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功败垂成
    燕雀风轻二月天,在这春意盎然的日子里,晏都之中的景象却有那么些格格不入。

     昌平王反了,如今已兵临城下。

     晏都四方城门紧闭,里头的逃不出去,外头的又跑不进来,人人都焦虑不安。

     宫廷之中更是乱了套,内宦宫婢再也不是从前那副低眉顺眼的模样。但凡在主子房中发现什么值钱的物件儿,统统都顺走,若是主子不占高位,索性就用抢的。

     相较于这些人,王弗苓则悠然不少,她被关在清秋殿中,没人来理会她。

     清秋殿在内廷最清冷的边角上,乃冷宫一座。殿门常年紧闭,除了偶有宫人送饭之外,鲜少有人至此。

     王弗苓坐在这殿中忆起她与庆元帝的往事,每一幕都记忆犹新。

     第一次见庆元帝是随父亲入宫面圣之时,他在皇子中间那么的不起眼,尤其是双眼睛澄澈清亮,让人过目难忘。

     初与他对视之时,令王弗苓心颤不已,自此生了孽缘。情窦初开的年纪,王弗苓遇上了这个让她心动的人,便义无反顾。

     当年,庆元帝还只是个不得先帝待见的皇子,又与一众皇子不合,所以待人接物小心翼翼,为人也和善。

     与现在相比,那时的他尚且能算有情有义,所以王弗苓也倾囊相助,想尽一切办法劝说父亲助他成就大业。

     当初王家又是世家之最,王弗苓的父亲官拜宰相,后又递封定国公,满朝文官近一半乃王家门生。

     有了王家的协助,庆元帝一路扶摇直上,其势力覆盖半壁朝堂。

     因此,他才有资本与沂南王抗衡,才能在先帝卧病之时逼先帝更改遗诏。

     说白了,这天下本就不是他的天下,所以他登基之后改国号为庆隆,改年号为元朔。这“元”字颇为讲究,意思是伊始之年,也是他庆元帝的由来。

     他曾对王弗苓说,我这辈子有妻若你,足已……

     起初他确确实实对她珍重万分,以大夏最高礼制迎她入宫,册封为后。

     但帝王的深情也不过如此,短短五年之间他纳了无数的女人入宫,而将她丢弃在一旁。

     王弗苓自认不是什么贤惠的女人,更不会惺惺作态,所以宫里谁最得庆元帝的宠爱她就收拾谁,谁恃宠而骄那就得死!

     故而,死在她手里的妃嫔不计其数,在她这里吃过亏的女人更是数不胜数。

     大概是觉得亏欠,庆元帝对她的恶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眼不见为净。

     但后来却出现了韩淑芸。

     韩家也是一代世家,大公年长居奉常一职,乃九卿之首又赐封一等国公,韩国公。而韩淑芸是韩家嫡长女,身份自然尊贵。

     王弗苓却不以为然,依旧肆意妄为,想要韩淑芸也步那些悲惨女人的后尘。

     可这次她没能得逞,庆元帝将韩淑芸救下,禁了王弗苓的足,夫妻二人也因此闹翻。

     此后,她与庆元帝渐行渐远,虽有皇后之名,却无协掌六宫之权。

     而那韩淑芸呢?得庆元帝独宠,诞下皇嗣,平步青云。

     王弗苓心死,也曾想着不再过问他们的事情,安稳度过余生。

     可天不从人愿,她竟不知道庆元帝早已将王家视为眼中钉,刺欲拔之而后快,所以眼睁睁的看着王家满门灭绝。

     若不是王家,庆元帝如何能坐上皇位?

     可如今他皇位坐稳了,便过河拆桥!

     他诛王家满门独独留她一人性命关在冷宫之中,还美其名曰仁慈。

     当初的山盟海誓都丢去喂了狗,庆元帝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澄澈的少年。

     王弗苓如今别无他求,唯一求的是庆元帝下地狱!

