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这算什么,”二太太说:“有的人更怪呢!”大太太瞟了二太太一眼,说:“你说谁?”“桃花呀!”二太太说:“你不见她,刚到土司府时,一棍子打不出个屁,现在倒好,眼角都吊到天上去了。”大太太停下脚步,喃喃自语道:“是呀,这桃子,近来是有点反常。她和莲姐有说有笑,整日唧唧喳喳。”二太太随声附和道:“是哩是哩,像是碰到天大的喜事哩!”大太太突然把手中的佛珠捻得飞快,蹙着眉头想了半天,说:“叫刘妈过问过问,桃子是不是有喜了。”“哎哟我的妈哩,”二太太惊喜道:“你不提我还忘了。桃花脸皮厚,就她敢在门口晒月经带子,五六年了,月月如此。这个

     月,还真没晒了。还有,吃饭时,她尽挑酸的吃。我那哑巴儿牛不好好放,满山遍野尽采些桑葚、酸枣、桔柚、刺梨什么的,三天两头跑着拿了回来。有次我问他要几颗桑葚吃,他竟然不依,说是给桃桃吃都还不够。”大太太若有所思地说:“酸儿辣女,桃子要生男娃了。”二太太喜不自禁,连声说:“这下好了,这下好了。”“好什么?”大太太突然转过身,冷冷看着二太太说。见大太太的语气不对,二太太一惊,浑身不由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地说:“土司李家有……有了孙子……不是好事么?”“哦,是好事,是好事。”大太太感觉到自己失态了,马上放缓声调,换了一副喜气面孔回答

     二太太。她心里想,造孽哩。土司老爷有一个儿媳妇替他生儿子了!

     这边大太太和二太太说桃花,那边桃花眼皮就一个劲儿地抖。她抬手按了按眼皮,淡淡一笑,附和兰儿说:“就是就是,看不着,就不烦了。”桃花说毕,从衣襟里掏出一个白手帕包着的小包,搁到兰儿的枕头边。“这是什么?”兰儿问。桃花只笑不答,一层层将小包打开,最后一层打开后,露出几个饱满乌亮的桑葚。兰儿眼睛一亮,一骨碌爬起来,伸出两根手指,像捉蜻蜓一样,小心翼翼地捏起一颗,放在眼前晃了又晃,说:“六年了,想死我了。”兰儿把桑葚丢进嘴里,一咬,一股紫红的汁液从她嘴角溢了出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一股桑葚的清香。吃了一颗,再吃一颗,兰儿捏起第三颗往嘴里丢时,看见桃花的喉咙滚动了几下,紧接着一口唾液被她吞了回去。兰儿“咯咯”一笑,说:“张嘴,张嘴。”桃花抿嘴不张,兰儿便把那颗桑葚堵到了桃花的嘴上,说:“张不张?”桃花一扭头,想说“不张”,结果刚一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那颗桑葚便挤进了她的嘴里。

     再拿起一颗,兰儿一眼瞥见娘和莲姐也在咕噜噜吞口水。她不理睬,只顾丢进自己嘴里,和桃花对视着大嚼一通,吞下了,又一齐“咯咯咯”开怀大笑。兰儿又捏起一颗,放在莲姐的眼前晃了又晃,笑眯眯地问:“吃不吃?”莲姐两个腮帮子吱吱冒涎水,尴尬地一口又一口往肚里咽。她己按捺不住,就算兰儿不给,她也要抢了。莲姐狮口大开,一口就将兰儿手中的桑葚叼进了嘴里,摇头晃脑,嚼得有滋有味。最后一颗,兰儿捏起,对三太太说:“娘,张嘴。”三太太没开口,伸出手来。兰儿将桑葚放在了娘手里。三太太捏着这颗桑葚,没有放进自己嘴里,却说:“兰(花)儿,你张嘴。”兰儿抓住娘的胳膊摇了又摇,撒娇说:“娘,你吃嘛,吃嘛。”

     “出去这么多年没吃到,早该馋死了。快,听话,张嘴。”三太太抚着兰儿的头,看她张嘴吃了,高兴地说:“等下娘去桑林里给你摘,管你吃个痛快。”兰儿坐正身子,说:“我跟娘去。”三太太说:“你爹说了,你病了多日,得好好调养两天才能出门。病刚好就往野地里跑,那还了得?你爹怪罪下来,娘如何担当得起?”兰儿一骨碌跳下床,神清气爽地说:“爹那儿我自会去说。走走走,大嫂、莲姐,我们都跟我娘去吧。”兰儿大病痊愈,土司大老爷说要办个家宴。大太太问什么理由,大老爷一会儿说是给兰儿病愈庆贺,一会儿说专请苗专员,一会儿又说家人久没团聚,该聚一聚了。总之,颠三倒四,支支吾吾说不明白。

     大太太想,你给儿媳妇肚里播的种发芽了,当然要庆贺!大太太心里明白,脸上不由得挂一道冷冷的笑。大老爷李德福熟视无睹。他想,大太太既不热心,他亲自出马不就得了?他吆三喝四,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酒菜。嘉武和文仲定然要回来的。苗专员骑着黄膘马,在几个马弁的护拥下,威风凛凛赶来了。兰儿想,戴老师、陈先生自然也会来。一想到陈先生,兰儿的心就怦怦乱跳。后来,听三哥说,陈先生背着她走了好几里路,一直把她背回家。一想到这事,兰儿脸就发烫。心想,再见到他,该多难为情。但此时此刻,她最想见到的就是他!她等来等去,等来了戴老师,等来和戴老师一起来的凤姐。兰儿借口叫哑巴大哥回来,出了大门,到处溜达,眼巴巴盼着陈先生出现在路口。

