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正午时分,无风无雨,阳光灿烂。

     没有一点征兆,西厢房的檀梁突然脱落,不偏不倚,砸在五少爷李嘉仕的床上,倘若李嘉仕正在床上午睡,这根大腿粗的檩梁真是要了他的命。这一声轰然巨响,惊得土司家人魂飞魄散,不停地颤抖。

     土司大老爷坐立不安,心狂跳个不停。凶兆,这是凶兆哩!二姨太张氏更是哭哭啼啼,说大白天做梦,梦到小儿子嘉仕遭了血光之灾。大太太骂二姨太乌鸦嘴,心里何尝不是一阵紧似一阵。土司大老爷给大儿子嘉成和小儿子嘉仕各修书一封,他让仆人取来一摞银洋,叫来一个亲信,让他骑马连夜到省城,找大少爷和小少爷。他反复叮嘱:“一定要见到本人,并带回他们的信。”

     亲信飞马而去,土司大老爷略微松了一口气。他刚回到太师椅上坐下,侯警官就一脸严肃地跟了进来。

     “案子可有进展?”土司大老爷亲自给侯警官斟了茶后,便问道。

     侯警官锐利的目光扫了一眼坐在屋里的大太太和二姨太等人,没有回答。

     土司大老爷明了,一挥手,家人纷纷退下。家人都出了门,侯警官才压低嗓音说:“是马大(N)麻子盗墓。”

     “证据确凿?”土司大老爷一惊,沉吟良久才问。

     侯警官正色道:“铁证如山。”土司大老爷说:“那还不去抓人?”

     “此事非同小可,民(N)国新律,盗墓者杀。这将又是一条人命。两天三命,这等离奇命案,我从本县从清末当捕快,直至到民(N)国当警察,也是头一遭。”侯警官沉吟了一会说。

     土司大老爷听侯警官的话,端茶的手一颤,茶水荡出些许。他想,莫非阴阳儿的事他也知道?他平复了一下散乱的情绪,问:“此话怎讲?”

     “昨日你遣家仆去县警察局报案,还修书局长。我出门时,局长特别交代,验尸点到即可。”侯警官不慌不忙道。

     侯警官饮了一口茶,起身踱步,继续说道:“仆人命贱,为何如此特别交代?怕是另有隐情。昨日我只看了孟大虫的面孔一眼,就明白他坠崖溺毙之前极度恐惧。说他失足坠崖谷身亡亦在情理之中,只是一个仆人,深更半夜受惊溺毙,则让人联想了。”

     侯警官望了望土司大老爷越来越凝重的神色,还想继续说下去,被土司大老爷拦住。土司大老爷说:“以侯警官之意,捉了马大(N)麻子,若他信口雌黄,将事情闹大,则不好收场,是否?”

     “正是!”侯警官点了点头说。

     土司大老爷说:“此事就不了了之?”“非也。”侯警官说“昨日我还得知贾道士(号半仙)专程来贵府一趟,只转了一转,茶水也没饮一口子就走了。昨日下午从你这里回去,我上门拜访贾道士(半仙),提及此事,半仙他只说了一句话,你想不想听?”

     “以喜冲灾,以善抵恶。”土司大老爷又长吸了一口烟说道。

     “哦,原来贾道士(半仙)亦与你说过。”侯警官笑着说:“你这大宅,阴气太重。昨日我与马大(N)麻子在此喝酒,他说他看到檀梁上有鬼,连我也被吓了一跳。”

     说毕,侯警官与土司大老爷齐齐仰头朝檀梁上望去。果然,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流扑面而来。

     侯警官收回目光,说:“贾道士(半仙)修道几十年,素有神算子之称,他的话不敢不信。以侯某之见,区区一百块大洋,对土司老爷来说,不过九牛一毛,饶了马大(N)麻子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当做善事,您意下如何?”

     “听你的。”土司大老爷起身拿起茶杯说:“以茶代酒,喝了!”

     太阳又要西沉,一抹余晖照在了侯警官和他的枣红大洋马身上。出了土司山寨口,侯警官一声嘹亮的“驾”,枣红大洋马飞奔而去。夕阳余晖之中,沿途绿柳万涤的清水河畔--那侯警官的身影渐渐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