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chapter24
    第二十四章

     拜黑暗面所赐,上帝养成了醒来后感知四周的习惯。

     很好,这里是大圣堂。

     很好,周围没有天使的气息。

     他的身下是御座,不是床,创世之书趴在膝盖上,应该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银色的睫毛微动,上帝睁开一双金色的神之瞳,绷紧的身体略放松下来。

     在经过几次刺激后,上帝已经不敢轻易相信黑暗面的节操了。

     “创世之书,他昨晚做了什么?”

     “唔……”

     创世之书困顿的被喊醒,翻开书,调出昨晚的记录。

     上帝把创世之书抬起了一些,阅读上面简短的内容:“一个晚上盯着路西菲尔殿下发呆,而后莫名其妙地发笑,独自在御座上睡着了。”

     上帝放下书,说道:“怎么看上去更加不对劲了。”

     创世之书在空白处写道:“黑暗面还骂了你一句,‘死心眼,睡着了也不让吾碰他’。”

     上帝了然道:“这样就正常了。”

     创世之书:“……”

     上帝,敢情他不骂你就是不正常了?

     把创世之书合上,上帝冷静地说出黑暗面的性格,“吾讨厌黑暗,他讨厌光明,吾讨厌破坏,他讨厌和平,他若有什么时候能看吾顺眼,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创世之书懵逼地说道:“你们是怎么和平相处了这么久?”

     上帝冷然道:“吾比他强。”

     在这一点上,分裂出来的意识永远不可能超过他。

     正如这世间光明胜过黑暗。

     接着就是上帝白天的日常,看世界,看天堂,看天使,最后看风景。

     创世之书只能陪着他到处乱看,偶尔把风景画下来。

     当然,它画的最多的还是各式各样的天使。

     作为一本书,它实在无法理解上帝宅在大圣堂不出门的原因,即使是喜爱天堂的路西菲尔,每隔几年都会给自己放个长假,去凡间四处走一走。只有上帝,只有这位至高神连门都不出,寝殿也不去,坐在御座上仿佛就能坐一辈子。

     每次它问上帝的时候,上帝都说:“吾不适合出去。”

     创世之书忍不住多嘴一句:“不如在恒星天也建立一座神殿。”

     上帝屈起手指,不轻不重地敲了他一下。

     恒星天?

     他没有兴趣见炽天使以外的天使。

     时光如流沙,一转眼就又到了上帝该指导路西菲尔学神语的时候。上帝不知道该不该夸赞他的天使——路西学什么都很快,包括某些不该学的东西。

     再次来到图书馆的路西菲尔,坐在各类语种的书籍之中,桌子上,铺开了几本厚厚的笔记本,里面写满了对于神语的理解和记录。

     柯蒂斯路过的时候,都轻手轻脚,极为小心,以免打扰对方。

     他能够看得到,这位尊贵到不能触碰的殿下,身上洋溢着温柔的气息。情绪化作颜色,暖色调的色彩布满了周遭的空气,不再是冷硬疏离的苍青色,宛若一幅美丽动人的油画。

     唯有面对神的时候,炽天使长才会展露这样的一面。

     柯蒂斯会心一笑。

     走出路西菲尔所在的图书区域后,他朝另外几个探头探脑的智天使说道:“嘘。”

     【不要发出声音,禁止过去。】

     智天使看懂他的意思,脸上一红,纷纷腼腆地跑了。

     柯蒂斯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拿起一本精灵族的通用语看了起来。对于神语,他也很感兴趣,奈何学习神语的基础条件太高,他还是从精灵族的通用语开始恶补比较好。

     图书馆的语言区域,响起天使清雅的嗓音。

     “我爱你。”

     “……说错了。”

     “吾神,这不是‘敬爱’的意思吗?”