     昌平王乃是庆元帝的胞弟,也是王弗苓的一枚棋子,只要他能一举攻破晏都取庆元帝而代之,她便大仇得报。

     思及此处,王弗苓轻笑一声,庆元帝可以不顾多年情意,她也能勾三搭四坐上昌平王的贼船。

     想当初她一手将庆元帝扶上位,这一回她也要亲手将其拖下台。

     王弗苓宝刀未老,凭借着她的谋略让昌平王一路北上,直取晏都,真是大快人心!

     就在她沉浸于喜悦之中时,冷宫门前的锁链有了响动,进来的却是几名宦人。

     他们气势汹汹,为首那人双手托着木案,案中放的不知是何物。

     “大胆妖妇!枉君上对你仁慈,允你在这清秋殿中了此残生,你却勾结昌平王企图谋朝篡位!”

     王弗苓抬眼看了看宦人手上的木案,原来那木案中放置的是一尺白绫。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君上要杀我还寻了这样的理由?真真是可笑。”

     那宦人满脸的怒意:“休要狡辩,昌平王已死,你与他的那些事情,乱党余孽已供认不讳!”

     “你说什么?”王弗苓大惊失色,抓着那人的衣裳逼问道:“你给我再说一遍,昌平王他怎么了?”

     那宦人嫌弃之至,一把将她推开,从袖里取出一块碧玉丢到她面前:“这是昌平王唯一留下的物件儿,自己看吧!”

     被宦人丢在地上的玉沾了黑灰,原本绑在玉上的绸带也没了踪影。

     王弗苓惊慌的抓起那块玉来,仔仔细细的辨认,待看清之后,她颓然坐到了地上。

     这块玉是昌平王的随身之物,是先帝命人打造,诸位皇子从出生起便拥有此玉,其图腾相同,刻字却不同,乃验明正身之物。

     “他是怎么败的?”王弗苓唯一好奇的就是这个,他们盘算了这么久,准备了这么久,怎么会在关键时候被翻盘?

     宦人洋洋得意:“吾皇吉人自有天向,危急时刻有一高僧从天而降,献出良计……”

     “说来也真是妙载,高僧谏言说昌平王一路北上顾头不顾尾,如今晏都又久攻不下他自然心急,便让皇上命人到城门外求和,说皇上愿意让出皇位,并将传国玉玺交于他,请他入城协商。想不到昌平王果然自大,领着一千人马就以为万无一失。”

     “结果……”宦人轻蔑一笑:“这帮人过了太初门,宫中禁军将其困在太初门与太和门之间,一把火把他们烧了个干净。乱党群龙无首,溃不成军,自然缴械投降。”

     说得不错,他们本来就是在赌,一路北上,他们能留驻守其他郡县的人太少,如果有人从后包抄断他们去路,他们便成了瓮中的鳖。

     昌平王自大确有其事,但最终能让他信之不疑的,还是那传国玉玺。

     久战不胜,昌平王早已失去耐心,面对突如其来的求和,他被冲昏头脑。

     这就是昌平王做不成皇帝的原因,太急功进切,而不考虑暗藏的危机。

     事已至此,王弗苓只能怨上苍不公:“凭什么狗皇帝这么好命?都兵临城下了,还能逢凶化吉。”

     “君上乃真龙天子,自然有上天眷顾!而你,一介罪人,理应受到责罚。”宦人说着,将托案中的一尺白绫拿到手中:“你是要咱们送你上路,还是要自己动手?”

     王弗苓深知反抗毫无意义,事到如今也没人期盼她活着。

     “我自己来……”她伸手向宦人讨要白绫,面上毫无波澜。

     就算死,王弗苓也不愿假他人之手,那会是王家人的耻辱。

     当年庆元帝给王家一族判刑之时,王家上下几十号人以死明志。宁愿自刎,也不担莫须有的罪名。

     王家虽身亡但正气犹存,她也不能摒弃王家的风骨。

     宦人懒得与她多言,将白绫丢到她跟前:“早些走还能赶上孟婆最后一碗汤。”

     王弗苓捡起这一尺白绫,不由苦笑,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可惜她死前没办法替王家雪恨。

     叹息一声,她起身踩着圆凳将白绫抛到梁上打了个死结,闭上眼把脖子套了上去,蹬脚踩翻圆凳直直挂在了半空中。

     她被勒得喘不过气,几番挣扎之后终于意识迷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