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徒弟难养(二十)
    冰寒遇上冰寒,拼的就是速度。

     看谁比谁更快凝结成冰,抑或看谁会更先碎裂。

     白色物体冰冻水流的瞬间,何必下意识放出真气,水与冰极快地转换,一层淡蓝色的坚冰如倒扣的大碗,将何必与云蔚罩在湖底。

     云蔚回头看一眼何必,脸上带着一丝笑。

     “小师父,让我出去。”他轻声道。

     迅速抽干的水分变成坚冰壁垒,原本沉闷黑暗的湖底变成两重世界。一是无限下压的白色冰壁,一个是淡蓝色坚固难摧的保护罩。两股力量相互冲击挤压,在湖底深处搅起水流漩涡来。

     “出去?”何必皱眉道,云蔚坚定的点头,刚要开口说什么,何必抬手,水流卷着云蔚,直接将他推出冰罩。

     “小心。”

     何必含糊着说了一句,云蔚回头,只见对方一脸淡然,耳尖泛红。

     云蔚笑了下,扭头一拳砸在突刺向他的白冰。白冰与云蔚手接触的瞬间,迸裂成无数晶莹碎片,飞溅出去,消融在水中。

     深邃湖底,云蔚在水中反转自如,不少碎冰划过他的手臂、上身。细小的口子被割开,鲜血渗到水中,丝丝缕缕,结网一般。

     何必越看心中越是忐忑。云蔚表现得游刃有余,何必心却揪得越紧。藏书阁那么多书简不是白读。再如何天赋异凛血脉非常,也没有哪种水蛇可以长居水下,不需要换气呼吸的吧!

     云蔚整个人浸泡在水中,水温极低,无数冰屑顺着水流漩涡旋转,连着他渗出的鲜血,在湖底不断盘旋,再顺着水流回溯到白色触手那去。悄无声息地,慢慢地,将对方缠绕起来。

     背对着何必,云蔚双眼透露着兴奋,脸上肌肤隐约膨胀,一片、两片,渐渐的,越来越多黑色,形状美丽的鳞片出现在他脸上。随着他张口无声一喝,白色触手更加剧烈地拍打起水花和冰刃来。

     湖面上,纷涌而至的修士们顶着渐渐下沉的湖水中心,一个一个安静得很。

     他们驾驶着法宝凌空悬立。从上往下观望着,感受到浓烈的灵气随着不断盘旋向下的湖水渗透出来。

     湖面中心的水肉眼可见地盘旋起来,一息之间,精子一般的湖面从中心向下塌陷,一个巨大的漩涡陡然出现。无数形状不一,品种各异的鱼虾飞速地窜起,不停地向半空和湖边跃起。

     有修士伸手一捞,不由得惊叹。

     跃起的鱼儿大多是二品灵兽。甚至有些应是生活在深水层中、通体寒凉,色泽偏白的鱼儿,已经是四品。

     这种鱼类食之对修士大有助益,一时之间,无数人修拿出法宝,开始捡漏捞鱼。捡漏之余,人类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又退。

     能把深水灵兽逼得乱窜的,会是什么?是天材地宝?抑或……是未知的可怕怪物……

     夏无月收敛神息坐在岸边,盯着满湖乱窜的鱼虾,看着鱼虾带出的些许冰寒之意的灵气,忍不住咂巴了下嘴,皱起眉头。

     他是鹏鸟妖修与人类混血的后裔,自小喜爱鱼类。此时若不是强大的境界和内心的坚持,他恨不能直接扑去湖边,大啖一场!

     但有种预感提醒他,不要靠近,不能靠近。而且冰寒之气也让他忍不住想起一个人类来,那个剑修,何必。

     如果这么大的动静是那师徒二人搅出来的,还不知稍后,他们要如何收场!

     夏无月内心暗道,与此同时,一尾除了尾鳍带了些许粉色,同身洁白的大鱼扑腾进夏无月盘膝而坐的灌木中,正砸在夏无月身前的结界上。

     一时间,没有人注意到这么一条漏网之鱼,人人从半空下来,或捡漏,或拿出法宝,占据有利地形,围观着,一边找寻着能最快转身离去的退路。

     夏无月一低头,手飞速一动。可怜张着嘴的大鱼被他一掌捞起,直接叼在嘴中。肥美的大鱼尾巴无力地抽动了两下,最终再也不动弹了。

     水下,云蔚右手成爪,异常兴奋地朝着白色触手招呼。明明是在水中,他却如站在平地一般,脚步稳扎,手臂挥出有力。那一瞬间,何必都有种看到对方在挥剑的错觉。

     何必一边撑着结界,一边缓缓靠近云蔚。他运气灵力,慢慢渗透入身周冰层之外,企图慢慢将那不知道大小,不知形态的触手包裹起来。

     云蔚一掌劈下,白色触手尖端骤然裂开,一团洁白的东西散落下来,被云蔚左手一把接住,反手直接塞进何必的冰层壁垒中。

     何必一惊,还未从自己徒弟单手破开自己结界的震撼中回神过来,已被眼前的东西怔住!

