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chapter11
    第十一章

     恒星天的异象让智天使们惊呼不已。

     光明大盛!

     这是神灵降临的神迹!

     除了特别隆重的庆典,上帝很少单独降临在下界,就算是阶位够高的智天使,见到神灵的机会也屈指可数。他们很激动地跑到恒星天的街道上,寻找着神灵降临的地方,直到智天使长下令让他们回去,这份轰动带来的热闹才降低了一些。

     米迦勒在宫殿的窗口瞭望四周,嘀咕道:“吾神在哪里?”

     不在他这里,就应该是在另外几位同伴那边。

     站在高处的米迦勒很快用出色的视力找到目标——炽天使长的宫殿。其他宫殿都是灯火通明,唯独自家上司的殿门关上,灯火熄灭,没有任何动静。

     “只有殿下有这个面子啊。”米迦勒用手臂撑在窗沿,脸上笑意满满,“殿下与其说是天国副君,还不如说是神的宠儿吧。”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

     再前进一步,殿下就能跨入神灵的境界。

     简直强得离谱!

     米迦勒揉了揉脸皮,想到最近几次在练武场被揍得死去活来的经历。他打了个哈欠,往床那边走去,“……没我什么事,还是去睡好了。”

     要是第二天迟到,殿下会撕了他的皮。

     炽天使们都默契的没有去拜访炽天使长,上司没有请他们过去,就代表无需他们面见神灵。在这样洋溢着光明气息的夜晚,无数智天使无法安然入睡,眼巴巴地透过窗户看着外界,想要一睹至高之神经过恒星天的身影。

     他们信仰的造物主总是那么神秘,一点都不给他们多看一眼的机会。好在还有路西菲尔殿下,殿下就像是神在天堂的化身,充分满足了他们对神灵的幻想。

     智天使怀着各自的期待苦苦熬夜,再困也是幸福。

     坚持就是胜利!

     这个夜晚才刚开始——

     在炽天使长的宫殿里,路西菲尔对神说道:“我能看您的真容吗?”

     他的衣服已经丢在了地上,随意而自然地展露身体,星辰项链被取下,放在桌子上。摒弃羞涩的路西菲尔没有上次的紧张,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侍寝该做的事情。

     银发神祇在圣光下眨了眨眼,金瞳闪过一丝遗憾。

     “不能。”

     圣光是光明制约他的力量。

     “连我也不行啊……”路西菲尔低笑了一声,手伸入圣光之下,为神灵解开衣服。这一举动没有被拒绝,他知道神灵在某些方面和自己一样,都是享受主义者。

     啊,神穿的也是天堂的款式。

     貌似过时了。

     路西菲尔的注意力被拉开,分散自己紧绷的情绪。想到自己名下的几家制衣店铺,他忍不住莞尔地说道:“吾神,需要我为您准备衣服吗?”

     黑上帝:“不必。”

     这都是光明面的品味,他才不喜欢这种白得一塌糊涂的衣服。

     “神和我差不多高,会不会我和神也长得相似?”路西菲尔凝视着圣光下的上帝,随口猜测了一句话。他的手指留恋地触碰到冰凉的银发,真的难以想象的一件事情,身为光明主宰的上帝,身上的温度并不高。

     听到间接真相了的话,黑上帝的目光落在路西的脸上。

     的确和自己相似。

     创世第六天,他们没有参照物,只能用自己的形象来创造出第一个天使。

     “路西,你是吾创造的奇迹。”

     路西菲尔阖上眸子,靠在上帝的肩膀上,闻言弯了弯唇角。

     奇迹吗……

     真是个不得了的形容啊。

     黑上帝吸取上次的经验,不再拖拖拉拉,把温顺的天使推倒在床上。路西菲尔对这个举动只是眼皮跳了跳,就听之任之,在自己的寝殿里,至少比在大圣堂那边自在一点。

     这个时候,七美德戒律再次捣乱起来。

     【嗡嗡——】

     不许碰殿下啊啊啊啊啊!

     黑上帝冷漠的看着浮出身体表面的锁链,“路西同意了。”

     七美德戒律:【我没同意!殿下是七美德之首,承载着世间至善的光辉,您怎么可以以一己私心毁了路西菲尔殿下!】

     反对无效。

     黑上帝再次把锁链拽住,汇聚世间的美德之力也发威了!

     谦逊,耐心,贞洁,节制,宽容,勤奋,慷慨,这些全部是黑暗面的克星,若是让恶魔触碰到这条金色的锁链,几乎不用等待片刻就会化为飞灰。但是黑上帝不同,他有着这世上最强的位格,纵然属性相克也顶多是灼烧到他的掌心,而无法阻止他的行为。

     锁链离体,路西菲尔侧耳,仿佛听见了七美德戒律的哀鸣。

     对不起。

     就让我破例一次吧,七美德。

     正当黑上帝要把七美德戒律丢出窗外,他的手腕被路西菲尔握住。

     “吾神。”

     一句话改变了黑上帝的念头。

     黑上帝低头亲着他的额头,多出温柔之意,“吾知道了。”

     路西菲尔的心灵被神的诚意融化。

     床前落地的帷幕被拉拢,被打了个死结的七美德戒律在地毯上如蚯蚓般扭动,它孜孜不倦的想要爬上床,又被床周围的结界弹开。

     位于大圣堂,却拥有观察天堂能力的创世之书叹道:“可怜的小家伙。”

     它恹恹不乐的趴在御座上,七美德戒律都没能阻止黑暗面,它同样如此。想到之后要怎么和真正的上帝解释,创世之书都想要逃避这个可怕的世界了。

     上帝,您设下的言灵意义何在!

