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师父难为(四)
    方端何必交谈了一会,云蔚推门出来。他一身灰衣硬是穿得齐整帅气,看得方端不由点头。

     “不错。如此看来,确是非常帅气,也很有气魄。”方端伸手欲拍云蔚,何必抬手挡了一下。

     方端看一眼自己的手,恍然,冲着云蔚笑了笑。何必一直盯着葡萄架子,方端终于察觉出些许不同来。

     “师弟,你在看什么?”

     云蔚眉头微动,就听何必正色道:“我这便宜徒弟捡了个冠踪当宠物,方才跑去葡萄架子墙角那去了。有些担心会不会给啄了。”

     方端抚掌:“不好,我骑的仙鹤,方才放在外边让它走动,可别真给啄了!”说着方端一步走到墙角,跃上墙壁,吆喝起来。

     云蔚转头看着何必,老神在在的何必冲着他扯了扯嘴角,眼里一丝淡淡的狡黠。

     云蔚摇头笑了下:“师父。”他一脸无辜好奇:“您还没跟我说,为何会跟那位女修结怨。以后我也好避让。”

     何必脸上明显呆了一下,在云蔚的注视下,很是难得的抬手摸了下自己脸颊。

     云蔚耐心等着,方端在墙外呼喝着什么,好一会,何必有些犹豫地开口:“其实我也不是特别记得了。”

     云蔚“嗯”了一声,何必继续皱眉,努力回想都快被他遗忘的那些过去。

     他和万玥最初的争端,似乎是对方一句话。那还是在何必第一世,心性简单个性固执的时候结的怨。

     何必从小便入了逍遥派,自记事能说话,便是拿剑修炼。

     范长子时常闭关打坐,他基本就是方端一手带大。但彼时方端也不过七阶筑基,带着炼气入体的小娃娃满山门走拿取供奉,多少也惹人眼热。

     万玥当年娇俏如花,双十年华,金丹初期,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和不过十岁的何必在昭明堂相遇。原本两人境界不一,按理来说,碰上了也不会怎样。

     但偏偏那日方端被门派长老叫了去,只能让小何必独自去领取灵石。何必从弟子手中拿过供奉时,恰好遇上风华正茂的万玥。万玥不知是跟谁说了什么,一扭头便看到玉娃娃一般的何必,抬手指着何必道。

     “你看他,长得像个女娃娃,眉心一点红痣。不就是‘男生女相’么?”

     彼时何必不懂男生女相究竟是何意思,他只瞪了万玥一眼便要离开。却不知当时万玥到底是如何想的,开口逗弄之后,居然伸手要捉何必。

     她伸手向何必,当下被小娃娃一掌拍开,一大一下顿时都眼睛红了起来。一个气对方不识抬举随意反抗自己,区区筑基也敢反抗金丹。一个气此人莫名其妙,随意动手。几句话之前,一大一小动起手来。

     等方端得知消息狂奔而来之后,便是看到头破血流的何必以及脸上一道抓痕暴跳如雷的万玥。

     何必脸上一片青肿,更显得眉心红痣鲜艳欲滴,万玥一道万法诀就要拍下,方端想也不想拔刀迎上。派内两峰弟子直接大打出手,伤到不少弟子,双方事后都被严惩。

     万玥被伤了脸,即使用了膏药,也对不识抬举的扶摇峰恨得咬牙切齿。方端只抱着小师弟,硬着脖子大喊不服。

     因这缘故,何必和万玥再见从来都是针锋相对,每次门内大比只要遇上,都会大打出手。

     一开始何必会输,也会吃亏,但随着他练剑的进步,修为日渐深厚,万玥不知是何原因,金丹中期后再也停滞不前。何必十八岁时,越级大败万玥,从此两人从动手变成了动口。对此,逍遥派倒是不再过多干涉了。

     何必一回想起来,意识就飘得远了点。回想起两世为人,都避不开万玥,想起当年她的所谓“无心之言”,何必斟酌了下,转身面对云蔚,一脸严肃道:“她说我长得像个姑娘,还不许我反驳。小时候不懂事,我直接打了回去,于是就结下梁子。”

     云蔚扯了下嘴角,盯着何必看了两眼。

     乌发如漆,肤色白皙,五官精致,眉心红痣鲜艳可爱。身形纤长,宽袖长衫衣袂飘飘。除却脸上神情冰冷,算是冰雪美人。

     但这话云蔚没打算说出来,他只认真道:“师父非常人也。”

     何必微微点头,继而叹了一声:“现在想来,我当年也有错。”

     “不该跟对方争执么?”

