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chapter20
    第二十章

     持续一年,上帝的大圣堂热闹了很多。

     七位炽天使轮番去水晶天觐见上帝,获得了荣耀之外,还获得了睡眠不足等问题。

     “吾神现在是什么心思?”加百列在从水晶天回来后,悄悄打了个哈欠。之后她拎起飘逸的白色大礼裙,直奔第五重火星天,逮到了正在监狱里处理事情的萨麦尔。在炽天使之中,她与萨麦尔的关系最好,讨论问题也习惯性找对方。

     萨麦尔把整理好的监狱名单放好,反问道:“你问哪方面?”

     加百列道:“关于路西菲尔殿下。”

     上帝几年没召见炽天使长,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萨麦尔想了想,“我问过吾神,吾神说炽天使长公务繁忙,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就不打扰他。”望向一脸惊讶的加百列,他优雅地耸肩,“不要担心,吾神对殿下的宠爱是全天堂独一份的,我们只需要安静地看着就行了。”

     从诞生起,他们早就知道了与路西菲尔殿下的差距。

     那是只能仰望的对象。

     “我怕殿下难过啊。”加百列坐在冰冷的书桌一角,裙子宛若波浪,“你看,我们都去了大圣堂,吾神唯独没有召唤殿下,其他天使又要如何看待殿下。”

     萨麦尔瞪着她没有礼仪的样子,“下去。”

     加百列吐舌,“你这个没情趣的天使。”

     萨麦尔的脸色黑下来。

     身为监狱长,他分分钟可以让那些知道情趣的天使进监狱!

     类似的谈话在别西卜、阿斯蒙蒂斯、贝利亚那边都发生过,他们都比较担心炽天使长的反应。至于智天使长梅塔特隆,他下班就拉着路西菲尔讨论琴艺,温和的老好人固执起来时,连路西菲尔都有些吃不消,只能和他慢慢解释一件事情。

     “吾神不见我,与琴艺无关。”

     “我知道。”

     “既然知道,又为何要用这件事情找我?”

     “殿下,您的努力都会被吾神看在眼里,吾神会明白的。”梅塔特隆温润的目光凝视着路西菲尔,像是被阳光覆盖的湖水,捧起的水花都会是暖的。

     路西菲尔莞尔一笑。

     “走吧。”

     “啊?”

     “宫殿里可不适合弹琴,去伊甸园。”

     “好的,殿下。”

     炽天使长和智天使长相继离开宫殿,去伊甸园切磋琴艺。

     一晃十年,在圣堂会议开始前,混沌龙利维坦被萨麦尔诱拐回了天堂。身体小小,又软又可爱的小姑娘抱着炽天使长的小腿,哭泣着说道:“殿下,给萨麦尔打工,他连工资都不付!”

     路西菲尔摸着她的脑袋,“萨麦尔最近负债累累。”

     所以才抓免费劳动力。

     利维坦瞪圆龙瞳,眼泪打转,“我连吃东西的水晶币都没有呜呜。”

     路西菲尔柔声说道:“我请你,利维坦。”

     “还是殿下最好了!”

     利维坦欢呼一声,扑到路西菲尔的怀里不肯撒手。殿下的腰好柔韧,身上好香,皮肤好温暖嘿嘿。

     附近立刻射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利维坦对他们扮了个鬼脸,自己基本是路西菲尔养大的,这种特殊待遇,也只有她和贝利亚能够得到,其他天使看得再眼红也没有用。

     一出门,路西菲尔沿路给利维坦付账,包揽了她在恒星天的所有费用。

     利维坦舔着手上的甜点,开心地说道:“殿下,我稍后要去觐见吾神吗?”

     路西菲尔颔首,“嗯。”

     混沌龙利维坦也是上帝亲手创造的生灵,天地第一条龙,是少数可以到天堂居住的外族生灵之一。以她比拟炽天使的力量和身份,来到天堂自然少不了要去见上帝。

     “殿下陪我去吗?”利维坦想到神,还是有点瑟缩,“我有些紧张。”

     她干净的另一只手拉住路西菲尔的衣袖。

     路西菲尔说道:“不行。”

     利维坦嘟起了嘴巴。

     路西菲尔的眸光清浅,轻声说道:“吾神不愿见我。”

     利维坦愕然。

     等到利维坦逛完街,她便被路西菲尔交给了智天使侍从。几分钟后,利维坦的身上被打扮一番,她就被侍从牵着手送到传送阵,迷迷糊糊去了第九重水晶天。推开大圣堂的殿门后,她被神殿内部浓重而冷寂的威压弄得一个踉跄。

     大圣堂宽敞大气,百丈范围内,却只有孤寂威严的阶梯,和一个御座,不远处的大圣池连水波都看不见,宛若一汪金色水晶。

     利维坦茫然地抬头,殿顶的浮雕和彩画精致美丽,让她好似身处于另一个世界。

     神圣,冷漠,远离尘世的喧嚣。

     被甜食塞满的大脑清醒过来,她乖巧地走到御座前接受问话。

     “神。”