     殿下都要被吃了!

     路西菲尔在床上根本无法睁开眼,圣光近距离的笼罩住他,遮掩了所有的视线。

     喘息之间,他还能感受到神灵的呼吸轻洒在自己的脸颊上,柔软如云,让他好似置身于云端,享受光明的庇佑。这份温情又在下一秒变成烈火燎原,要将他燃烧殆尽!他体会过神对他的温柔和宽容,却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撕开界限,直白展露的原始欲/望。

     “神……”

     路西菲尔的双手没有被束缚,攀住神的脖颈。

     突破常伦的爱欲。

     他的心核跳动得极快,要将胸膛震开。

     黑上帝指着他的心口,指腹摩挲乳/尖,轻易就让它充血,“不用紧张,放松。”

     路西菲尔忽然后悔自己事先没去翻几本天堂禁止的小黄书。

     他根本克制不住脸上的热度。

     天使没有其他生灵软肉一样的心脏,晶体化的心核主宰着身体爆炸般的全部情绪,本能突破天使的自我约束,潜伏已久的欲/望慢慢抬头。他的大腿被掰开,男性的部位干净得只有浅淡的颜色,在神的把玩下,他的脚趾不受理智控制的蜷缩。

     不能呻/吟。

     路西菲尔觉得自己快要窒息,镇定的假象快要支离破碎。

     但他还是维持住了。

     黑上帝讶然又喜爱的说道:“吾的光耀晨星,总是这么骄傲呢。”

     路西菲尔刚要纠结怎么回答神,神又说道:“吾就喜欢你这么隐忍的样子。”

     路西菲尔:“……”

     吾神,您为何画风突变啊!

     如此丧心病狂的自然是黑上帝,他不喜欢路西菲尔自律克制,不喜欢路西菲尔一心一意沐浴在光明之下,他要路西菲尔躺在自己身下,暴露出真实的一面!

     “嘶——”路西菲尔抽了口气,一根手指进入了从未被触碰的地方。

     那是男性天使唯二可以享受性/爱的地方。

     里面紧接着被抚平,扩充。

     羞耻感油然而生。

     路西菲尔紧咬住牙关,催眠自己“我这是把自己奉献给神”,不应该有个人情绪。可是在神下意识放慢是动作下,路西菲尔已经忍不住默背起了天堂的十大禁律。

     一,禁止渎神

     二,禁止黑暗

     三,禁止以下犯上

     四,禁止通婚

     五,禁止与恶魔来往

     六,禁止……

     默背很有成效,路西菲尔体内点燃的欲/火被扑灭了大半。

     听到心声的黑上帝整个都不好了。

     这种时候背什么禁律啊!

     但随着路西菲尔的心灵与禁律的共鸣,黑上帝感觉到灵魂里苏醒的气息。天堂的禁律与其说是路西菲尔制定的,还不如说是上帝为了满足对光明和纯洁的喜爱,要求天使做到地事情。

     “路西,你是不同的——”

     神的声音像是恶魔在低喃,让路西菲尔忽然想要落泪。

     他听见神对自己说道:“即使你违反,吾也不会舍弃你,你是吾的光耀晨星啊。”

     拂晓的星辰,迎接光明,也承接着黑暗。

     路西菲尔的意识迷蒙起来,喜悦,释怀,孺慕,还有种种新生的情愫从心底出现。这些都不是污秽的,而是作为一个天使对神灵最真挚的感情。他的神祈术忘了关闭,内心传达到神的耳边,乃至于更深处、更幽静安宁的一个地方。

     在一片光明海洋里,沉睡在其中的银发神祇露出笑意。

     路西菲尔。

     吾最喜欢的天使啊。

     手指划过天使的脸颊,亲吻他,拥抱他,黑上帝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仿佛变成了真正的上帝。可是他又和真正的上帝不同,他对路西菲尔有欲/望,这份感觉随着路西菲尔的成长变得更加强烈,犹如想要破土而出的地狱之花。

     光明面的压制出现,黑上帝按住路西菲尔的肩膀,额头溢出冷汗。

     路西菲尔闭着的眼眸颤抖。

     他用尽最大的温柔开扩路西菲尔的身体,想要一举进入。

     心中陡然冒出一句话——

     【吾不允许。】

     黑暗面:“……#¥%”

     什么时候不醒,偏偏这个时候!你确定不是来故意抢天使吗!

     金瞳被清冽的光彩驱散了暗沉,好似黑色的花朵在绽放的刹那变成了雪白,纯净无垢。银发神祇的身体晃了晃,强行在夜晚抢回掌控权,让他的意识也有些混乱。

     身体发热,某处有胀痛的感觉。

     一不留神,被上帝短暂性忽略了的路西菲尔翻过身,把他压在身下。

     跨腰,坐了下去。

     干净利落得呈现出炽天使长果决的性格。

     路西菲尔的脸色发白,然而笑着说道:“神,您太慢了。”

     上帝:“……”

     圣光下的神灵,冷漠的表情瞬间碎成渣。

     这个世界一定是有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