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chapter8
    第八章

     寝殿的大床上,路西菲尔睡得很沉。

     在梦里。

     他似乎有些不安。

     上帝从大殿走来,圣光在他周围如雾如纱,时而跳跃时而沉静。神的目光注视着路西菲尔,没有提前吵醒天使,天堂的公务再重要,也不如让路西好好休息一次重要。

     他的手指拂过天使光洁的额头,充满光明的神力驱散了路西菲尔梦中的阴翳。

     路西菲尔微微蹙起的眉头被抚开了。

     【神……】

     梦里他轻轻呢喃一声。

     上帝在现实中微微弯起唇角,露出不可思议的浅笑。

     这一觉,路西菲尔睡得很舒服,醒来后神清气爽,一扫这段时间来的困倦。但是当他看向床边的时候,他恍然以为自己还在梦里,不然怎么会看见上帝坐在那里等他。

     圣光下的身影坐在床边,银发落在床上,折射着月光的色彩。

     路西菲尔忽然心弦一颤,天堂里的所有天使都没见过神的真身,神始终笼罩在圣光下,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更有天使固执地认为神是一团光,而非生灵。他也这么想过,可是在近距离地接触过上帝后,他确定上帝有实体。

     因为他碰到过上帝的肩背和腰部,那头银发也充分证明了神灵拥有神躯。

     上帝甚至有欲/望……

     上帝打断了路西菲尔不着边际的想法,“吾有身体。”

     路西菲尔的脸上飞上浅浅的红晕,知道心音暴露了。等上帝想再继续听他的天使是怎么看待他的时候,上帝发现怎么也听不到了,眼前的金发天使心灵一片纯净无暇。

     路西菲尔的双眼一望见底,清澈明亮,实际上他已经藏起心音了。

     上帝不紧不慢地说出一句话:“你迟到了。”

     路西菲尔脸色一变,“什么!”

     神。

     您为什么不喊他啊!

     恒星天,炽天使长从大圣堂赶来,身上低气压环绕。

     米迦勒举起手,“殿下。”

     这是上司第一次在工作上失误,他却觉得有点诡异的小开心。殿下事事追求完美,太过强迫自己,米迦勒希望他有时能够放松一些,而不是永远当一个完美无缺的炽天使长。

     看着魔法钟上错过的时间,路西菲尔的笑容透出丝丝冷气。

     他从来没有一点瑕疵的执勤记录完了!

     十万年啊!

     智天使侍从们也都安静撤离,不敢在这个时候刺激到殿下的心情。

     只有米迦勒敢问道:“殿下,有何感想?”

     在没有外人的大殿里,路西菲尔收敛神色,冷淡地说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把年假用掉,一百年后见,米迦勒。”他头也不回的往寝殿里走去。

     米迦勒惊恐的大喊道:“一百年?”

     天堂的其他重天不提,恒星天这边是典型一个月休息三天的工作制度,而年假这种东西,只有没有任何请假和旷工的天使可以得到,平均工作一年可以得到一个月的年假。像路西菲尔这样积累出来的假期数字,在天堂堪称史无前例!

     当天午休的一个小时,米迦勒就拔腿跑去找救星。

     上司要是休息一百年,他这个属下会死在炽天使长堆积如山的公务下!整个九重天堂的运转,天使和天使之间的职务关系,这些记起来会让米迦勒头痛欲裂。

     智天使长的宫殿里。

     梅塔特隆听他说完这番话,忍俊不禁。

     米迦勒泪目,“亲爱的梅塔,不要笑啊,我是真的扛不住。”

     梅塔特隆把热腾腾的花茶递到米迦勒面前,米迦勒一口饮尽,烫得龇牙。

     脾气温和的智天使长摇头,“你这么心急,让我有一种让你去小圣堂静心的冲动。”米迦勒脸上立刻变得讨好起来,“别、别,我不需要静心,我很冷静。”

     天堂最不能得罪的第一个是神,第二个是天国副君,第三个就是天国宰相了。

     梅塔特隆没有逗他,温和地说道:“殿下不可能这么做,你多虑了。”

     路西菲尔殿下休假十年还有可能,一百年太长。天堂的行政机构里,炽天使长坐镇大局,身份重要至极,要是没有了殿下,天堂肯定乱糟糟。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米迦勒告别了梅塔特隆,将信将疑地回去问上司。他颜值逆天的上司正在写休假申请,听到他的话,勾起唇,天使苍青色的眸子似乎能一眼看透心灵。

     路西菲尔把请假申请贴到他的脸上。

     米迦勒撕下一看,喜极而泣,上面写的是三个月!

     写完申请,路西菲尔抽出了一张专门记录财务和欠单的纸张,“米迦勒,你似乎闲得很无聊啊,替我去一趟火星天。”

     “啊,火星天?”

     “你去检测天使监狱的结界强度、范围、功能。”

     “检测这个干什么……”

     米迦勒一时没反应过来,挠了挠耳后的红发。

     第五重火星天是智天使长萨麦尔的地盘,天使监狱就在那边,只有出了什么无法解决的大事,萨麦尔才会找上门,平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路西菲尔把内容都写好了,给米迦勒看,米迦勒的下巴脱落。

     “……这么坑不太好吧。”

     “你说什么?”

     “不,我什么都没有说,殿下英明神武!”