     “不是。”

     上帝否决了这一点,该扭正的还是得扭正。路西菲尔虽然无法看见上帝,却保持侧耳倾听的姿态,这世上一定没有哪个比他还要聪慧好学的天使了。

     上帝岔开话题,“你若敬我,不必说出口。”

     “吾神听得到我心底的尊敬吗?”路西菲尔向来顺着他,没有再提之前的话。只是他把神语里的【我尊敬你】记下,以免以后再次说错。

     上帝答道:“吾看得到。”

     金瞳倒映着那双苍青色的眸子。

     “就像此刻,吾看得见你身上浓厚的信仰之力,还有你的心灵。”

     “神还看到了什么?”

     路西菲尔来了一丝兴趣,上帝随便扫了一眼,刚要说话,却看见七美德戒律像是被触犯了警戒线,猛的一下窜出来包围住路西菲尔。仿佛害怕上帝看穿天使的衣物,直视赤/裸的身体,它用锁链挡住了下半身还不够,而后又分出一道锁链围住了胸口。

     路西菲尔:“……”

     上帝:“……”

     创世之书:七美德,你真是耿直的没话说。

     被七美德五花大绑的路西菲尔没有生气,只是无奈。

     他扯了扯勒紧了胸膛的锁链,庆幸这个时候没有其他智天使会看见,“七美德,不用这么紧张。”听到宿主的话,七美德戒律一点放松的意向都没有。

     上帝注意到锁链勒红了路西的皮肤,冷下声:“安分一点。”

     言灵一出,七美德戒律安分了。

     路西菲尔把僵死的锁链解开,有些地方还被七美德戒律打了死结,大有鱼死网破的迹象。路西菲尔都对它的勇气震惊了,天堂里敢正面反抗上帝的唯有它了。

     “吾神?”他向上帝求助。

     虚空之中犹如多出一双手,轻轻拂过锁链,锁链稀里哗啦地掉落在地上。

     路西菲尔好像听到七美德戒律哭泣的声音。

     他将它从脚步捡起,被勒红的手指抚摸着锁链,“别难过,只是暂时解开而已。”七美德戒律的哭泣声停止,路西菲尔又不慌不忙地说道:“你要是再这么不听命令乱来,我救得了你一次,救不了你第二次、第三次。”

     借着上帝的手,路西菲尔把七美德戒律教训了一顿,放到桌子边。

     他开始进行之前的学习任务。

     “吾神,神语中七美德是这么读的吗?”

     “你说。”

     “傲慢,愤怒,色/欲,贪食,妒忌,懒惰,贪婪。”

     “……”

     “吾神?”

     “你读错了,是‘谦逊,耐心,贞洁,节制,宽容,勤奋,慷慨’。”

     “……”

     这回轮到路西菲尔懵住。

     以他的记忆力,再读错,也不至于读音方面错得离谱。

     “吾神,这些内容呢?”路西菲尔忽然对之前的记忆动摇了,把笔记本上翻到前几页,上面记着各类用来和神打招呼的词。随后这些词都被上帝否决了,喜爱纯洁的上帝看都不想多看一眼,“这些不需要记住,你学过其他内容。”

     路西菲尔的眉心蹙起,苍青色的眸子浮现忧虑,许久都没有办法松开。

     这样的错误不应该,也不可能出现。

     莫非自己的记忆出问题了?

     他回忆着神的声音,缓缓开口道:“吾神,您曾经夸赞过我一句话,读起来是这样的——‘你美丽的身躯像是纯白的羔羊,献于吾面前,等待吾来品尝’。”

     上帝愣住。

     创世之书忍不住用看败类的目光看他。

     虽然知道是黑暗面的错,但是黑暗面是上帝的一部分嘛。

     路西菲尔又说道:“您当时要我回答这一句话,‘我将一切献给您,包括我的灵魂,贞洁,还有一颗信仰神的心,我将完全属于您’。”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羞耻台词。

     “吾神,请您告诉我,这些话有没有记错?”路西菲尔面带疑惑的时候,眉眼圣洁,浑身依然散发着尊贵优雅的气质。他身上的特质与口中说出的话截然不同,产生极大的矛盾感,纯洁而堕落,宛若在进行一场给予黑暗神的献祭。

     一场寒流席卷大圣堂。

     上帝动了怒,如果只是乱教就算了,黑暗面明显让路西说了那些话。

     这种话,他的天使怎么能说出口!

