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chapter21
    第二十一章

     这一次圣堂会议的重点明显歪了。

     报告完各自的事情后,炽天使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上司和神的对话上。

     每次会议的开头和结尾都是由炽天使长来发言,可谓是顶住所有压力,荣辱不惊,把天堂的真实面貌用一种风轻云淡的口气说出。

     “圣光纪10年,一切安好,并无较大差错。”

     “很好。”

     “吾神,我已经说完了。”

     “……”

     “请问吾神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事情吗?”

     “……”

     路西菲尔站立于御座前,神灵沉默,他也不开口,等待会议的结束。

     炽天使们佩服得想跪下。

     殿下,您难道没发现吾神都无言以对了吗?

     一个小时的时间默默地流逝,路西菲尔不得不开口问道:“吾神,七位炽天使连同我都汇报完了事物,圣堂会议可以结束了吗?”

     半晌,上帝才慢悠悠地说道:“结束吧。”

     路西菲尔屈膝行礼,转身就走。

     每一次圣堂会议里走得最晚的炽天使长,改成走得最早了。梅塔特隆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啊?神的态度奇怪也就算了,怎么最耐得住心的路西菲尔殿下,一点留下来和神私底下交流的想法都没有?

     就这样,炽天使们如芒在背的赶紧走了出去。

     到了大圣堂外面,梅塔特隆温和地说道:“大家去我的宫殿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别西卜当然不会反对。

     粗神经的米迦勒爽朗地应下:“好啊!”

     “殿下去吗?”他回头询问上司,路西菲尔无所谓,“走吧。”

     有了三个同伴带头,加百列也笑眯眯地说道:“好久没去了。”她挽住萨麦尔的手臂,把想要回去工作的座天使长拖了过去。

     阿斯蒙蒂斯看着路西菲尔的脸色,琢磨着殿下未必高兴,正好通过聊天改善心情。这么一想,他就给贝利亚一个眼神,示意他等下说话小心一点。

     贝利亚偷偷翻个白眼,暗道:我怎么可能这个时候乱说话。

     这次的圣堂会议走的是快刀斩乱麻的路线,一个上午就结束了,所以他们把下午的时间都留作休息。在第九重水晶天里,他们都有一座常年不来的宫殿,要不是梅塔特隆的提议,他们都下意识地忘记了自己在这里还有住的地方。

     水晶天是最接近神的世界。

     在这里居住,不仅空间压力大得惊人,气氛也冷寂得可怕。

     在美丽的宫殿之中,炽天使们笑意盈盈地聊天,体态轻盈,声音婉转清雅,偶尔端着茶水和美酒过来,浑然无视那些让智天使能够窒息而死的压力。

     他们的一举一动像是融入了画里。

     “不得多饮。”

     路西菲尔看见果酒的第一眼,便开口提醒道。

     加百列用胳膊肘捅了捅萨麦尔,笑道:“这里有个监狱长在盯着呢。”

     萨麦尔执杯,不怀好意地说道:“超过五杯,自己来监狱,我给你们批名单。”

     其他炽天使咋舌。

     说好的同伴情呢,五杯也不可能醉倒他们啊!

     “牢房太小了!”米迦勒叽叽喳喳地说起来,“萨麦尔什么时候才能还完债?这么下去,不会有天使想要心甘情愿地住下来啊!”

     别西卜嘴角一抽,说的好像有天使愿意待在监狱里一样。

     阿斯蒙蒂斯占住了路西菲尔身边的一个座位,伸手替对方倒酒。酒水晶莹剔透,果香弥漫,他热情地说道:“殿下,这杯果酒是陈酿,最少有五万年份。”

     贝利亚也探头过来,“最少八万年份!”

     路西菲尔看向梅塔特隆。

     果酒的主人,梅塔特隆公布了答案:“将近九万年,是珍酿。”

     这个世界的酒也分好几个品阶,珍酿酒无疑是上品中的上品,仅次于献给上帝的圣酿酒。只可惜天堂禁止饮酒过度,梅塔特隆自己酿造了一堆美酒却很少品尝。

     下午的时间在炽天使的聚会中度过,美酒刺激着兴奋的情绪,忘记了水晶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变的光明亮度。等到了夜晚,大家都不想浑身酒气地回去,干脆在水晶天住下。这大概是水晶天十年来最“热闹”的一次夜晚,宫殿里都住了天使。

     路西菲尔推开殿门,低笑了几声,“不知道他们睡着后,记不记得这里是水晶天。”

     在这样巨大的空间压力下,一旦忘记调节身体平衡,炽天使就容易在睡眠中惊醒,或者在睡眠中喘不过气来。

     他已经可以想象他们失眠梦游的模样了。

     很有趣。

     在高贵端庄的外表下,炽天使长还有一颗看热闹的心。

     把窗帘拉上,遮挡住对睡眠而言刺眼的光芒。路西菲尔在宫殿的浴池里洗去身上的酒气,金发湿漉漉地黏在劲韧的后背,他赤足踩在毛毯上,披上准备好的衣物,走向床边,脚趾微缩,比世间任何一只软若无骨的猫还要慵懒。