     米迦勒一溜烟跑出了宫殿。

     “连行礼都忘了。”路西菲尔盯着他离开的方向,觉得自己太放纵这个家伙了。

     下午,米迦勒回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萨麦尔,萨麦尔的脸色更冷了,浑身凉飕飕的,让路过的智天使们都避之不及。在路西菲尔面前,米迦勒眉飞色舞地诉说着结界的强大,在天使监狱里再无空间压力,如同第一重月星天,受刑的低阶天使如获新生。

     萨麦尔面无表情。

     路西菲尔伸出右手,五指优美,如精心雕琢的美玉,“结界的报告。”

     米迦勒把记录好的东西交给上司。

     路西菲尔看完,朝萨麦尔笑道:“一亿水晶币。”

     萨麦尔牙疼,“……是。”

     虽然事先就知道请神出手,要过路西菲尔殿下这一关,但是这价格太高昂了啊!天堂的货币以水晶币为最大面值,即使是天使长的身份,固定的基本收入也只有一年五千水晶币,其中还要看管理的情况,如果出错,收入还得倒扣。

     萨麦尔是两重天堂的天使长,兼之平级的监狱长,相当于同时领三份收入。如果按照这么算,他要不吃不喝存六千六百六十六年,才有可能还完欠款。

     好在十万年来,他有一些存款。

     临走之前,萨麦尔说道:“殿下,加百列让我通知您,恶魔那边有些不安分。”

     路西菲尔挑起眉毛,“知道了。”

     恶魔有安分过的时候吗?

     没有,差别在于他们想不想和天堂开战而已。

     处理完这件事情,路西菲尔就拿出最快的速度搞定今天的工作,不去思考自己丢掉的全勤记录。下班的时候,路西菲尔得到了米迦勒提供的一张旅游地图,想了想,他决定不在天堂本地休假,离大圣堂越远越好,他不怎么想面对最近有些可怕的上帝。

     米迦勒恨不得抱着他的腿哭嚎:“殿下一定要早点回来啊!”

     路西菲尔拿羽毛笔勾地点,“看情况。”

     圈定的地点,凡间的海域。

     他准备去看望在海界生活的混沌龙利维坦,相信恶魔有什么动静,海界那些与地狱多少有联系的海怪们会知道一些。

     笔尖一转,路西菲尔看向米迦勒,想道:“给你一点补偿好了。”

     晚上,米迦勒收获了四只嗷嗷待哺的小狮鹫兽。

     米迦勒激动得睡不着觉,“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最好三个月过后,小狮鹫兽都不愿意离开,这样他就能顺理成章地抚养它们了!

     几天后。

     海界,利维坦也收获了一个惊喜。

     有着一头蓝色长发的女童扑入了天使的怀里,撒娇蹭,“殿下,我好想你!”

     路西菲尔捏了捏她脸上的睡痕,“你可以回天堂。”

     “不要!”利维坦吐了吐舌头,说出真话,“我在海界可以睡大觉。”

     回到天堂,萨麦尔肯定会来抓苦力,她一点都不想整天面对流放之地的堕天使!那种堕天使,还不如一股脑地丢到地狱去,一直放在天堂干什么。

     混沌龙的宫殿位于深海幽暗之地,宫殿通体泛着蓝光,由无数特殊的蓝色水晶建造而成。盈盈的光芒笼罩住整座宫殿,让它犹如海底的一座灯塔。利维坦随手抓住旁边游来游去的一条小胖鱼,把小胖鱼砸入结界内,结界自动打开。

     “这是我设置的开关!”利维坦求夸奖地说道。

     路西菲尔看了看,很想说她胡闹。

     靠力量就能打开结界,非要靠小胖鱼作为“钥匙”来开启结界。

     宫殿里,利维坦把所有好吃的都抱出来,“殿下尝尝,都是新鲜的!”

     路西菲尔面对一堆海产品,无奈一笑。天使虽然不似精灵那样纯吃素,但是也不怎么吃肉类,偏偏利维坦狡辩道:“这种蚌壳里的肉不能算肉!”

     路西菲尔暗道:你都说了是肉。

     利维坦可怜兮兮地说道:“殿下您都瘦了,多吃点肉才能胖。”

     这样摸上去也能软绵绵的。

     路西菲尔指出她遗忘的地方,“看来我要让你去天使学院补习常识了,天使的身体是灵魂实质化的表现,物质的能量如果不足,就不可能补充灵魂。”

     利维坦鼓起脸颊,“我是混沌龙,不上学。”

     话虽如此,她也不敢再暴露自己的文化水平,生怕某天就要和那些小天使一起上学。

     那样太丢龙的脸了,她的年龄可不比任何一个炽天使小啊!

     路西菲尔在海界悠闲度假的时候,大圣堂里的银发神祇很寂寞。他的心情一不好,地狱那边的黑暗之力就暴涨一截,催生出各种从地底爬出来的魔物。本来还打算密谋着开战的地狱恶魔,立刻开心地去吸收黑暗之力,什么战争,等下次再说。

     坐在限制自己的御座上,银发神祇望着空荡荡的大圣堂。

     偌大的天堂,会经常来看他的唯有路西菲尔,可是这唯一的天使,却被自己吓跑了。

     下次还是温柔一点吧。

     黑暗面做出决定,闭上眼休息,把睡着的光明面踢出去。

     没有路西,他才不出来没意义地发呆。

     上帝的脸色冷凝,“黑暗面……”

     要是能够掐死自己的黑暗面,上帝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