     那白色的,犹如一团粘稠液体般的东西,散发着浓烈的灵气!云蔚直接将那一团甩手甩在何必身上,又向着水中那一条扑了上去。

     何必有些慌乱地伸手接住那看起来软乎乎的一团,脸色惊疑不定。

     修真界中,用于修行和交易的,是天地孕生的灵脉灵气。灵脉似物非物,不知如何生出,存在于深层地下。何必以及所有的修真者日常使用的,便是从地下开采出来,凝结成块的灵石。

     也曾听说过有门派亦或散修,发现过“灵髓”这种东西。所谓的灵髓,便是隐藏在洞穴中,从岩壁上露出头,乳白色,会分泌类似液体的东西。

     那些水滴一般的灵液,蕴含的灵气比成块的灵石纯净许多。一条所谓灵髓的发现,往往预示着不可遏制的腥风血雨,明里暗地的险恶争夺。是故何必也只是听闻过。连见都没见过。

     但……眼前这团灵气馥郁惊人,触手柔软到有些可怕的……灵气团子?是怎么回事?

     宛如白糯米团长的灵气团在何必掌心滚来滚去,看起来白嫩可爱,引得人隐约有些发馋。此时,云蔚也再次伸手,捉住了那一条在水中挣扎不断的白色触手。

     何必看着自己结界外,半是凝固的碎冰,半是流动湖水的液体中,自己的徒儿,宛如一只人形兽类,扑在白色触手上,狠噬撕咬起来。

     云蔚渗透在水中的鲜血与何必放出的灵气慢慢缠成一团,融于水中,向上,亦向下渗透。湖底世界变成一种半冰半水的状态。

     湖水中上层再至湖面,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旋转着,仿佛能吞噬一切。

     紧接着,所有在湖边的人修、妖兽都感到一股从地底发出的剧烈震感。

     浓郁的灵气冲天而出,一道白光冲出漩涡,裂成无数小块,四散开来。那引人心动的灵气让不少修士瞬间红了眼,他们驾着法宝直直冲着四散的白光而去,心心念念的,便是抓住那些纯白之物!

     一块不够,再来一块!

     不知是谁第一个捉到白色物体,触手柔软,灵气馥郁。仔细一看,竟是极其浓郁的灵气团!比灵石要柔软,比灵液更动人。

     在场的人瞬间陷入了疯狂之中,不断追寻着,甚至大打出手,彼此争斗,只为多得一块白色灵物。

     有人抢到手,即刻便往口中一塞,也不管能否吸收,吞了再说!但纵是如此,也没逃脱被人狙杀乃至切开身体抢走灵气块的命运。

     因抢夺的人太多,各种法宝彼此轰炸,不得已现身的夏无月一手执剑,一边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自诩见过无数惨剧,今日眼前这一幕,也让他感到可怕。

     突然出现的灵气团,大打出手的修士,杀人夺宝,切腹取食。纵使自诩为禽兽混血的夏无月,也看得心惊胆战。

     反手一剑劈开身后的修士,夏无月额头冒出冷汗。回头看一眼正逐渐恢复平静的湖面,头也不回地向着人群较少的方向飞去。

     他一动,更有几个人追着他而去。说手中没有灵气团?笑话。如此难得的馥郁灵气,直接可以吞食,只待找个地方打坐吸纳,这样的好东西,谁会不心动?

     哪怕你是元婴大能,还能双拳敌过四掌?

     湖底,云蔚凶狠地撕咬着白色灵气触手,一边啃咬,一边撕扯着,无数灵气团子被他扯着丢入何必冰壁之后。这等凶残野蛮乃至可怕的模样,与往日慵懒温和的样子截然相反!

     何必不断接着被撕扯下来的灵气团,双手捧满。纵使怀中灵气满满,他也没想起来是否咬一口这看起来就很美味的团子。

     白色灵脉被云蔚从湖底深处抽出来,啃噬大半之后,余下的一截,被他向着水面狠狠一抛。

     白色灵脉流星一般向着水面而去,从漩涡中心飞出,化作无数白光飞散。

     湖底,云蔚慢慢停下手来站直,双手张开。他全身渐渐浮起一层白光,光芒之下,背脊、手臂、腰部,隐约一层黑光闪过。

     湖底稀汤一般的冰水混合物逐渐融化,又恢复成静谧、幽黑的模样。安静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只多了两个人类。少了一条潜藏多年,滋养湖底动物的灵脉。

     不。

     何必双手满满,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转身来面对自己的云蔚,心中有些难以遏制的……紧张。

     与当日他化婴所见那般,此时的云蔚不像往日的他。

     俊俏的脸上覆盖了一层淡若似无的鳞片,水纹一动,鳞片旋即隐没。他的手上,肌肉结实的胸前,腹部,再向下,亦是如此。

     恍惚间,何必觉得自己眼前的,不是人类,也不是单纯的混血。

     比蛟蛇类更大,比混血更强悍,眼中透露出的,是睥睨天地的傲气的生物……

     你是谁……何必蠕动着嘴唇,想问道。

     “我是云蔚。”他听到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人如此回答。“我就是云蔚,小师父。”

     何必刚要开口,突然心中一紧,浓重的危机感蔓延至全身,他瞳孔一缩,刚要开口,浑浊的湖水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躯体不全的修士,双眼血红,一身是血。

     怦然一声巨响,偌大的湖底再次晃动起来,巨大滔天的水花中混杂着大量鲜血,无数大鱼和一些奇怪的块状物四散飞了去。

     离得近的修士见了,不由一惊!

     那般气势,那般巨大的伤害和威压,这是金丹后期自爆了啊!

     湖底,何必双手抱着云蔚,眼角渗出血来。

     云蔚在他话里闭着双眼,一身血糊,隐隐能看到胸腔中,心脏在跳动。

     何必压抑到头,满腔悔恨变成一口鲜血,狠狠喷出。

     他之前,为何不坚持让云蔚穿上宝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