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谁是狼
    素小柔惊慌失措的从后院一路跑回房间,然后又从房间里冲出来,在门口“啪”地贴上一张纸条,又溜回去,狠狠的关上门。

     白纸黑字的写着八个歪歪扭扭的大字——内有恶狼,来者慎入。

     她在门内用身体靠着门,脸红得像番茄酱,因为跑的时候过于激烈,心脏此时都快跳出胸口。

     她错了她错了她错了,大好的天气不好好在屋子里睡觉想去泡什么温泉,去泡温泉就算了,不过,如果她知道那个外表长得很不错但是一肚子黑水的赤清萧大老爷也在泡温泉的话,打死她也不会去!

     好吧,现在他人都被她看完了,就算她已经撒腿就跑也来不及了,现在不会上门来讨要精神损失费吧!

     不过……跑开这一切不看的话……嗯……他身材蛮不错的,那腹肌有几块来着?四块八块还是六块?

     就在门外久久没有动静,素小柔慢慢放松下来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很低沉的声音:“开门。”

     心一下子悬到嗓子眼,素小柔马上捂住耳朵。

     她什么都没听到!

     “刷刷——”撕纸的声音传来。

     门外人久久不做声响,估计是好久才翻译出素小柔情急之下写的鸡爪字。

     里面没有人里面没有人,王爷大人您还是赶快走吧。她紧紧闭着眼睛,不停的画十字默念着。

     低沉的男音又一次传来:“狼?本王就喜欢打狼,王妃,你不会是被狼给吃了吧?”

     素小柔恨得牙痒痒,很小声很小声的嘀咕:“你才被狼吃了!”

     她决定了,如果他现在就走,大不了明天一早负荆请罪去。

     门外人很有耐性的说:“本王数三声,如果你再不开门,本王只能踹门了,一——”

     太缺德了。

     “二——”

     就在外面的人还拖长尾音的时候,素小柔马上跑到屏风后边去。

     她还不想大好年华的就被踹死。

     果然,这个说话一向很不算数的王爷在三字没出口的时候就一脚把门踹开了。

     好险……

     他的逻辑思维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懂的。

     素小柔偷偷从屏风的缝隙里往外看了一眼,就那么一眼,吓得她又转过身去用手捂发热鼻子。

     她什么都没看到……她没看到赤清萧披着*的长发就来了,她也没看到赤清萧只穿着一件白白的绸衣就来了,她也没看到白白的绸衣湿的几乎要透明了。

     ……太不争气了!

     赤清萧是练过轻功的,平时走路像猫一样,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他走得很大声很大声,而且听声音还是朝着屏风走来的。

     唉,他就不能笨一点吗?

     半个月前,身为宅女的她好不容易出门一次,就那么一次,还遇上了车祸,被撞就算了,那辆破车偏偏还把她撞来了这个王府。

     然后,就像那些小说一样,她成功而光荣的俯身在这个王府的女主人身上,从此她改头换面,改名换姓。

     本来这里新鲜的人事物还能让她高兴一下下的,但是没想到在她兴冲冲的说自己失忆之后,贴身丫鬟西芹告诉她她生前的信息时,顿时好大一个鸭梨落下来,不偏不倚把她的雄心壮志砸了个稀巴烂。

     而且……西芹从那时起就一直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失忆了还有这么兴奋的人吗?

     这个身体的主人,名字叫素小柔,是这个王府的王妃——名义上的,在这个王府里估计除了西芹,谁都把她当成空气。

     然后,西芹就告诉了她一个毁灭性的消息——这个身体,本身是一个才艺双绝的女子。

     尽管容貌算不上倾国倾城,但是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但是却不苟言笑,十分沉闷,但是身世显赫,所以王爷娶了她不久便被冷落了。

     她呕血三声,然后问,既然身世显赫为什么还被冷落?

     西芹幽幽的看了她一眼,说,王妃嫁过来不久,就出了事,家破人亡,所幸有王爷保护,才幸免于难。

     重生后的素小柔很冷静的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

     为什么不是穿到一个啥都不懂的人身上?还才女,还诗词歌赋精通……就她这个看到书本就头疼,五音不全只会听不会唱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天一般遥远的事情。

     看来她注定要被嘲笑抛弃了。

     就在素小柔心灰意冷的时候,她到自己的房间外去转了一圈,心想还是回到现代好啊,然后又回到房间,从针线篮里摸出了一把剪刀,不由分说的就往心口刺去。

     死来的,就死回去吧!

