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失落
    事情总是照着素小柔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忽然之间,她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的在她后背推了一把,害的她一下子就扑到在自己的尸体上。

     那种跟自己的尸体零距离接触的感觉,让她永生难忘。

     于是,她轻飘飘的身体顿时变成了吸了水的海绵,一下子沉重下去。

     在一屋子的悲伤凄凉氛围中,她,素小柔,光荣诈尸了。

     冰冷麻木的身体渐渐恢复知觉,脸色虽然苍白却恢复了一些生气。

     那只苍白的手动了一下,骤然被赤清萧握得更紧,他诧异的看着那双紧闭的眼:“……小柔?”

     有些酸涩的眼费力睁开,素小柔一下子也说不出话来,麻麻的舌头也逐渐恢复了味觉,尝到嘴里残留的药味,素小柔很艰难说了第一句话:“那个,王爷……有糖么?”

     赤清萧顿时无语,死死盯着死而复生的素小柔,突然间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那力道不算小,素小柔疼得差点飙泪,于是她软得像奶油一样的手一下子挥到赤清萧脸上,愤言:“我这才回来。你就想谋杀啊!”

     “居然会痛的,”赤清萧突然松开双臂,素小柔一个始料不及一下倒在床上,头还差点撞上了床头刻着荷叶莲花的床栏,赤清萧看鬼一样看着她,突然走出屏风:“御医!”

     不多时,一个年纪颇大而且衣着有些眼熟的御医走了来,声音很小心:“请王妃……”

     素小柔忍着气,把手伸到他的面前,御医把脉,完了又看看素小柔的脸色,欣喜之情浮现在他的面容上,赤清萧也走进屏风,于是御医很开心的说:“恭喜王爷,奇迹,简直是奇迹呀!王妃死而复生了!而且脉象很正常,不过有些虚火……老臣这就去写药方……”

     看那位御医的样子,简直像死里逃生一样的狂喜。

     赤清萧又粘回来,有些不敢相信,却似乎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激动,他抓住素小柔不断发抖的爪子,低声道:“……小柔?真的是你回来了么?”

     素小柔:“……”无视。

     “……你确定你之前不是在装死么?”

     素小柔随手抄了一个枕头就去砸他,咬牙切齿:“姓赤的你够了啊!想我死就直说!少假惺惺的装!”

     气得眼泪都出来了。

     赤清萧默默把枕头丢到一边去,不顾素小柔挣扎紧紧抱住她,轻轻在她耳边吹气:“这么大火气,看来真的没事了,别气了啊,我跟你开玩笑的。”

     素小柔不理他,只是两人突然靠这么近,耳朵像要烧起来似的。

     赤清萧笑着说:“你能回来,我很开心,真的……以后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那种危险的地方了,不管怎么样,回来就好,就好了……”

     素小柔努力保持面无表情,将赤清萧推开,隔着一个安全距离:“你往我嘴里灌的什么?苦死了,我要吃糖!”

     赤清萧转头对侍女吩咐道:“去拿蜜饯来。”

     侍女应声下去,素小柔抱起胸前的被子:“这不是王府么?哪来的御医?”

     “……本王就不能进宫拉么?宫中的御医是比宫外的要好些。”

     “哦。”素小柔敷衍了声。

     沉默一会,赤清萧慢慢说道:“幸好你掉进水潭里,如果是掉到地上……咳,我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你从水里被捞上来,那样死气沉沉的……真的不敢想象,不久前还活蹦乱跳的……”

     素小柔不说话,她感觉到自己的手被赤清萧很紧很紧的抓着,很久才松开。

     在他松开手的那一瞬间,她怎么也觉得有那么一点失落呢……

     隔日。

     素小柔胃口大开,让厨房做了很多糕点,顶着病号的身份在房间里大吃大喝。

     西芹在一边沏茶,她的眼睛红肿都没消退完全。

     一下子大悲又大喜,素小柔心惊肉跳的担心她会吓晕过去,幸好没有,就差一点。

     侍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启禀王妃,湘夫人和阮夫人求见。”

     素小柔想了下,说道:“让她们进来吧。”

     从门外走进来两位美女,笑吟吟的给素小柔行礼:“妾身给姐姐请安了。”

     素小柔笑得比她们灿烂:“哎呀,都是一家子姐妹,别见外,来一起坐,一起用些糕点吧。”

     满满一桌子都是各式各样点心,入座的两位夫人面部表情有些抽搐。

     素小柔小声说:“我不认识她们啊。”

     西芹附在她耳边说:“紫衣那位是湘夫人,另一位就是阮夫人了。”

     素小柔点头,快速换上标准的官方笑容:“不知两位夫人有什么事么?”

     湘夫人说:“听说姐姐出了意外,我们姐妹几个都很担心,幸好姐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素小柔笑得很假:“是啊。”但是心里嘀咕,先前你们讨论我“死”的时候,没见担心啊。

     阮夫人接着说:“妾身为姐姐炖了一盅补品,希望姐姐能早日痊愈。”

     “多谢费心。”素小柔笑得快僵硬了,西芹从侍女手里端过补品,放到一边去了。

     接着又是一阵天南地北的扯着聊,聊到后面越来越无趣了,她们就说“不打扰休息,告辞了”。

     送走人,西芹在收拾桌面上的瓷器:“小姐,你说她们来干什么的啊?”

     “看我到底死了没吧,”素小柔拍拍手站起来:“不理她们,对了,听说王府后院有温泉?”

     西芹说:“是啊。”

     “走,我们泡温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