     圆圆的太阳眼看就掉进江里,远处的哑巴大哥一路“哦欧哦欧”赶着牛群往回走了,哪里有陈先生的影子?兰儿突然想哭。这个陈先生,她病了,也没来看一次,病好了,也不见来。这个没心没肝的家伙,不是人间蒸发了,就是心里对她根本没有一丝牵挂。以后不理他了。兰儿正在胡思乱想着,嘉武来到了她的背后。嘉武轻轻拍了拍兰儿的肩膀。兰儿正在想心事,嘉武一拍她肩膀,吃了一惊,她以为是陈先生从天而降,回头一看,是二哥。兰儿顿时生出一股委屈,几拳砸在二哥胸口,一头埋进去,嘤嘤哭了。嘉武搂着兰儿抚了又抚,老半天才说:“陈先生背你回来,第二天就回上海了。一走半个月,杳无音信,二哥和你一样,想念他哩。”

     兰儿吃了一惊,她等陈先生,二哥竟然看出来了。陈先生走了!竟然杳无音信了!兰儿抬起头来,泪汪汪地问:“他不回来了?”嘉武说:“不。他会回来的!”兰儿掏出手帕,抹了抹眼泪,又问:“他回去干啥呢?”嘉武轻轻搂住兰儿的肩膀,凝望着远处的群山许久,说了一句:“人间正道是沧桑!”兰儿觉得莫名其妙。二哥那双眼睛,深邃遥远,似乎有两团火焰在燃烧。甚至有那么一刻,兰儿竟然觉得这双眼陌生,而且陌生得可怕!难道产生了错觉?很多年以后,兰儿才理解二哥这句警句的深刻含义。这时,刘老妈子出来喊了:“兰儿哩--你娘叫你回家哩--马上吃饭了哩--”兰儿如梦初醒

     ,胡乱应着:“好哩--”

     盛宴热闹非凡,大家围坐在一张大大的八仙桌上,共同举盏,跟着你敬我,我敬你,一个敬一个,搞乱了辈分也没谁在乎。大太太很在乎。桃花向她敬酒时,她没有端酒,眼皮抬都没有抬,只是淡淡地说:“桃花,你这身子,不宜饮酒,你可清楚?”“我替大太太饮吧。”土司老爷在桌底下踩了大太太一脚,端起大太太的酒盏,为大太太打圆场。土司老爷说毕,叮当和桃花碰了盏,一口饮了。放下酒盏,土司老爷多看了桃花一眼。谁也没有注意到,土司老爷这多看了的一眼,大太太看到了。土司老爷李德福自称精通诗书,满嘴仁义道德,竟做出扒灰这等荒唐造孽之事。大太太着实想不通。想不通,胸口便堵了气,堵了气便难受,一难受,这酒呀烟呀喧闹呀,等于要了她的命!她站起来,推说身子有点不适,径直走了。大太太一走,桌上少了一张苦瓜脸,气氛更是热闹。

     苗专员又和土司老爷碰了一盏,说:“听说为兰儿治病,中医西医都请来了,均不见效,吴道士仅一包草药,立即药到病除。这等神奇闻所未闻呀!这药方可在?”土司老爷说:“这个活神仙,如何会留药方?不过,我将药渣子拿去请镇上的孙郎中看了,说不过是一些板蓝根、金银花之类的普通药。其中奥妙,可能在剂量多少的搭配上。你听孙郎中那个老鬼怎么说,‘学不会呀,学不会呀’。我想也是,若都学会了,岂不遍地都是孙道士、马道士?”土司老爷说毕,大家都笑了起来。土司老爷看了看兰儿,说:“选个好日子,和你娘一块上趟县城,上门好好感谢吴道士。”“得令!”兰儿嘻嘻一笑:“我请吴道士到福海楼,和他饮一盏。”三太太拍了一下兰儿的大腿,说:“不正经。”

     “哎,还真的得请兰儿姑娘出面,请请吴道士。”苗专员感叹道:“那个活神仙,我数次请他,皆托词婉拒。”“谁叫你是当官的!”兰儿说:“我这布衣百姓请他,自然能请到。”“罢罢罢,”嘉武说道:“你一个小女子,抛头露面有失体统,还是我去请吧。”“也罢,”兰儿努起嘴,故作生气状,说:“你们大男人的事,我一个小女子掺和进去,确实有失体统。”嘉武和苗专员相视一笑,众人跟着又是一阵大笑。苗专员停下来,一本正经地说:“兰儿姑娘说得对。男人的事,不掺和为好。”听了这话,戴老师和方仲也相视一笑。这笑意味深长,也有点苦涩。一股穿堂风把神龛上的几支蜡烛吹得摇曳飘忽,不一会,竟一支支灭了。屋里顿时漆黑一片。这风说也奇怪,一阵呼啸之后,又是风平浪静,仆人重新点亮蜡烛,蜡烛纹丝不动。酒桌上再也提不起刚才的兴致,宴席草草收场,大家便一哄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