     “对,我应该忍到自己有足够能力,再直接动手打服为止。”何必正色道,云蔚咳了一声。引得何必多看了他两眼。

     “你以为我会退让?”

     “不。”云蔚顺了口气,态度恭敬:“师父说的都对。”

     何必摇头:“我也未必就是对的。到底要不要忍,忍到如何程度,还是一忍到底,这些都需要你自己思考。我倒是另外有些感受想要说给你听。”

     云蔚弯腰拱手:“敬听师父教导。”

     “祸从口出,谨言慎行。”何必摸了下自己下唇,看云蔚盯着自己不错眼珠,有些纠结:“我不太会说话,所以我干脆就少说话。但如果真有什么话要说出口才能告知对方,你也不要犹豫。”

     云蔚点头,乖顺的样子看得何必愈加纠结,好一会,何必伸手拍了拍云蔚肩膀:“我能教你的太少,只因为我自己心中都辨不清方向。你——”

     云蔚点了几下头:“我懂,少惹事,闷头练。见到女修绕着走。安分守己多锻炼。”

     方端找着小冠踪,窜上墙头,刚好听到云蔚的总结,捏着不断扭动的小家伙,他哈哈笑了两声跳下墙头。

     “不错,浅显清楚。就是这个道理,但还有一点你要记住。”

     方端将小东西递给云蔚,何必后退两步,神情有些怪异。他想说什么,方端一巴掌拍在云蔚肩膀上:“师侄你也记住,忍一时,忍无可忍便无需再忍。你不犯人,人犯你,便无需留情!”

     方端大手一挥,豪气干云:“你不惹事,谁惹你,自管有你师父和我护着。”

     云蔚笑眯眯点头,接过快打结的小冠踪,一脸孺慕看着何必:“我相信师父。”

     何必张嘴,再合上,末了,干巴巴道:“你知道就好。”

     方端抓起云蔚,轻松拖到院子中间,将人前后拍了一遍:“好,你是要修刀还是剑?或者有其他的喜好?”

     何必盯着冠踪在云蔚手臂上盘成一团,出声:“师兄。他需要从淬炼体质开始。”

     方端恍然,从自个乾坤袋中翻出四对大小不一的石狮,轻松地放在院中,示意云蔚去拿最轻的那对:“来,拿一下。”

     云蔚慢慢走过去,看一眼何必,再看一眼方端,弯腰伸手——不动,他默默抬头看方端,对方嘿嘿一笑:“从今日起,你先每日练习提起这对狮子,一直到能带着走路,再到提着上下山去打水。日日锻炼,必有所成。”

     云蔚摸着狮子,有些可怜巴巴地看着何必:“道理我都懂,但是……做起来是不是有点难?”

     何必还没说话,方端板起了脸:“修真之道,本就要不断地逆行,战胜自我。方能修成大道,一步登仙。”

     云蔚还要说话,何必先出声了。

     “师兄,时间也不早了。今日收的新弟子,你需要去看一看。”何必慢慢走到方端身后,隔云蔚三步远。

     方端点头:“行,他是你的弟子,你教导指点他是理所当然。小师弟,师兄先走了,明日再将东西送来给你。”说罢,方端如来时一般,匆匆去也。

     何必往云蔚身前靠了一步,脸上有些犹豫道:“你……”他看着云蔚,带了一点询问的意味:“你也不用过分勉强自己。不喜欢剑道,我也可以送你去别的山头。你若想当个富贵仙人,我也可以满足于你。”

     云蔚正面着何必,摸了摸手上的小冠踪:“师父所望,弟子定当竭尽所能。”

     何必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但云蔚手上缠着小蛇一样的冠踪上前一步,立刻让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总之,你高兴就好。我去打坐。”有点手忙脚乱地扯下自己腰间乾坤袋,何必将袋子丢给云蔚,转身就走:“我许要闭关几日,袋中有法宝也有灵石,银钱也有,你自管取用。”

     他走出几步远,想起什么,反手又拍了一道真气在云蔚身上:“若有事,我也会及时出现。”

     看着何必落荒而逃,云蔚有些怅然。

     他抬起右手,摸了摸鳞片光滑的冠踪:“我师父,是真的有点怕你啊……”

     一边说着,云蔚摸了下乾坤袋和自己的储物袋,摸出一块灵石在手中上下抛动。莹白如玉的上品灵石随着抛动,渐渐有了裂纹,蕴含的灵气被迅速抽走,最后落下的时候,直接在云蔚手中裂成粉末。

     抬手将粉末撒在院中,云蔚走到石狮面前,用脚轻轻踢了下,将八只狮子整齐地排成一排。

     “修仙……有点意思。”云蔚轻笑一声,手臂上的小冠踪轻轻蹭了一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