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chapter6
    第六章

     路西菲尔第二天就销假了。

     他不会因为心情问题,就推延自己的工作。

     神谕随之而来。

     路西菲尔坐在首座上办公的动作一滞,笔尖的墨水轻轻地滴落在牛皮纸上。上帝的声音像是隔着一个世界的距离,透着绝对的命令语气,“路西,以后不要单独来大圣堂。”

     路西菲尔咀嚼着这个词,单独?

     神不想私下见他了吗……

     同在一个宫殿里,米迦勒也听到了近在耳边的神谕,倒吸了一口气。

     上帝看到他的反应,如慈父般温和地唤道:“米迦勒。”

     米迦勒闭上嘴。

     神和殿下之间的事情,谁插入谁是炮灰。

     神谕已下,米迦勒作为见证,上帝那如同实质化的目光淡去。路西菲尔用魔法驱除了纸上的污迹,如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批改公务。米迦勒敬佩地看着他家上司,不愧是殿下,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仍然八风不动!

     米迦勒却不知道,经过昨晚的刺激后,路西菲尔已经看透了上帝的喜怒无常。

     有谁会一会儿要他侍寝,一会儿要他离开吗!

     他的职责不是用来暖床的!

     在路西菲尔和上帝双方的冷处理下,那件尴尬的事情暂时烟消云散。只不过守卫恒星天传送阵的智天使们发现,他们亲爱的炽天使长很少出门了。

     十年一次的圣堂会议如期到来。

     每当这个时候,一品炽天使都要齐聚第九重水晶天,向至高无上的神灵禀报天堂的事情。路西菲尔也不例外,他必须穿上正式场合的炽天使长服饰,以统帅一品炽天使阶级的身份,在时间到达之前就前往大圣堂。

     这是以往的惯例。

     知道圣堂会议短则一天,长则三天才能结束,路西菲尔不放心把小狮鹫兽放在寝殿里,这段时间的相处,令他深深地明白了自己若是不管它们,它们就能把自己的寝殿翻个天。

     路西菲尔把小狮鹫兽/交给了宫殿的侍从照顾。

     几个智天使侍从见到殿下怀里的四只小兽,眼睛都发亮了。

     好可爱!

     这么珍贵的小兽,让智天使侍从花费所有的水晶币也买不起。他们小心翼翼的抱住小狮鹫兽,每个侍从怀里抱一个,照顾起来也就方便许多。

     路西菲尔见他们手忙脚乱的样子,唇角一弯,决定今年给侍从们的工资翻倍。

     侍从并非仆从。

     这些智天使们都是自愿来当侍从,把服侍炽天使长当作一件荣耀无比的工作。他们通常一百年轮一班,经过精心挑选才能上岗,薪资待遇可以排入恒星天最佳工作的前五名。

     “你们不用送了,我去参加圣堂会议。”

     路西菲尔优雅地拒绝了他们的相送,往宫殿外走去。

     他身着华服,金发束起,耳垂上佩戴着较少使用的耳坠,整体的闪光度上了不止一个台阶。智天使侍从们瞬间遗忘了小狮鹫兽的“美貌”,仰慕地看着路西菲尔殿下离开时的背影,这一幕,无论过去多少年都会被智天使们牢牢记住。

     恒星天的传送阵附近,路西菲尔碰到了许多平时不怎么见到的同伴。他们都是从其他一重天堂赶来,在恒星天稍作停歇,就整装待发的前往去水晶天。

     看到路西菲尔,座天使长萨麦尔上前说道:“殿下,日安。”

     路西菲尔含笑说道:“日安。”

     他向来对一丝不苟的萨麦尔颇有好感,萨麦尔身为统领三品座天使的座天使长,身兼第七重土星天和第五重火星天的管理权,还附带一个建立在火星天的天使监狱,在整个天堂,也只有他在工作量方面能追赶自己了。

     只不过萨麦尔不是他,无需和其他同伴保持距离。

     既然恰巧碰到了,路西菲尔便同他一起走入传送阵,前往水晶天大圣堂。

     传送阵的光芒亮起。

     萨麦尔看着身边的路西菲尔,心中一动,低声说道:“殿下,这次圣堂会议,我想请吾神出手,设置一个笼罩天使监狱的结界。”

     路西菲尔有些迟疑,“……监狱的防御力还不够吗?”

     萨麦尔一叹,“防御力够,足以抵御流放之地的袭击,但是监狱内部的空间压力还在,一般犯错误的都是低阶天使居多,我的结界削弱不了太多空间压力,他们在第五重天活得很艰难。”他抬眸,隔着光凝视路西菲尔,“殿下能帮我吗?”