     “错误的。”

     神以斩钉截铁的语气告知天使。

     路西菲尔感觉到冰冷刺骨的神威,心底一凉,原来真的是他记错了。

     他推开椅子,单膝跪下,“请吾神检查我的记忆,我似乎混淆了关于神语的记忆。”他不认为这是神的问题,会记错内容,肯定是自己的精神方面出了岔子。

     上帝眼中的冷意一滞,迅速转暖。

     “路西。”

     “是。”

     路西菲尔跪在地上,金发散落在书籍表面,漂亮得不可思议。

     上帝从来不舍得让路西受委屈,但碰到这个问题很为难。涉及黑暗面,上帝向来是能隐瞒就隐瞒,甚至帮黑暗面收拾了好几次烂摊子,归根到底是他不想暴露这个黑历史。

     他是光明神。

     怎么能有黑暗之物。

     上帝只能斟酌道:“你的精神没有问题。”

     路西菲尔露出错愕之色。

     上帝的思考回路很笔直,立刻就有了解决办法。“路西,吾帮你删除这部分记忆,你重新跟吾学过神语就可以了。”

     路西菲尔难以理解神的逻辑,茫然道:“……真的有用吗?”

     上帝坚定的说道:“有用。”

     在上帝的催促下,路西菲尔十分犹豫的答应了。

     “好。”

     下一秒,上帝就行动了。

     一道金色的神念降临在天使图书馆,图书馆外的天空再次出现异象。由一团金色光芒凝聚的神念走到路西菲尔的面前,手掌轻放路西菲尔的头顶,神力温暖至极。

     路西菲尔放松下来,把心灵打开,交给神灵解决问题。

     上帝趁机抹除关于神语的记忆,还有少部分黑暗面乱来的事情。在把这些错误的都清空后,上帝的目光转向路西菲尔记忆里的另一块角落——十年前,那场夜晚的情爱之事。这对于神而言,也是不该发生的事情。

     路西菲尔似有所感,突然瞳孔微缩,抬手握住了上帝的手腕。

     “不可以……”

     上帝还没干坏事,就被抓住,神色多出一丝僵硬。

     他的掌心还停留在天使的头上。

     只要他愿意,就算路西菲尔抓住他的手,也挡不了他神力释放后,清除得一干二净的记忆。明白上帝的能力,路西菲尔的眸中第一次浮现水光,声音多出祈求,“神。”

     这一声呼唤,纵然是恶魔都要心软。

     上帝与路西菲尔僵持半晌。

     路西菲尔的固执让上帝都感到惊讶,为了记忆,他在反对自己的做法。

     最后上帝在这份坚持下退让一步,不再去删除,而是模糊了一些关键的部分。他的手掌揉了揉路西耀眼的金发,温和的说道:“不会清除你那部分记忆。”

     路西菲尔眉心的烦忧消失,脸上露出清浅的笑意。

     眼皮沉重,困倦感倍增。

     消除其他记忆的后遗症让路西菲尔昏倒在上帝的身前,上帝没有让他摔倒在地,而是抱起他的身体,往前跨一步,直接把他送回了炽天使长的宫殿。他不希望等到路西菲尔一醒来,又在天使学院碰到假冒他来“指导”对方的黑暗面。

     寝殿里,路西菲尔双眸紧闭,唇角微翘,身体躺在柔软的床上。

     天使就像做了一场好梦。

     上帝凝视了他一会儿,对没消除关键记忆的不悦变轻,终究是自己宠爱的天使。神念消失前,上帝在天使的耳边说道:“醒来后,一切就正常了。”

     不会有谁给你灌输这些污秽的东西。

     路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