     带着微醺的醉意,路西菲尔想到明天是休息日,很放松地睡着了。

     前半夜,他睡得很舒适。

     后半夜,他像是被沉甸甸的石头压在了呼吸。

     说不出的难受。

     路西菲尔本能地调转身上的力量,平衡空间压力,可是无论他怎么弄,身上还是有多出的重量。眼睫轻颤,他想要醒过来,却屡次难以挣脱困倦的睡意,最后慢慢地适应这个重量,在一片说不出的温暖中陷入深层次的睡眠。

     温润光滑的肌肤如旖旎的美梦,浅浅的清冷,围绕了整个夜晚。

     好像有谁在他耳边说道:“路西……”

     路西,封号菲尔。

     若无意外,这个名字将伴随炽天使长荣耀的一生。

     水晶天散发着从未变过的光芒,帘子不知什么时候被拉开,暴露外面阳光明媚的世界。路西菲尔半阖着眸子,苍青色的瞳孔有些倦怠,“帘子怎么开了。”

     水晶天有风?

     他想要起床去拉帘子。

     但是——

     他僵住了,腰腹多出一条手臂,晕染着变浅的圣光。

     对方的手指贴在他的大腿上。

     温温热热。

     这是一种绝对亲密的拥抱姿态。

     路西菲尔不可控制地睁大眼睛,背后原来不是墙壁,而是一具有着热度的身体。他终于找到了害他一个晚上睡不安稳的罪魁祸首,可悲的是他没有办法惩戒对方!

     路西菲尔的耳垂变红,对方轻微的呼吸吹到了耳根。

     神靠在他的肩窝处睡着了。

     睡得很沉。

     他不禁思考,是不是这也算侍寝,毕竟他完成了陪/睡这一项。

     上帝的银发显然很长,即使他没回过头,眼角都看见了许多散开在床的银发。天使不可能留这么长的头发,哪怕是文职工作也不方便,也只有常年待在大圣堂的神会如此。

     不,他没有责怪对方从来不工作的意思。

     神偶尔·有空·不睡觉的时候也是会管理天堂的。

     只不过是口头上的那种。

     路西菲尔做好心理建设,以缓慢的、尽量不惊扰对方的动作转过身。入眼的圣光已经没有那么刺眼,浅浅的一层覆盖在银发神祇的身上,漂亮极了。

     面对面的接触,让路西菲尔屏住了呼吸。

     【吾神。】

     他的手指穿过圣光,勾勒着上帝沉睡的容颜,通过想象去拼凑出真实。

     眉,眼,鼻梁,嘴唇……

     如果再仔细去分辨,他立刻发现了一点——神的五官和他相似。

     路西菲尔怔然后,温柔而无声地笑了出来。

     居然是这样。

     身边睡着还没醒的银发神祇,路西菲尔开始思考要不要起床了。一是怕惊动上帝,二是无法违心地拒绝这一幕,这个时候的神实在是太温和了。

     可是耐不住他有一个急性子的副官。

     “笃笃——”

     “殿下,开门啦!起床啦!”

     米迦勒大清早活力四射的声音在殿外响起,想要不听到都难。

     路西菲尔无力扶额。

     今天是他的休息日啊,米迦勒!你绝对是忘了!

     放在腰上的手指轻轻一动,路西菲尔的心头一紧。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反应,明明到他床上来的是上帝,他却产生一种自己私自爬了神的床的感觉。

     “神,晨安。”

     感觉到他的醒来,路西菲尔躺在床上面色如常地说道。

     上帝微微讶然地说道:“路西?”

     路西菲尔:“……”

     为何您要装出一副忘记如何睡了我的样子。

     “米迦勒在外面,您要见吗?”路西菲尔调整心情,顺着“失忆”的上帝的语气说下去,“今天是我的休息日,如果您愿意,我可以在水晶天陪您。”

     银发神祇拿开了拥抱住路西菲尔的手臂,坐起床,银发流泻在雪白的床单上。

     他的金瞳盯着路西菲尔。

     目光冷锐。

     路西菲尔微笑,“我要是再不回答米迦勒,他有可能跑到窗户口来看我。”

     到时候就是真·有理说不清了。

     上帝用手指按住了额头,正要思索着怎么回答,他就发现路西伸手过来,替他按摩着头部。天使的举动是那么的温柔,平静而从容,丝毫没有为他是神的身份感到畏惧。

     过了片刻。

     “神,您在我这里休息吧,我去喊走米迦勒。”

     “……”

     一阵窸窣,路西菲尔穿好衣服,走向殿门外,准备把米迦勒赶走。

     米迦勒嘀咕道:“为什么不一起走啊。”

     路西菲尔没有为他的话痨而动摇,“因为我想要休息。”

     米迦勒满脸无奈地离开,准备和梅塔特隆他们解释一下上司的情况。他们这些炽天使里,好像就只有路西菲尔殿下喜欢停留在水晶天,本来以为这种情况好转了,结果还是错觉。

     再次回到寝殿,路西菲尔发现床上空了。

     他笑了笑,眼中滑过一丝失落。

     虽然明白上帝喜怒无常的性格,但是真正看到的时候,还是有点无法忍受。

     神。

     您究竟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