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蔡锷将军病逝时,嘉武正与陈玉昆押运缫丝设备从上海逆流至岳阳的长江江面上。对蔡锷将军离世一无所知。嘉武闻此噩耗,已是翌年五月仲夏。

     春节后,陈玉昆率领原缫丝厂的一帮熟练工人,不分白昼,加班加点,安装调试新设备。半个月后机器运转正常。首季度帐面显示,赢利净增四万大洋。

     这几个月,嘉武拖着一条瘸腿,一身油渍,胡子拉碴,和工人一起挑灯夜战。现在,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嘉武刮了胡子,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一身干净衣裳,找帐房先生取了一万大洋银票,骑上一匹快马,去县城找他的老战友去了。

     嘉武回来第一天,土司大老爷就告诉儿子嘉武--苗一刀(其人善使苗家刀法,当地武林高手与其过招很难逃脱第一招亦败阵故浑名苗一刀)在古城县当县长一事。嘉武大喜,却不急于求见。土司大老爷问何故,嘉武笑而不答,搞得神秘兮兮。不说就不说,老子落得清静。清静没几天,土司大老爷就大病一场。请来县城的郎中查看,称并无大碍,不过这两年操劳过度,调养一段日子自会痊愈。--嘉武扬鞭策马,赶到苗县长的县党部时,苗县长正躺在暖洋洋的太阳底下闭目养神。县党部在洪泰正街,一条古老而曲折的青石板官道穿城而过。而办公用的四合院似乎年久失修,几根立柱与横梁间皆加柱支撑,摇摇欲坠。窗格廊檐,虫蛀雨蚀,破败不堪。但院落整洁,几蔸芭蕉树翠绿欲滴,花草芬芳,生机盎然。趴在门槛边的大卷毛狮狗见来了陌生人,爬起来想吠,一看又立马噤声。陌生人穿戴整齐,风纪扣也扣得一丝不苟,一件灰色的中山装如了这里的最大主人苗县长。吠这样的陌生人,不仅会挨一脚,弄不好还被骂一句“******不识相”。狮毛狗退到一边,四爪刮地一滑,肚皮贴着地面,舒舒服服打了个哈欠,趴下来,把头埋在两爪之间,又打它的盹去了。

     嘉武不怕流血打仗,却怕狗,一见狮毛狗爬将起来,吓得差点大叫“苗一刀”。不料,狮毛狗看了他几眼,并不吠他。他又觉得这卷毛狮狗真不是东西,要是真来了歹人,它的主人岂不在睡梦中束手就擒?苗县长的懒人椅边放着两张小木凳,一张放了茶杯,一张空着,中午若是有人找他,坐的就是这张空着的小木凳了。嘉武轻手轻脚坐上去,静静端详着这位在武昌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一只绿头苍蝇飞到了苗县长的鼻尖,抖着翅膀乱爬,这里叮叮那里嗅嗅。苗县长脸上肌肉神经质地抽抽,突然,苗县长伸出手,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绿头苍蝇飞走了,他也睁开了眼……

     盯着嘉武看了半天,苗县长仍然神情恍惚。他说:“哎呀,那个梦绝了。我和嘉武冲出营门时,江岸对阵炮声隆隆;猛然一梭子弹打了过来,身边倒下两个战友,我和嘉武却毫发未损,这不是真的发生过的事么?哎,我说你,怎么长得像嘉武,你是嘉武?”

     嘉武哈哈大笑,说:“你这个****的县长,午觉把你睡糊涂了。看看,看好一点,我是不是李嘉武?”苗县长睁大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便和嘉武紧紧拥抱在一起。两人拍肩抚背好一阵才分开。苗县长退后几步,说:“走过来,走过来。”“哈哈哈,你****的想看我笑话。”嘉武挺胸想稳稳走几步,不料腿不听话,一走,还是那样一瘸一拐。“哈哈哈,”这回是苗县长大笑,他眯缝着双眼对嘉武说:“还牛**不牛**,跟老子一样了吧?来来来,我们一起走走。”

     嘉武瘸的是左腿,苗县长瘸的是右腿。一走,你拐左边,我拐右边。苗县长说:“****的袁世凯,把我和你弄成********了。”两人又一阵哈哈大笑。笑罢,嘉武问:“你怎么知道我腿受伤了?”“才我知道呀?全县人民都知道了。”苗县长一巴掌重重拍到嘉武的肩上说:“为你骄傲!”嘉武一头雾水。他在云南受伤,他不说,谁知道?爹也不喜欢张扬。这点他很清楚。“别东想西猜了。昆明、长沙、及广州《南华日报》等多家报社把你勇救蔡将军的事迹登了整整一版。我在考虑,等你回来,举行一场隆重的表彰大会呢。你不但是李家的光荣,也是整个古城县的光荣!”“惭愧惭愧。为蔡司令,我这点小伤弄得沸沸扬扬,算是沾司令的光了。”嘉武说罢,嘿嘿一笑:“像你,一条腿都差点被卸下,却鲜为人知。”

     “正是正是。”苗县长仰天长叹,道:“要是蔡将军尚在,苗某人真愿替他而死。”嘉武一怔,说:“你的意思,我怎么不明白?”

     “去年十一月,蔡将军病逝于日本福冈,你不知道?”

     “不可能!”嘉武脸色骤变:“去年八月,我伤愈回湖南之前,尚与司令共饮。”苗县长引嘉武到办公室,从抽屉里取出一张报纸,说:“自己看看吧。”嘉武拿着报纸泪如泉涌。他哽咽道:“司令英年早逝,国家之大不幸。”

     “节哀节哀。”苗县长捧来一杯当地百年传统擂茶,放到嘉武手上说:“蔡将军病逝,这么大的事你不知道?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

     嘉武喝了几口擂茶,缓和了一下情绪,便原原本本把这大半年的经历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