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出了土司河西寨子,马**子扭头望了望,确信后头没人跟着,把土司家给的十块大洋掏了出来,码整齐放在手掌心上。

     落日在西山河边上正一点一点往下沉。这个不平常的白天很快就过去了。马**子抬起手,把那十块大洋和落日放在了同一

     水平线上,那十块大洋里,便映入了十个小小的落日。望着这一片红,马**子陶醉了。

     “拿到了”马**子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猛地从陶醉中惊醒。他抬头一看,土司大老爷站在了他的面前,是土司大老爷在问

     他话。马**子腿肚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结结巴巴地说:“啊?什么?”土司大老爷不说话,只是望了望马**子手上的大洋。马**子这

     下明白了。他的头就像鸡啄米似的,连声说:“拿到了,拿到了。”

     土司大老爷“哦”了一声,和一干人径直走了。

     把大洋放回口袋,拍了拍,马**子脚步才又轻松起来。马**子刚轻松走了几步,后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马**子紧

     张地扭头看,是土司李家的一个仆人。这仆人到了马**子跟前,对马**子说:“我家老爷说了,这十块大洋,也有石蛋那群孩子的份。你

     看着分吧。”

     马**子愣了半天,才悟了过来。这土司大老爷知道,孟大虫的尸体是石蛋他们先看到的。

     “我操你土司家的老祖宗!”马**子不由在肚子里骂一声。他想,狗日的又是喝酒,又是赏钱,原来是考究自己老不老实

     !他不说,土司大老爷帮他说了。唉,早知如此,何不早早挑明,还落个好名声哩。这下好名声没落到,煮熟的鸭子也飞去了一半。马**子

     懊丧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

     太阳整个儿沉到了西山里,灰蒙蒙的雾气,从落日的地方升腾起来。落日后起雾,往往就意味着阴雨天的到来,晴朗日子要

     结束了。弄不好,雨晚上就到。

     马**子心情郁闷地回到了山脚下的河东村,看到石蛋那群孩子,在村头的老槐树下,一个个捧着大海碗,吸溜吸溜在喝着

     地瓜粥。马**子高声喊道:“石蛋你们这帮狗日的,捉什么**甲鱼,结果真给你们捡到了金元宝。给两块大洋,找开了你们平分。”看到

     石蛋接过了大洋,手脚发抖,一头雾水的木鸡样,马**子就笑了。他对他们说:“你们看到孟大虫的死尸,土司大老爷赏你们的哩。”

     明白了大洋的来路,石蛋手脚就不抖了。他还大胆地问:“土司老爷赏了多少?”

     “哦嗬,你狗日的还怕我吃了你那一份?”马**子不高兴地说:

     “难道死尸真是你们发现的不成?见过背影就鬼追似的跑

     光了!不是老子,你们毛都没一根。告诉你们吧,土司大老爷赏钱时,没有老子说起你们,怕是连这两块大洋,土司老爷都不会给你们。瞪什

     么羊眼,是不是不想要?不想要拿回来。”

     马**子手一伸过来,石蛋这群孩子就哄地跳起来跑了。看孩子簇拥着石蛋没了踪影,马**子又心疼起来。两块大洋,没

     日没夜干一个月都挣不来哩。土司家那老东西一句话,就给这群狗崽叨去了。马**子一边唉声叹气,一边用手夹稳银圆,怕剩下的会飞走似

     的,急冲冲地赶回家去。

     马**子见到自家的房顶,再走几步。拐下路坎就进家门了。突然,马**子看到哑巴大哥迎面走来。

     孟大虫怎么死的,哑巴大哥心里明白。见到孟大虫尸体,哑巴大哥悲痛欲绝。他嚎了几声,就不嚎了。他想,谁叫他要活埋

     水莲姐的儿子呢?谁又叫他怕鬼怕到跌入悬崖下的暗河呢?跌入暗河爬起来就算了,却去当了水鬼。他有什么办法?哑巴大哥是个想得通、想

     得开的人。想通了,想开了,他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照例见谁都先乐呵呵“哦哎”一笑。哑巴大哥远远见了马**子,满脸堆起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