     西芹当时就吓哭了,连忙跪在地上说自己错了,说了不该说的话。

     素小柔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了,看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心里就软了一片,最后叹着气把剪刀又往回去。

     她决定把西芹嫁出去了再找方法回去。

     据西芹说,她是陪着素小柔嫁过来,所以如果素小柔死,她也没处去了。

     素小柔觉得,这件事是该着她的夫君好好谈一下。

     于是她又问西芹,王爷在哪里。

     西芹说,王爷已经有一个月余没有回府了,据说住在皇宫里辅佐皇帝。

     素小柔当时就想,这皇帝多大啊,还得要人来辅佐。

     西芹就说,现在皇上才八岁呢,很多事情都依赖王爷,所以王爷很少有空闲。

     素小柔心想,这个王爷不简单啊,皇帝年纪还这么小这么依赖他,这样一来他不就是无名的实权皇帝了?

     后来,听西芹说这里后院里还住着其他几位夫人,素小柔觉得,既然都是一家子,去串串门也好,于是就去了,但是全部免费吃了闭门羹回来。

     素小柔就一脸郁闷的坐在西风亭里叹气伤感:“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临走时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挂在亭子上的牌匾,苍劲有力的三个镀金大字,西风亭。

     旁边还有提名人的签名,小楷的字体,赤清萧。

     那是素小柔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后来去问了西芹,才知道,这就是王爷的大名。

     那之后,素小柔的宅女本性又开始发作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日在房间里不是看书就是睡觉。

     话说,这种五月的天气,本来就是用来睡觉的啊。

     西芹更加郁闷了,说每日的清晨和黄昏,王妃都是在外面赏花吟诗的才对。

     素小柔心想,您就饶了我吧,那些古诗连背都要命,说出口却是:“我都忘记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睡觉了,晚安。”

     西芹看了看窗外高照的太阳,嘴角不住的抽搐。

     素小柔觉得,也不能就这么无所事事的过下去,于是在某天找来颜料,细细的毛笔,白色的硬纸和竹骨,心血来潮的做了一把扇子。

     她用蓝色的颜料由浅到深染了一层又一层,边缘呈现着云朵一样不规则的渲染,最后去晒干,纸上的颜色就像乌云即将遮蔽晴空一样,最后再点缀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白花。

     画完了,心满意足的把扇子晾在一边,然后继续睡觉去了。

     过了十来天,王爷回来了。

     那天早晨,打了鸡血一样激动的西芹把睡眼朦胧的素小柔从床上拖下来,然后翻箱倒柜的找衣服。

     素小柔勉强睁开看看在忙碌的西芹,觉得不好意思打扰她,往后一仰,倒头继续睡。

     西芹看到她又睡了,急得直跺脚,又把素小柔给拽起来:“王爷回来了,王爷回来了,您就别睡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哦……他回来了关我什么事?”素小柔打了个哈欠,西芹把毛巾在水里浸湿了,随意一拧,直接盖在素小柔的脸上。

     西芹说:“现在王爷在西风亭赏花,其他几位夫人都去了,被她们抢了风头可不好,再怎么说您也是个正室——不去也不合理。”

     说完,西芹翻出一件八成新的衣服,递到素小柔的面前,素小柔用毛巾抹了抹脸,顿时觉得庆幸很多,再一看那件衣服,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么大红大紫花花绿绿,会不会太惹眼?”

     西芹不由分说的往他手里塞:“不穿惹眼点怎么行,王爷怎么会注意到?”

     素小柔一头黑线,往衣柜那看了看:“那边不是有一件白色的?拿来看看。”

     西芹去取来:“太素了,不合适,也没气势。”

     难道在身上挂几大块五颜六色的布料就是有气势了?那踩高跷不更有气势?

     “我觉得不错。”素小柔的嘴角动了动,还是忍住了。

     白色的长衣,抹胸长裙,蓝色的碎花为边,还有宽边的腰带。

     西芹还是坚决:“太素了太素了,王爷肯定注意不到您。”

     注意不到才好,悄悄的去,悄悄的回,继续睡觉美容。

     素小柔不理会西芹了,挑起衣服就到一边去换,换好坐在梳妆台前,按照习惯扎起马尾。

     这头发好长……

     “不行不行……”看到素小柔这么随意的样子,西芹赶紧走上前去,把头发都放下来,只择了一半盘起,绕着中心饶了几圈,用一枚白玉簪子固定住。

     素小柔很想说——西芹你再这样啰嗦下去会提前变成老大妈的啊。

     西芹最后把她推出门去,那表情,真是恨不得马上就把她送到王爷身边一样。

     素小柔怕热,最后垂死挣扎的把前几日自己做的扇子也拐出门了。

     西风亭很热闹,周围都开满了牡丹,比牡丹还雍容华贵的女子三三两两的立在亭中,看她们身上一层又一层的衣服,还有头上厚重的发髻,素小柔都替她们热。

     然后,她看到了在亭子中央的男子。

     白青交错的衣服,给人一种夏季间很清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