     在上帝的询问下,利维坦在把她为什么回来的事情交代清楚。然后在一片寂静下,她的眼神盯着地面飘忽,每次不想回天堂的原因之一,就是害怕见到上帝。

     她不明白为什么其他天使那么渴望见到神,明明神的目光那么冷,冻得她灵魂打抖,却不敢动一下。

     上帝听到利维坦的心音,金瞳无波,“利维坦,你已经大了,不要再赖在路西菲尔的宫殿里,萨麦尔为你在火星天准备了居所。”

     “是。”

     利维坦眼泪差点掉下来,为什么连这点福利都要剥夺。

     忽然,利维坦鼓起勇气,主动问道:“神为什么不见殿下?”

     上帝说道:“吾没有不见他。”

     只是不能单独见他而已。

     利维坦望着上帝,眼瞳清澈如稚子,又在竖瞳下增添了龙族天生的威慑力,“可是殿下看上去很难过,我听那些智天使说,神很久都没有见殿下了。”

     在利维坦的视线中,圣光朦胧,神灵端坐的身影纹丝不动。

     “眼前所见并非真实,利维坦。”

     “神,我去喊殿下啦!”

     “利维坦?”

     “既然神想见殿下,又不想表达出来,我就让殿下来见您呀!”

     利维坦一脸恍然大悟,仿佛窥破天机。

     上帝:“……”

     要是能随便见路西,他至于要把黑暗面绊在大圣堂将近十年吗?

     “不必。”上帝制止了利维坦的行为,正大光明地找了一个借口,“马上就是十年一次的圣堂会议,路西菲尔会来大圣堂。”

     利维坦对上帝的感官微妙地改变。

     原来神是闷骚啊。

     内心“污蔑”上帝的混沌龙,很快就被上帝三言两语赶出了大圣堂。

     得知利维坦和上帝对话的全过程,路西菲尔敲了一下利维坦的脑袋瓜,“有你这么和神说话的吗?看来不仅是礼仪,我还要让你学会怎么对神表达尊重之意。”

     利维坦泪眼汪汪,“我不想上学。”

     “让米迦勒单独教你。”路西菲尔被她哭心软了,勉为其难改口道。

     利维坦想到那个污污的米迦勒,歪头笑了起来。

     “殿下,神想您的。”

     “嗯。”

     “殿下不要不信,我看得出来!”

     “……乖。”

     路西菲尔揉了揉混沌龙的小肥脸,心道她吃太多海鲜和甜食,还是减肥比较好。

     利维坦打了个寒颤。

     座天使长姗姗来迟,从上司手中拿回混沌龙的归属权,利维坦挥泪告别路西菲尔,不得不被萨麦尔带去火星天当免费劳动力。

     唯一的好处是火星天任她玩,在恒星天的话,她还得看智天使的脸色。

     谁让她不是炽天使,不享受阶级好处。

     利维坦瞅着萨麦尔严肃冷峻的面孔,“真担心你找不到老婆。”

     萨麦尔:“……”

     他掐了利维坦的脸颊一把,“等你什么时候长大了,再和我来说这种话吧。”一个永远小孩子模样的混沌龙,居然敢跟他说什么找不到伴侣的问题!

     利维坦哭唧唧地说道:“你欺负我,我要告诉加百列。”

     萨麦尔冷酷道:“你尽管去说。”

     利维坦泄气。

     天堂不允许谈恋爱,萨麦尔的态度正是所有天使的态度。

     第八重恒星天,送走了混沌龙后,路西菲尔感觉自己的耳朵都清静了许多。不过与之对应,心情也好了很多,路西菲尔走回宫殿,路上还能看见拉着别西卜高谈阔论的米迦勒,别西卜那一脸无奈的表情远远的就能看见。

     “好了,米迦勒……我知道了,你快回去,把圣堂会议的内容背下来。”

     “别西卜,我还没写完,帮我……”

     “滚!”

     智天使副忍无可忍地轰走了炽天使副。

     别西卜双眼冒火地转身离开,米迦勒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真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副官位置怎么会被他霸占了!

     猛然看见路西菲尔一闪而逝的身影,别西卜的脸上通红。

     糟糕,自己失礼的模样被看见了!

     他内心哀嚎。

     在所有炽天使们的积极准备下,圣堂会议即将开始。

     当黑暗面意识到和上帝较劲是一件多么无聊的事情后,为时已晚,路西菲尔已经将近十年都没有见过上帝,同样他一次都没有前往过水晶天的宫殿。

     黑暗面仿佛听到了不停掉落的好感度。

     都怪上帝。

     居然冷落路西菲尔!

     他不悦地说道:“上帝,你不想要宠爱路西菲尔了,就给我,我还没宠够他呢。”

     灵魂之中,清冷的声音回答道:【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