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血玉佩
    不提皇家大船上在夙寒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咱就说说夙寒吧,夙寒这个人吧,怎么说呢,夙家好歹是一个大家族,虽然说在夙寒很小的时候惨遭灭门,但是呢,夙家的所有家产全都掌握在夙寒的手里,夙寒没什么多大的愿望,阴差阳错的被人捡去,经受着苛刻的训练,再到后来为夙家上下惨死的老少报仇,再之后离开那神秘组织,因为夙寒身上有着神秘组织不敢动的东西,这才让夙寒好好的活下去,可离开之后,夙寒就发现自己竟然没事儿可做了,动用手里的力量将夙家残留的人找回来,将夙家老宅扔给那些人住,夙寒就再也没事儿可做了,后来把,夙寒认识的一个人之中偏偏就有这么一个极品大少爷,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样样精通,活的那叫一个潇洒自在,夙寒看着挺好的,于是,便和他学着,只要和这‘十项’沾边儿的任何东西,夙寒都回去学,再之后……再之后夙寒华丽丽的成为比那人更会玩儿的人,手里的钱因为赌博越赌越多,可也因此,遭受夙家旁系的几个人的嫉恨,所以啊,这就有了咱们开篇的那一幕,夙寒被人炸死了,当然,不排除夙寒这货觉得自己活着没啥意思了想死的打算……

     咳咳,闲话就不多提了,此时的夙寒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袭纯粹的大红色衣袍穿在她的身上,长身玉立,手持折扇,单手背后,下巴微抬,双眼看着天空,认真的琢磨着,自己到底是跑呢,还是跑呢,还是跑呢?!现在回太师府,那不明摆着的找骂的么,所以……她还是先跑吧,打定主意,夙寒手中的折扇啪的一声打开,唇角微微勾起,眼波流转间流露出一抹别样的邪魅光彩。

     “小六子,夙冷,说说看,你们身上的银子加起来一共多少啊?!”手中拿着折扇轻轻的扇着,一头乌黑的发丝用一根大红色银边的丝带随意的束缚些许,其余的发丝尽数披散在身后,却偏偏格外的洒脱,让街上的行人看了各个目瞪口呆,这还是那个无法无天,只知道胡作非为的夙大少爷么?!怎么感觉不一样了啊?!难道真的只是换了衣服的原因?!

     “少爷,一共也才三百两而已。”小六子苦着脸撇着嘴,苦哈哈的说道,就怕夙寒突然来个突发奇想要去某些地方,到时候钱都不够花。

     “三百两,不是很多啊,走!去赌场,咱去锦绣城最大的赌场去!”夙寒挑眉,刷的耍帅的将扇子合上,然后兴冲冲的向着赌场而去,天晓得她已经有一个月没去过赌场了,手里的钱太多,这也是一个麻烦事儿,花都没地方花,可现在自己缺钱啊,所以,夙寒很高兴啊,而且是非常的高兴啊。

     “大大大……”

     “小小小……”

     ……

     锦绣城内最大的赌场,四海赌场人声鼎沸,连空气都是那么的……烦躁啊,夙寒站在四海赌场大门口,脸上原本挂着的微笑逐渐的消退下去,最终变得面无表情,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寒光,她可不可以自己开赌场?!

     “夙冷,小六子,你们说,如果爷自己开赌场,我老爹会不会剥了我的皮?!”最终,夙寒还是没能战胜自己的心理,干脆利落的退了出来,看着小六子和夙冷,幽幽的问道。

     “……”夙冷沉默不语,坚决发挥沉默是金这一准则。

     “少爷,老爷绝对不会剥了你的皮的,他就您这么一个儿子,顶多就是揍你一顿而已。”小六子很实诚,说话很实诚,绝对的实事求是,可就是这么实事求是,让夙寒很想撇嘴。

     “走,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爷还就不信了,除了赌,爷就没法子速度的来钱了!”夙寒一咬牙,抽了抽鼻子,转身离开四海赌场,然而,赌场对面的茶楼二楼包间,一双眼睛却一直看着夙寒那一袭红色的身影渐行渐远,眸光逐渐范柔,修长的手指中拿着一块血色的玉佩,上面却刻着一个‘晗’字……

     ------题外话------

     夙寒:歆歆妞儿,那玉佩我肿么瞧着那么眼熟啊?!

     冰歆:寒寒妞儿,如果你不认识可以选择不认账的说……

     夙寒:看情况再说,给点儿银子,缺钱啊!

     冰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要收藏找读者去!

     夙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