸体已经不齐全了,分别找到了一名暗卫比较完整的身体,他的胸腔都已经被砸碎砸扁了,而另一名也只找到了半边挂在石头上的身体。

     他们说,下面全都是衣裳的碎片和血肉的碎片。

     赤清萧刚松了口气,因为现在还不确定素小柔死在下面了。

     这时,一名暗卫背着一个包裹从崖底拽着绳子爬上来,他单膝跪在赤清萧面前,把包裹捧上,却不敢说半个字。

     赤清萧挑开包裹,看到里面只是一只断臂,旁边还放着一只发钗。

     断臂因为长时间泡在水里,早就已经泡的发白,肿胀了起来,挂着半截衣服。

     但是还是看得出来,那是一只女子的手臂。

     而手臂上挂着的衣服料子,旁边的钗子,都是赤清萧所熟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