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见莲姐流泪,哑巴大哥一手搭在她肩上,一手用袖口给她抹泪。“哎哟哟,”一旁的兰(花)儿假装吃醋:“挺亲热嘛。等五哥回来,我告你们的状。”“告吧,告吧。”莲姐摊开哑巴大哥的手,蹿上来捉住兰儿就往她腋窝挠,姐妹俩笑面一团,翻到了床上。“都什么时候了,还闹!”大太太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屋里道:“午时到了,带你们的哥哥迎新娘去。”大门口,贺老六披红挂彩,牵着一匹同样披红挂彩的高头骏马,早在等候。乐队的吹鼓手们挺胸撅腚,在一硬朗老汉的指挥下,吹吹打打,响声震天动地。哑巴大哥是骑马老手,不用马凳,一跨腿就稳稳当当骑了上去。轿子是八人抬的大花轿。抬夫们脚穿红头鞋,腰系红绸,头裹红布巾,铆足了劲,一声吼,抬起轿子跟在马屁股后面,大步向河东村走去。湘西苗寨有个习俗:嫁女儿只能哭,不许笑。这是规矩。桃花嫁到土司府李家,偷油婆早就相通了。在虚情假意的啼哭声中,不知何故,她悲从中来,假哭成了真哭,眼眶肿成了一个桃。涂脂抹粉收拾包袱,马大(M)麻子插不了手。他蹲在一边吸水烟。他满脑子在想这个又聋又哑的拙儿,如何就成了自己的女婿。他阴沉个长马脸,越想越憋得慌,吸水烟吸得一地的烟灰。只有桃花那四个小弟弟难掩兴奋。他们天色未亮就爬起来,像一群野兔乱跳,就等大花轿上门抬走姐姐的那一刻。

     喜鹊高飞欢叫,云雀儿在高空鸣唱,也似乎增添了一路的喜乐气氛;吹吹打打的喜乐终于响到了马家门口。桃花在鞭炮声和偷油婆呼天抢地的哭声中上了花轿。迎亲队伍渐渐远去,马大(M)麻子站起来踢了婆娘一脚,说道:“喜事给伊哭成丧事了!”

     哭声戛然而止,偷油婆愣了一下,还了一腿回去,说:“都是你惹来的喜事!”偷油婆刚说完,就捂住胸口,面露慌恐之色,待了好一会,喃喃自语道:“怎么,真的感觉像是给桃花丫头办丧事?”马大(M)麻子破口大骂:“******妈,闭上你的乌鸦嘴!”西厢房瘫在床上的老娘剧烈咳了一阵,喘了半天粗气,便结结巴巴地说:“造……造孽,造孽哩--”……哑巴大哥骑着那一匹雄壮的赤炭火龙驹,看着前呼后拥的迎亲队伍,挺着胸,翘着下巴,神采飞扬。火龙驹喷着响鼻,“得得”走向河东村。路两旁都是看热闹的人。他们脸上有欣喜、羡慕、惊讶、疑惑,更有不屑。一个又聋又哑的花痴儿,如何娶到了十里八乡的美人桃花?太突然了!马大(M)麻子这****的,攀权附贵,贪钱财卖女儿!骂人的都是河东村人。河西寨皆李姓,自然是不骂,私底下也嘀咕:“咱土司府李老爷也太过分了,把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毁了。”

     不管人们什么心态,骂也好,嘀咕也好,喜事就是喜事。唢呐一响,一眼望去,满是笑得合不拢嘴争相迎吃喜糖的人们。

     这情景突然勾起了哑巴大哥对童年的回忆。哦,对了,爹娶三太太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那儿时候的他和一群小伙伴爬上屋后的山崖摘牛虱梅和桑椹,这些山果又酸又甜,可口沁入心脾。依稀的记忆稍纵即逝,昨晚兰(花)儿如何比画手脚,除了傻呵呵点头,他还记得什么?

     远处骑在牛背上,悠闲地吹着一支破笛子的是谁?啊呀,是石娃儿!石娃儿给李老四家放牛,和哑巴大哥是铁杆放牛娃。哑巴大哥新衣裳换破衣裳的对象大多是他,是二太太所谓的“河东村的乡野孩子”。唢呐一响,石娃儿这个河东村的野孩子急得小肚子打转。为了去看哑巴大哥娶亲,几次想扔下牛不管,都是跑了几步又倒回来。不行,牛看似老实,人一不盯着它,它就敢把一片稻禾都啃光哩。有时候,两头斗红了眼的公牛偶尔会顶架半天,胜者一方往往会乘势追击,而败者一方不死即伤;或亡命逃跑随意践踏路边的庄稼;李老四给长工的手册写着,啃一蔸稻禾挨两板子,啃两蔸稻禾挨五板子,啃三蔸稻禾就扣工钱了!挨板子,咬咬牙挺挺就过来了,扣工钱?妈哩,工钱拿少了回去,那个干瘦的老爹会跳起来,找牛绳捆他,吊起来狠打--何况放牛娃赔不起东家牛哩!想到这里,石娃子抽出插在腰带上的笛子,吹起了喜气洋洋的迎亲小调,为哑巴大哥祝贺。哑巴大哥听不到笛声,但石娃子一鼓腮帮吹,他就像听得见一样如痴如醉……

     哑巴大哥感觉到石娃子的孤独失落。他突然“哦哦”一声,鹞子般飞身下马,向石娃子奔去,一双新郎官才穿的新鞋噼噼啪啪踩得田里的泥水四溅。石娃子知道,哑巴大哥穿不得新衣裳,穿上了学浑身发痒,就会找他换。他不换,他就会“哦哎哦哎”缠得你失去耐性,你不换不行。哑巴大哥现在穿的是新郎装,打死石娃子,他也不敢换哩。石娃子也鹞子般从牛背上跳下,便不顾哑巴大哥“哦哦”乱叫,在稻田与鱼塘、桑树与银杏林间抱头鼠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