     关进监狱已经是一种惩罚,他不希望有些天使因此而死。

     路西菲尔本想答应,但是止住了话。

     上帝未必高兴。

     请神出手,已经不是善良或者邪恶的问题,而是有些越线。这个世界是上帝创造的没错,可是上帝也未必事事插手,更多的时候,上帝选择的是旁观。

     路西菲尔没有把话说得那么满:“我会替你说情。”

     萨麦尔松口气,“谢谢殿下。”

     “不过是有偿的。”路西菲尔在亮光暗去,传送抵达的时候微微一笑,“一旦成功,你必须支付请神出手的代价,这是天堂的规矩。”

     萨麦尔瘫着一张脸,慢吞吞地说道:“……是。”

     果然还是要大出血啊。

     到了大圣堂,路西菲尔发现自己还慢了一步,梅塔特隆和别西卜已经提前到了。

     此时御座上并未神灵的身影。

     梅塔特隆笑道:“殿下。”

     别西卜也忙不停地行礼,唤道:“殿下。”

     天堂能够见路西菲尔不行礼的天使,也只有天国宰相梅塔特隆了。

     “梅塔,别西卜。”路西菲尔向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走向了御座正前方的台阶。白色的长袍及地,金银镶边,品阶超然,他与站在御座之下的两个同伴擦肩而过。

     御座之左是尚未到来的大天使长加百列,御座之右会是他的副官米迦勒。

     他们二者还拥有天使军团的副军团长职位。

     军团长自然是路西菲尔。

     萨麦尔站在梅塔特隆和别西卜下方,而后到来的主天使长阿斯蒙蒂斯跨入大圣堂,站在萨麦尔下方,能天使长贝利亚懒洋洋地站在最后的位置上。八位天使长的位置,以在天堂的地位而定,如此排列的顺序,将九重天堂的权利结构显示得一清二楚。

     这是其他天使一生都无法接触到的层次。

     时间一到。

     御座上圣光浮现,神灵的身影端坐其中,缓缓地说道:“开始吧。”

     路西菲尔摒弃杂念,开始禀报天堂在这十年内的整体情况。由于这是天国纪到圣光纪的过渡期,又囊括了第一届创世庆典,大小事情极多,叙说的时间不可避免的较长。

     公事公论的时候,路西菲尔的神色是庄重而自信的。

     在他的执掌下,天堂并未出现过差错。

     炽天使长的声音极为动听,语速拿捏适当,让神灵听着就是一种享受。甚至他的双眸直视着圣光下的上帝,苍青色的眸子里有着不逊于神灵的明亮光辉。

     御座上,上帝不可避免地走神想道:下次试试让路西唱歌。

     那一定会很好听。

     神的金瞳微微柔和,位于正面的路西菲尔直接感受到了。

     他们之间难以觉察的僵硬气氛不翼而飞。

     当路西菲尔发言结束后,上帝象征性地询问了几句,并未对他有任何意见。接下来轮到其他炽天使发言,每个炽天使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紧张,直到说完后,上帝通常会给出一些相当刁钻的问题,让他们绞尽脑汁才能答出问题。

     这也算是上帝的一个乐趣,毕竟圣堂会议十年一次,总不能完全没“难度”。

     刚有条不紊说完的萨麦尔一阵忧伤。

     吾神又把难度提升了!

     上帝说道:“萨麦尔,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萨麦尔跪下,恳求道:“吾神,第五重火星天的空间压力对低阶天使负担太大,请求您赐予天使监狱一道结界,屏蔽空间的压力。”

     话语一出,所有炽天使都等待着上帝的回答,心底却并无多大把握。

     谁都知道上帝厌恶犯戒的天使。

     在上帝不语的时候,路西菲尔开口了,“关押在天使监狱的天使都在赎罪,待他们赎完罪,又会是天堂的一员,请吾神给予他们一个机会。”

     对于触犯七美德的天使,路西菲尔也没多少好感,他是看在萨麦尔的面子上才说情的。再加上前不久经历的事情,让他很难用置身事外的立场说话。

     他可差点触犯了“贞洁”那一条。

     上帝听到他的心音,“……”

     被上帝放置在膝盖上的创世之书暗自偷笑,记下上帝的面无表情脸。

     上帝最后同意了。

     “待你回去,就能看见结界。”

     “多谢吾神!”

     萨麦尔欣喜,殿下一出面,什么事情成功率都高啊!

     除了这个无伤大雅的小插曲,圣堂会议在一天后顺利结束。以往路西菲尔会停留下来,陪同上帝说几句话,但是现在——路西菲尔笑容不变,准备与同伴一起离开大圣堂了。

     米迦勒默不作声地瞅着尊贵的上帝。

     可惜看不见神的脸色。

     “路西。”

     在路西菲尔即将离开的时候,上帝还是出声挽留了他的天使。

     走在后面的米迦勒一喜。

     路西菲尔转身,没多少私人感情地说道:“吾神,请问有何事吩咐?”

     上帝语塞。

     以前也没见你这么一板一眼啊。

     米迦勒赶紧跑路,把大圣堂的空间留给上司和上帝,这气氛太压抑了。

     神殿外,几个炽天使还没有走,用眼神问米迦勒:“里面发生什么事情了?”米迦勒摇了摇头,做出封上嘴巴的动作,他的同伴秒懂——不能插嘴的事情。

     炽天使们不再等候路西菲尔,相继离去,大圣堂再次变得冷情起来。

     一如神灵的真实性格。

     上帝温和地说道:“路西,过来。”

     路西菲尔心理阴影面积剧增,一时间完全不想过去。

     上帝瞬间目光凝起,不明白他的天使为何产生了抵触情绪。然而只有路西菲尔自己明白,上帝的语气太像上次要他脱衣服的前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