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飞升不易(四)
    何必不吭声,手往后一带,握住云蔚手腕。

     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不安。那份不安,令他想到先前在秘境湖底之事。

     “法衣可穿着?”

     何必压低声音道,面色一如以往的冷漠。

     云蔚点头:“好好穿着呢。”

     说着,他往何必身侧又靠了靠,与其他门内弟子一起,逍遥派众人似是挤成一团。他门派的法宝是一艘小船。低阶弟子先上,在宝船中央,高阶修士环在船周,以作护卫。

     何必站在船头,云蔚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阮云萝刚要跟上去,被云蔚一瞪,没来由一怕,跌坐在地。

     立时,有不少弟子围了上去,对她嘘寒问暖。卓远站在船边,机敏地看着司马等人齐齐上了另外一艘宝船。

     夏无月坐在综门宝船前头,远远地冲着何必一昂下巴,隔得老远,似乎都能听到他那声冷哼。何必默然,右手稍稍紧了点,脚步往船沿多走了一步。

     “怎么了?”云蔚轻声道,微微垂首,看起来很是乖巧,似是子啊聆听何必教导。

     “心有预感,似有意外。”何必轻声道。微微皱眉,眉心红痣红光一闪,转瞬即逝。

     “莫方,有我。”云蔚轻笑道,引得何必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可靠吗?

     也许吧……

     何必想到心境中小小的自己被云蔚一把抱起,微微晃头,将那些影像甩出脑海。宝船开启,数个门派依次穿过被撕裂的黑暗空间,往东洲大陆而去。

     变故横生。

     岑无牙童俊等人的宝船上突然一声爆炸,整艘船体颤抖着倾斜,向着综门和逍遥派的船撞来。

     一时间,船上弟子们齐齐惊呼。与进入秘境世界后落地出事不同。两个世界间的黑暗隧道里,一旦迷失,便再也回不来。

     眼见着巨大的船体倾斜,还有人往自己船上撞来,逍遥派弟子们已面带绝望。

     综门宝船上,夏无月手一挥,大氅甩了出去,一把五色翎剑出现在他手中。虚空一剑,巨大的剑气斜斜劈出,带起一道罡风,风势与散修们的宝船相撞,稍微阻了下宝船倾覆。

     那艘大船头部被夏无月劈出的风一卷,颤抖着正了,尾部却向着逍遥派宝船撞来。

     何必双眼紧盯着极速撞过来的船尾,反手将云蔚推到自己身后,右手虚空一抓。细白的冰剑出现在他手中。

     隧洞中五行灵气稀少,何必抓来的水灵气不过寥寥。见状,何必足尖一点,将云蔚往身后一推,整个人从宝船上跃起,直冲向船尾。

     云蔚脸上表情顺便迸裂。

     他是喜欢装,但不能眼见着自己心悦之人舍身救自己!

     云蔚眼中金光一闪,瞳孔瞬间变成竖直的模样,几乎是何必跳下宝船冲着船尾而去的瞬间,云蔚跟着纵身一跃,向着何必扑去。

     卓远眼疾手快猛地伸手,却连云蔚一片衣角都没摸到。众目睽睽之下,众人只见得两个白色身影,如大鸟一般,撞上还在倾斜的宝船船尾,狠狠地砸出一个洞去。

     巨大的宝船颤动着,在触到逍遥派宝船前,终是歪歪扭扭停了下来。

     何必不吭声,手往后一带,握住云蔚手腕。

     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不安。那份不安,令他想到先前在秘境湖底之事。

     “法衣可穿着?”

     何必压低声音道,面色一如以往的冷漠。

     云蔚点头:“好好穿着呢。”

     说着,他往何必身侧又靠了靠,与其他门内弟子一起,逍遥派众人似是挤成一团。他门派的法宝是一艘小船。低阶弟子先上,在宝船中央,高阶修士环在船周,以作护卫。

     何必站在船头,云蔚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阮云萝刚要跟上去,被云蔚一瞪,没来由一怕,跌坐在地。

     立时,有不少弟子围了上去,对她嘘寒问暖。卓远站在船边,机敏地看着司马等人齐齐上了另外一艘宝船。

     夏无月坐在综门宝船前头,远远地冲着何必一昂下巴,隔得老远,似乎都能听到他那声冷哼。何必默然,右手稍稍紧了点,脚步往船沿多走了一步。

     “怎么了?”云蔚轻声道,微微垂首,看起来很是乖巧,似是子啊聆听何必教导。

     “心有预感,似有意外。”何必轻声道。微微皱眉,眉心红痣红光一闪,转瞬即逝。

     “莫方,有我。”云蔚轻笑道,引得何必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可靠吗?

