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雨幕
    野兽发狂。

     素小柔顿时觉得脑袋空白一片,满脑子想着赤清萧会不会出事,一边的太后已经站起来:“摆驾!哀家要去御苑别宫!”

     素小柔也赶紧站起来:“我也去!”

     太后冷冷的回看她,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失礼,素小柔赶紧低下头去,紧攥的掌心冒出冷汗。

     太后漠然的看了她一会,思想似乎在挣扎,好一会才说:“罢了……随哀家一起去吧。”

     素小柔感激得差点要跪下了。

     在出宫的马车里,太后不停的问着车外随行的侍卫路程,侍卫一一回答着,但是感觉还很远。

     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心里不停的默念着,素小柔顿时觉得心情和天气一样黯淡了下来,微微撩开帘子往外看,只见大片乌云遮蔽去了日光,空气也显得沉闷。

     突然,车队停了下来,听旁边的侍卫说,别宫派了人来,太后一听,赶紧召他上马车前来。

     别宫派来的人隔着一方竹帘,朗声说道:“皇上已无大碍,特派属下前来告知太后,请太后勿要担心。”

     听他这么说,太后自然觉得宽慰许多,但是别宫一行已经不能退回去了,于是在原地稍作休息,即时便重新启程。

     别宫的人在车外,太后问他一些事情,他一一详细回答,素小柔也听了个一清二楚。

     原本在狩猎的皇帝被野兽突然袭击,索性与他随行的秦小姐奋不顾身保住了他,但是秦若羽却因此负了重伤,小皇帝受惊过度,回到别宫时稍稍喝了些安神的药茶,但是都吐了,此时在休息。

     太后略略点头,然后问:“秦小姐的伤势如何了?”

     “回禀太后,小姐已无性命之忧,且……”车外的人突然顿住,不再言语。

     太后蹙眉:“说话间莫要磨蹭!”

     “是……”那人仍然有些迟疑,却慢慢说出来了:“九王爷亲自照顾着,属下想,应无大碍。”

     素小柔一下子明白,报信的人之前是在顾忌什么了。

     一时间,她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只是觉得,赤清萧无事便好了。

     太后说:“知道了。”

     一时无人做声,天气越发闷热,素小柔拿起扇子轻轻给旁边的太后打着。

     太后望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

     “好无聊,太后听臣妾讲个笑话吧……”小柔微微笑了一笑,脸颊上旋起两个浅浅的酒窝,甚是可爱的:“有三兄弟在玩雪,老大回来时看到老三很辛苦的在铲雪,便说‘老三,你别铲了,自己玩去吧’,老三说‘不行,二哥会砍了我的’,老大生气的说‘他敢,他在哪里,叫他来见我’,老三指了指下面的雪‘二哥就在下面呢’。”

     太后用袖子掩了一下唇:“挺有趣的。”

     素小柔却停不下来了,不知道怎么了,她很想说话,不停的说,不停的说,直到见到他为止。

     “以前有个人很爱说冷笑话,说着说着他就把直接给冻死了,哈哈……”

     天空飘起绵绵细雨,丝丝缕缕的,有些冰凉,空气总算是清爽了起来。

     过了许久,太后缓缓说:“好了,别说了……歇息一会吧,快到了。”

     “是……”素小柔静静靠着软垫,喉咙有些发疼,她听着雨丝落在窗台的声音,渐渐觉得心也一起冰凉了起来。

     突然有个很可怕的想法。

     ——赤清萧,如果连你也骗我,那在这个世界,我还能相信谁?

     马车在雨中停了,别宫门口许多人在迎接,下了车,两把伞先后撑在太后和素小柔的头上。

     太后很低调了,也只是通知了一些女官,怕是连皇上和赤清萧都还蒙在鼓里。

     是不想让他们大动干戈吧。

     太后要去看小皇帝,见素小柔一直心不在焉的,便道:“你去找九弟吧,然后来见哀家便是。”

     太后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谢太后。”

     素小柔不习惯别人给自己打伞,便拿了另一把白面竹骨的伞,伞做得很精致,还用油彩绘着红梅。

     素小柔问:“王爷此时在哪呢?”

     别宫的宫女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说:“在西苑的池塘边。”

     “哦,”她微微一笑,轻轻把食指放在嘴唇上:“你们别告诉他,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宫女们面面相觑,也只能应声答道:“是。”

     于是素小柔顺着宫女指的小路慢慢走去,穿着淡淡紫色的衣裳,颇为飘渺。

     ……

     “这些傻家伙们,也只有在雨天才会探头探脑的的,平日都躲起来了。”秦若羽站在池塘边,面色虽是苍白,左手臂有些行动不便,但是她的心情却很好。

     雨水打在池塘里的荷叶上,翻滚着落入池塘。

     赤清萧撑着伞,两人站得很近,是共用一把伞的。

     赤清萧仍是浅浅的笑着:“那尾银色的很漂亮。”

     “是啊,额心还有一点朱红呢。”

     “嗯……很肥美。”

     秦若羽扑哧一笑:“这么美好的鱼,王爷也舍得将它做成菜肴么?该是细心供养起来才好。”

     “是啊……”赤清萧也觉得有些可笑,随后又淡淡道:“是舍不得的。”

     雨势渐大,凝聚在伞骨边上,一滴滴砸下来。

     素小柔站在西苑的门口,白皙的手紧紧抓着伞柄,只是静静的,静静的看着,耳边仍是细密的雨声。

     但是那雨却像落在眼里,在心里,一片冰冷,一片潮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