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此时,翠华宫中亦是有着同样的一场对话。

     如心服侍着刘娥卸了妆,才道:“娘子,方才奴婢已经悄悄地去问过张总管了。”

     刘娥缓缓地道:“怀德怎么说?”

     如心见左右无人,这才悄悄地道:“杨婕妤本是当年太后所赐,不知为何,入府之后一直不得官家所宠。但是瞧在太后的份上,官家和娘娘对她都是客气三分。昔年为官家立储之事,也是没少在太后面前为官家出力。太后昔年在先帝跟前,帮着官家说了不少好话。”

     刘娥咦了一声道:“奇怪,瞧这杨家妹妹的模样性格,讨喜得很,怎么会一直不得官家所宠呢?”

     如心道:“是啊,奴婢也奇怪得很,只是张总管说了一句话,说是娘子必会明白的。”

     刘娥问道:“什么话?”

     如心道:“张总管说,皇后娘娘待杨娘子甚好,昔年潘娘娘所居的院落玉锦轩,她自己不住,倒让给了杨娘子住。”

     刘娥心中猛地一痛:“玉锦轩啊!”玉锦轩里住过的那个人,曾让她流干了泪、曾让她痛失骨肉、曾让她生不如死、曾让她恨彻骨髓;那个人让她的青春埋葬在幽禁中,让她的岁月活在惶恐不安中,让她的生死悬于一线间,逼得她脱胎换骨成为今天的她。

     她对那个人有多少恨,皇帝就对那个人有多少恨,把杨媛安排在那个地方,也就等于杨媛无辜承受了皇帝对那个人的恨啊!

     皇后郭熙,刘娥进宫的第一天,就领教到了她的手段。而十年生活在她的手段,她的控制阴影之下,杨媛还能够保持到今天的声气,想是这个小女子也不简单啊!这么些年来,她聪明地利用了形势,只是如今形势已变,太后已经失势,她再无可支撑之处,所以才逼得孤注一掷,拉拢自己吧!

     她想利用自己对抗皇后,她才好有机会乱中取利吧!只是——刘娥暗暗冷笑:“到底谁利用谁,还在未定之数吧!”

     刘娥静下心来,细细把当前的形势思忖了一番,心中却不由地苦笑起来。当年先帝赐婚郭氏,曾经令她险些崩溃,犹记得钱惟演对她说的那一番让她脱胎换骨的话:“没有人可以活一万年……等待、忍耐……去帮助襄王,去得到能够掌握自己命运的权力。”就是这一番话,支持着她走过漫长的幽禁岁月,С肿潘欢系呐Ψ芙啦环牌С肿潘徊讲酵贫呕实圩叩浇裉欤С肿潘袢罩沼诳梢宰呓飧咔焦褐小?

     一路走来,她咬紧牙关终于支持地走到终点,可是谁能想到,这一切并不是结局,而是另一场战争的开始呢?

     入宫第一夜,郭皇后就让沉醉在幸福中的她,彻底清醒过来。夜风中看着皇帝远去的背影,不是不令她彻骨生寒的。

     郭后可不是潘妃,潘妃从第一天起,就没得到过三郎的欢心。可是郭后却能够在三郎已经心有所属的情况下,还能够得到三郎的赞赏和认可,她不仅拥有正宫皇后的位置优势,她还曾为三郎生下了三个儿子,更可怕的是,三郎信任她。

     这样一个女人,竟然能让三郎认为她贤良淑德,欣赏她认可她,甚至对她隐有愧疚之意。刘娥想到此,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她遇上的,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对手。郭后跟她一样,懂得皇帝、明白皇帝的性情、能够抓住皇帝的心理。

     “以后的纷争,将会很精彩。”刘娥看着镜子,灯色昏黄,镜中那个朦胧的影子,似变成了郭后那永远维持着雍容笑意的脸。刘娥看着那张笑脸,手指紧紧地扭着那新贡的丝帕。郭后有尊贵的家世、有至尊的地位、有继承大统的儿子、有宫中妃嫔为羽翼、有整个后宫的听命于她,甚至有前前朝中大臣们的支持,她得尽了天时地利。