     也许吧……

     何必想到心境中小小的自己被云蔚一把抱起,微微晃头,将那些影像甩出脑海。宝船开启,数个门派依次穿过被撕裂的黑暗空间,往东洲大陆而去。

     变故横生。

     岑无牙童俊等人的宝船上突然一声爆炸,整艘船体颤抖着倾斜,向着综门和逍遥派的船撞来。

     一时间,船上弟子们齐齐惊呼。与进入秘境世界后落地出事不同。两个世界间的黑暗隧道里,一旦迷失,便再也回不来。

     眼见着巨大的船体倾斜,还有人往自己船上撞来,逍遥派弟子们已面带绝望。

     综门宝船上,夏无月手一挥,大氅甩了出去,一把五色翎剑出现在他手中。虚空一剑,巨大的剑气斜斜劈出,带起一道罡风,风势与散修们的宝船相撞,稍微阻了下宝船倾覆。

     那艘大船头部被夏无月劈出的风一卷,颤抖着正了,尾部却向着逍遥派宝船撞来。

     何必双眼紧盯着极速撞过来的船尾,反手将云蔚推到自己身后,右手虚空一抓。细白的冰剑出现在他手中。

     隧洞中五行灵气稀少,何必抓来的水灵气不过寥寥。见状,何必足尖一点,将云蔚往身后一推,整个人从宝船上跃起,直冲向船尾。

     云蔚脸上表情顺便迸裂。

     他是喜欢装,但不能眼见着自己心悦之人舍身救自己!

     云蔚眼中金光一闪,瞳孔瞬间变成竖直的模样,几乎是何必跳下宝船冲着船尾而去的瞬间,云蔚跟着纵身一跃,向着何必扑去。

     卓远眼疾手快猛地伸手,却连云蔚一片衣角都没摸到。众目睽睽之下,众人只见得两个白色身影,如大鸟一般,撞上还在倾斜的宝船船尾,狠狠地砸出一个洞去。

     巨大的宝船颤动着,在触到逍遥派宝船前,终是歪歪扭扭停了下来。

     何必不吭声,手往后一带,握住云蔚手腕。

     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不安。那份不安,令他想到先前在秘境湖底之事。

     “法衣可穿着?”

     何必压低声音道,面色一如以往的冷漠。

     云蔚点头:“好好穿着呢。”

     说着,他往何必身侧又靠了靠,与其他门内弟子一起,逍遥派众人似是挤成一团。他门派的法宝是一艘小船。低阶弟子先上,在宝船中央,高阶修士环在船周,以作护卫。

     何必站在船头,云蔚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阮云萝刚要跟上去,被云蔚一瞪,没来由一怕,跌坐在地。

     立时,有不少弟子围了上去,对她嘘寒问暖。卓远站在船边,机敏地看着司马等人齐齐上了另外一艘宝船。

     夏无月坐在综门宝船前头,远远地冲着何必一昂下巴,隔得老远,似乎都能听到他那声冷哼。何必默然,右手稍稍紧了点,脚步往船沿多走了一步。

     “怎么了?”云蔚轻声道,微微垂首,看起来很是乖巧,似是子啊聆听何必教导。

     “心有预感,似有意外。”何必轻声道。微微皱眉,眉心红痣红光一闪,转瞬即逝。

     “莫方,有我。”云蔚轻笑道,引得何必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可靠吗?

     也许吧……

     何必想到心境中小小的自己被云蔚一把抱起,微微晃头,将那些影像甩出脑海。宝船开启,数个门派依次穿过被撕裂的黑暗空间,往东洲大陆而去。

     变故横生。

     岑无牙童俊等人的宝船上突然一声爆炸,整艘船体颤抖着倾斜,向着综门和逍遥派的船撞来。

     一时间,船上弟子们齐齐惊呼。与进入秘境世界后落地出事不同。两个世界间的黑暗隧道里,一旦迷失,便再也回不来。

     眼见着巨大的船体倾斜,还有人往自己船上撞来,逍遥派弟子们已面带绝望。

     综门宝船上,夏无月手一挥,大氅甩了出去,一把五色翎剑出现在他手中。虚空一剑,巨大的剑气斜斜劈出,带起一道罡风,风势与散修们的宝船相撞,稍微阻了下宝船倾覆。

     那艘大船头部被夏无月劈出的风一卷,颤抖着正了,尾部却向着逍遥派宝船撞来。

     何必双眼紧盯着极速撞过来的船尾,反手将云蔚推到自己身后,右手虚空一抓。细白的冰剑出现在他手中。

     隧洞中五行灵气稀少,何必抓来的水灵气不过寥寥。见状,何必足尖一点,将云蔚往身后一推,整个人从宝船上跃起,直冲向船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