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阿萝
    素小柔开始海吃胡喝,来之不拒,有时候就算吃不下了也要再硬塞点,和以前在赤清萧别院你要死不活吃不下的态度截然相反,她现在恨不得把自己以前饿掉的全补回来。

     一下子猛的进食也不好,于是她又是吐了很多。

     虽然是这样,好歹也进补了一些,她消瘦下去的脸颊也日渐丰盈了起来。

     自己不能死,只有死人才什么都做不了,至于孩子,生下来就生下来吧,好歹是个生命。

     赤夜疏对她几乎是有求必应,于是她开始看大量的古诗词古文,她看多少赤夜疏就给她运来多少,素小柔还把自己的狗爬字都给活生生掰正成了秀气的小楷,她心里非常非常的坚定,朝着她所信念的目标。

     素小柔知道,她好赤夜疏一样,永远都不会安心与生活在一辈子的躲藏之中,她迟早要再回去,面对赤清萧,面对秦若羽,面对她曾经想逃避的一切。

     她要为那一天做好万全的准备。

     尽管白天面色自如的做好自己早就安排好的事情,一旦夜幕降临,恐怖的黑暗和孤寂的感情却在那一刻涌了出来。

     她躺在床上总睡不着,屋子里的灯也熄掉了,偶尔从窗外泄露了点月光来,她就盯着那道光看。

     素小柔已经尽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想赤清萧的事情了,可要是情绪这么容易克制,她也早就把这件事放下了。

     她很清楚她自己要做什么。

     却控制不住和赤清萧往日的一幕幕轮番出现在脑海里。

     从秦若羽出现之后,一切都开始在渐渐变味。

     或许她从来就没有真正进入到赤清萧的心里面,不然他怎么可以那么无情就抛弃她。

     那一幕幕走马灯一样的倒映在她眼前,最后定格在赤清萧身上那件鲜红的衣裳上。

     好像把眼睛也给映红了,素小柔漠然的望着漆黑一片的屋顶,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滑落,湮没在发鬓边。

     所以素小柔夜间休息得很差,经常白天起来的时候眼睛底下一圈乌黑。

     有时候就算她睡着了,往往也是被噩梦给惊醒。

     后来她努力看更多的书去分散心力,渐渐的做噩梦的次数就少了些。

     怀孕6个月的时候,下了第一场雪。

     整个山谷都被一层雪给覆盖了,这时,赤夜疏带着一名妙曼女子缓缓从雪里走来。

     那女子撑着伞,披着一件斗篷,走近时从伞下渐渐露出青春饱满的脸庞,像月光一样细洁美丽,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却十分冷漠。

     赤夜疏还是那个样子,只是因为没有撑伞,落得一身的披风都是雪,他站在屋檐下的时候把披风脱了,学渣随着被抖落到地上。

     素小柔十分好奇那位女子是谁,这时赤夜疏笑道:“我给你找了老师来了。”

     素小柔吃了一惊:“老师?”随即她想起了之前曾经提到过自己想学琴艺,赤夜疏也承诺过会找人教她。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素小柔以为赤夜疏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赤夜疏介绍道:“这是阿萝姑娘,我的旧交,她的琴艺可是一绝,你想学什么,都可以向她请教。”

     素小柔一听顿时觉得很高大上,于是点了点头说:“打扰你了,阿萝姑娘。”

     “……嗯。”阿萝收了伞走进屋子内,扫了一眼素小柔已经十分明显的肚子,把目光停在她脸上。

     阿萝说:“伸出你的手给我看看。”她捏了捏素小柔的手说道:“以前是练过的,有些底子。”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打量着素小柔的脸。

     素小柔被盯得心里有些发毛。

     她看了看赤夜疏,赤夜疏又笑着说道:“阿萝姑娘是江湖女子,掌管着几处规模很大的茶庄,你不必担心,而且她和我认识很多年。”

     认识了很多年?莫非他们是那种关系吗?

     素小柔心里有了几分底,她有些明白为什么阿萝看着她的眼神有些警惕。

     “您想学什么?”阿萝问道。

     “琵琶。”古琴太过悠扬,古筝笨重,二胡哀恸,很难表达出她所想要的情感,唯有琵琶。

     素小柔可是十分期待在某天,能亲手弹一曲十面埋伏。

     阿萝点了点头,又看看她的肚子:“已经快足月了吧?我今日只是好奇来看看你,你先安心把孩子生下来,调养好了身体,再学不吃。”

     “嗯。”素小柔应了一声,缓缓把自己的手放在肚子上,心情十分复杂。

     阿萝转过身去对赤夜疏说道:“你跟我出来。”

     赤夜疏跟着阿萝往外走,直到离屋子比较远了才停下来。

     阿萝此时才有了些气愤的感情:“你还是放不下仇恨,她也是你计划里的一部分吗。”

     “我并没有刻意的引导她,只是她也想这么做,我只是顺着她的意思。”赤夜疏语气十分轻松。

     “……我也是,你计划里的一部分吗?”阿萝悲哀道。

     “你不是,我们是好朋友不是吗?”赤夜疏笑道。

     “只是好朋友吗,你知道我对你……”阿萝忽然扑在赤夜疏怀里:“我对你……一直都喜欢……”

     赤夜疏叹了口气,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你跟我在一起太危险。”

     “那你为什么不听我的,放弃仇恨,我也愿意为你放弃一切,今后我们远走天涯,不问世事。”阿萝急切道。

     “阿萝,你说得太轻松了,你要知道赤清萧从没有一时半刻放弃过寻找我,我知道,他也知道,我们两个必须要有一个人杀死对方,这场战争才会平息,”赤夜疏抬起头看着远方:“而且远走高飞,不能给我我想要的,我必须要回去,夺回本该就是属于我的一切。”

     “仇恨……太可怕了……疏,放下吧。”

     赤夜疏冷笑了下,把阿萝从自己的怀里推开了些:“我做不到。”

     “那你为什么要让那个即将为人母的姑娘去冒这个险?她能做的事我也能做,”阿萝不甘心:“而且能做得比她更好,要知道,我的琴艺一直是我的骄傲。”

     赤夜疏笑道:“不,有些事情,还真的是只有她能做到,你做不到。”

     “……”阿萝堵了一口气。

     “你听我的,除了我叫你做的事情之外,你不要插手。”

     “嗯。”

     ------题外话------

     突然……想给男二改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