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马大(N)麻子见到侯警官,强作一脸的欢笑。他对侯警官说:“侯警官,从县城远道咱穷山恶水之地,辛苦!辛苦!--找了半天可找着您了。”侯警官并不搭话,一脸严肃地盯着马大(N)麻子。马大(N)麻子心想:你狗日的唬谁,我马大(N)麻子是给你唬的么?小心老子告你收了土司大老爷五块大洋!马大(N)麻子心里气吞山河。他见侯警官半天不说话,眉头越拧越紧,还伸手按在了枪壳上,腿就开始打战。马大(N)麻子腿一抖,尿就紧,紧得又要大飙出来。他赶紧对侯警官说:“侯警官,对不起哩,我要尿尿。”马大(N)麻子从路边的茅草丛里小解回来,侯警官发话了:“你尿尿可以,想逃跑的话,我的枪子儿可不长眼。”侯警官说毕,拍了拍枪。

     马大(N)麻子心里一惊,故作镇定。他对侯警官说:“你枪杀无辜,法理不容!”

     “你狗日的无辜?你盗墓犯了死罪,还无辜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侯警官哈哈一笑,不屑地说。

     马大(N)麻子嘿嘿干笑几声,心想:你狗日的装腔作势做什么,不如干脆说见者有份算了。这样的话,他侯警官当然不会说,得等待他说。他自己说,起码不能马上说,马上说,有束手就擒的味道,就太便宜这狗东西了。马大(N)麻子心有不甘,嬉皮笑脸地说:“哎哎哎,侯警官,这样没由来的话,小民可承受不起呀。”

     侯警官把脸一沉,说:“你腰上现在就系着几十块大洋,哪里来的?谁可证明?干什么用去?讲不清楚,我现在马上就可以关你进大牢,让你坐坐老虎凳,喝喝辣椒水!更何况这大洋,就是你盗墓所得!”

     马大(N)麻子腿脚肚子立马又抖起来。尿也不争气,似乎马上要大飙出来了。刚刚尿完,现在又要撒尿,给这狗日的看笑话。马大(N)麻子咬牙忍了又忍,把尿硬是给憋了回去。这一憋回去,思路居然通了。他心想,这狗日的火眼金睛,腰杆系了大洋都看得出来。马大(N)麻子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腰杆,有一团厚厚的东西凸了出来。他恍然大悟:这么大一团,瞎子才看不到!到了这个时候,大洋还不拿出来,更待何时?他马大(N)麻子正好顺台阶下。马大(N)麻子麻利地解下钱袋,双手捧到侯警官面前,低头哈腰地说:“侯警官,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穷怕了,您吃俸禄,钱也不会多得用不完。孟大虫那死鬼要钱干卵用?我就’借‘来了。真的是借的。在他坟前,我说过,来年一定本息归还。我们都是穷人,这钱就见者有份吧。明年您不用还,我替您还。”

     侯警官接过钱袋掂了掂,说:“借?你借孟大虫的钱会还?还纸钱吧?”

     马大(N)麻子见侯警官接钱接得爽快,胆子大了起来,说:“纸钱也是钱哩。我能给他烧去,也是他的造化。”

     “那样的话,孟大虫半夜敲你家门。”

     “怕他敲门,他的坟我就不敢挖了。”

     “你也太不像话,挖了人家的坟也就罢了,却不填埋回去,让他被野狗(即山上红狼)啃了。”

     “咦呀,讲了你都不会信!”一提起这事,马大(N)麻子就心有余悸:“昨晚一个闪电,孟大虫坐起来吓我,跑都来不及哩!”“鬼信你。”侯警官顿了一下,说:“闪电打雷时,空气中有正负磁场,尸体上也有正负磁场,两者相撞,把死尸弹了起来,也有可能的。”

     话说到这里,两人之间的气氛就轻松起来。马大(N)麻子说:“我已经叫我堂客去镇上割肉了,晚上我们好好喝两盏。”

     “到你家喝酒,你没有盗墓,人家也怀疑你盗墓了,去不得。”侯警官摆了摆手道。

     马大(N)麻子听到这话,心里更有底了。他说:“那也好,下次到县里,再请你喝酒不迟。那我先走了啊。”

     侯警官掂了掂手中的钱袋,丢到马大(N)麻子怀里,对马大(N)麻子说:“别忙走,你刚才说什么见者有份,你给我的这份有多少?”

     马大(N)麻子一下蒙了头,忘了他留下了十块,说:“一半呀,五十块。”

     侯警官冷冷一笑,说:“五十块?最多四十块。你数数,多出一块铜钱,我全都不要。”

     马大(N)麻子这才回过神来。他想,这狗日的硬是厉害,用手掂掂就能知道大洋的数量。在他面前耍花招,岂不是自讨苦吃?想罢,一脸的讪笑,赶紧从衣服口袋里掏出那十块大洋,说:“刚才数来数去,把十块大洋放到衣服口袋都不晓得啵。”

     侯警官接过钱袋,鄙夷地哼了哼,心里恶狠狠地说:“滚得远远的,今后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