     而她刘娥有什么?她有皇帝的爱,她有死过一回的勇气,她有从蜀中到京城、从瓦肆到紫萝小院、从鼓词中从史书中从活生生的现实中从问鼎皇位的整个争夺战中所学到的一切……还有,现在她还有婕妤杨媛,有杨媛背后的政治实力,杨媛背后的太后势力。太后执掌后宫十余年,先天之势虽失,积蓄的潜力却不可低估,她完全可以借助这股力量,对抗郭后今日那汹汹而来的灭顶之势。

     还有什么呢?她坐在那里盘算着,服侍自己的雷允恭,熟悉宫中事务自然可用,张怀德也是可拉拢的。另外朝中她如今认识的,义兄刘美和钱惟演自然是自己人。嗯,如今倒可以将刘美和钱惟玉的婚事办了,也可令刘美借此,正式进入朝堂之中……

     正是思绪如潮水般涌上来,她沉浸于这潮水般的思绪中时,忽然被人在肩头拍了一下:“想什么呢,叫你都听不到?”

     刘娥猛一惊醒,抬眼见真宗的脸离自己只有半尺,险些叫出声来,透了一口气道:“官家,你吓了我一跳!”

     真宗道:“你才真是吓了朕一大跳呢!叫也不响,推也不应的,吓得朕险些要叫太医来了!”他关切地看着她的脸色:“怎么,脸色不好,昨晚没睡好,今日朕叫他们不要打扰你,却还是让你没睡好。”

     刘娥看着真宗,但见他眼中掩不住的关切之意,心头一热。她方才思忖着入宫之后的所见所闻,只觉得寒意阵阵,此时见着真宗的神情,只觉得一股力量传来,这股热量慢慢地散到四肢去。她含笑道:“没什么,只是昨夜没睡好,有些走神而已。”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官家散朝了?”

     真宗心中明白,刘娥的神思恍惚,又何止是昨夜没睡好的缘故。昨夜自己身虽离去,心却一直记挂着翠华宫中。甚至昨夜,他期待着只要小娥摇一摇头,说一个“不”字,甚至只要一丝挽留的眼神,他也就不走了。

     可是,一切都是可是,在她一切隐忍着为他着想的时候,她自己却在暗地里伤心,他心中的不安和愧疚,在见着她怔怔地独自坐在镜台前的孤寂身影,甚至是他的呼唤都未能将她立刻唤回时,更是到了极点。

     “小娥,”真宗温言道:“你我是夫妻,你可知道你若是不开心,朕也一样不开心。皇后她也不是故意的。你放心,朕已经吩咐了,以后这样的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刘娥看着真宗,他真的知道他的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天底下做母亲的心都是一样的,我怎么会连这点都不谅解呢。我只是在想,我总算可以和三郎在一起了,早一天迟一天,其实没什么区别。三郎,我不会介意的,我跟皇后都是女人,我们能够嫁给同一个男人,这也是人生注定的缘份。”

     真宗喜道:“你真的不介意?哦,对了,你今日见了皇后,皇后待你如何?”

     刘娥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皇后,待我并不失礼。”

     真宗点了点头:“皇后也向朕夸奖你,说你聪明懂事,远胜其他妃嫔,实在令她很是喜欢。”他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了,难得你们第一面都很融洽,朕也就放心了。”

     刘娥点了点头:“这一点我倒是很明白皇后的心思,三郎,你国事繁忙,我们身为你的后妃,不能为你分忧倒也罢了,岂能再让你为我们的事烦心,岂非是罪过了!”

     真宗倒笑了:“怎么你们说的话,倒真是同声和气啊!”

     刘娥笑了一笑,却不说话。郭后果然很明白皇帝,男人都是最怕麻烦的东西,若是整天争风吃醋吵闹不休,让他烦恼不堪疲于奔命,哪怕天仙再世,只怕也是恩爱不能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