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这是神马情况?!
    “夙冷,把他们一个个绑了倒挂着吊在树上,将他们的衣服什么的全都扒了!”夙寒挑眉,笑眯眯的看着北辰枫气急败坏的模样,根本就不在乎会不会被北辰枫记恨,就夙寒的记忆来推断,北辰枫这人绝对的可以值得结交,但是呢,她可从来不会主动去结交任何人,一切随缘,猿粪到了,他们就是兄弟,猿粪没到,可能就是敌人,结果如何,她不怎么在乎,上一世活的并不怎么称心,这一世,她不想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要简单地随心就够了。

     “少爷……”小六子听到夙寒的话,吓得脸色惨白,虽然太师府并不畏惧任何人,可好歹北辰枫也是个世子啊,而且,北辰枫和皇上的关系很好的啊。

     “等等!你和我说说你要那么钱干什么。”北辰枫看着夙冷就要上前,立即阻止,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夙寒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仅如此,她现在笑的模样……尼玛,怎么那么眼熟啊?!

     “其实吧,我本来也不愿意打劫的,打劫这种活儿,怎么适合爷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风度翩翩,俊美非凡的绝世公子呢?!可是吧,赌场那地方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爷实在是看不上眼,所以就只好来打劫了啊,至于要钱做什么,还能干什么,花呗。”夙寒瞥了北辰枫一眼,叹了口气,下巴微微上抬,四十五度抬头望天,做忧桑装,只是,说到最后却让北辰枫满头黑线,这什么破理由啊?!

     “你就说你要去哪儿花钱。”北辰枫被挤得快要抓狂,可相较于被扒光了衣服,他还是比较中意继续挤着。

     “青楼!”夙寒这一次倒也干脆,直接扔出了两个字。

     “那敢情好,夙冷,把爷放下来,咱俩一起去,爷本来就没打算回王府,可又想不出正当理由来不回去,正好碰到你,咱俩都去青楼,我请你!”北辰枫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的说道,完全把夙寒将他吊在树上还打劫他的银子并有那个打算将他扒光的意思。

     “放人,你怎么就不想回去了啊?”夙寒一呆,这货的神经是不是有点儿太大条了啊?!不过,北辰枫这人有一点好处,说到做到,他这样子看来是不想追究了,而且,貌似他们俩还很合得来。

     “还能有什么呗,我母妃肯定是为了让我娶妻的事情,父王肯定又是说我不学无术,我就奇了怪了,这天下都是我们北辰家的,多我一个贤王不算多,少我也一也不算少,我当个纨绔子弟多好啊,干嘛非要让我进朝堂啊,忒无聊啊。”夙冷拔剑直接将拴在树上的绳子砍断,北辰枫等人尽数落在地上,不过,北辰枫算是很好的了,他的护卫和车夫全都给他垫底,根本就没摔着他。

     “啧啧,这么说,还是我老爹好啊,看看我老爹,随便我玩儿,随便我败家,出了天大的事儿,他帮我顶着,估计把,就算我杀人放火他都帮我善后,而且妥妥当当的,不过,我觉得吧,这钱还是太少了,你认不认识锦绣城里哪家的大户人家子弟比较好赌的,咱们凑一桌,直接赌钱去,如果赢了,我分你一成。”夙寒左手横在胸前,右手手肘放在左手上,右手托着下巴,笑嘻嘻的看着北辰枫拍拍衣服站起来,完全的不拘小节啊,走过来就和她勾肩搭背,完全的哥俩好的模样啊。

     “还能有谁啊,不就是加上我的京城四大混世魔王么,司徒将军家的唯二的两个男丁,司徒青,司徒阑,内阁阁老云老爷子的唯一的孙子,云世天,你也知道的,你呢,也就只是性子不怎么好而已,看不顺眼的直接抽过去,其他的青楼啊,赌场啊什么的,那都没见你去过,所以,你不在我们之中,我们四个,青楼赌场什么地方没去过,什么地方没闹过玩儿过,赌这东西,自然也是比较拿手的,不过……你都没去过,你确定能赢?!”北辰枫勾着夙寒的肩膀,看着比自己低了一头的夙寒,心底划过一丝疑惑,可转瞬即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没去过,不代表运气不好赢不了啊……”

     ------题外话------

     夙寒:歆歆妞儿,这货的神经是否太过大条了?!

     北辰枫:我的神经不大条啊、

     冰歆:寒寒妞儿,你可以往死里整他,偶发4,他绝对不会记恨你!

     北辰枫:……歆歆妞儿,不带你这么偏心的,这偏心偏的忒狠了点儿吧!

     冰歆:有本事你也当女主!

     北辰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