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楚妪此人
    韩大母一手牵着韩骊幸,一手拉着王弗苓,恩宠均平。

     女眷们都跟在后头,曲娘子奉承了李氏一句:“夫人有福气,阿君如今懂事了,往后您得享福。”

     李氏虽然心里头高兴,但面上谦虚:“哪里的话?女儿福是别人家享的,我只求她争点儿气,嫁个好人家就成了。”

     两人叽里咕噜说了一阵儿,孙氏酸溜溜的来了一句:“你们这捧来捧起的有没有点儿意思了?装出一副感情极好的模样给谁看?我就不信你俩没一点儿怨气……”

     李氏同曲娘子都闭了嘴,其实这两人早年确实不怎么待见彼此。

     曲娘子刚入府那会儿也曾盛气凌人,只是碍于李氏家有点权势,韩大郎又让着李氏,加之李氏自己也有些手段,曲娘子便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了。

     好在韩大郎房中就只得她们两个女人,人少事不多,俩人也没什么深仇大怨的,便各自安好。

     现在俩人都不说话,成了闷葫芦,孙氏越发觉得索然无味,便往前走去,跟在韩大母身后。

     到了大堂之上,奴仆早已备好了茶点,主人家一上坐,他们就屁颠屁颠的上前来伺候。

     韩家人对身份很是看中,故而韩大母上座,李氏居左边头位,孙氏右边头位,韩骊君在李氏旁边坐着,韩骊幸则在孙氏旁边,其余的什么娘子庶女都在自家这边站着。

     婢子奉了茶便退了出去,屋里就剩下自家人。

     韩大母将在场的人都看了一遍,目光停留在李氏身上:“大公还未回来么?”

     李氏忙回:“君上不是去归云寺参禅去了?三公九卿都跟着一道,大公乃一等公爵自然在其列,大郎位列三公也在其中。”

     韩大母面色一沉:“隔三差五的到寺里参禅,难不成真要成仙了?”

     李氏知道韩大母心中有气,仅仅是抱怨别无他意,劝道:“婆母,要谨言慎行......”

     韩大母瞧了李氏一眼,敛了先前郁郁神色:“嗯,大儿妇留下,其余的人且退了吧。”

     闻言,一行人起身行至堂中,朝着韩大母见礼之后,纷纷离去。

     王弗苓跟随众人一道出了厅堂的门,却被韩骊幸拦下。

     “阿姊今日倒是勤快,我还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呢。”

     小丫头,是来找她的茬?

     王弗苓望了望天,冲她笑道:“那糟了,往后我都得这般勤快,岂不是太阳天天打西边出来?”

     韩骊幸这小丫头轻哼一声:“别以为你在祖母跟前卖一次乖,就能让祖母高看你一眼,不管你往后怎么努力,祖母最喜爱的还是我!”

     王弗苓之所以讨韩大母的欢心,还不是为了往后好行事,搞得像谁稀罕似的:“是是是,祖母最疼爱你,我不与你争。”

     韩骊幸对韩骊君颇为了解,若是换在从前,两人少不得争执一番,可这一回她居然让步了。

     韩骊幸觉得是韩骊君不把她当回事,根本就是在藐视她。

     眼看着王弗苓要走了,韩骊幸连忙冲了上去,一把扯住她的衣袖,将她拉了回来:“你做这般无所谓的模样给谁看?我告诉你,宁伯候家的少郎是我看上的,没有你争抢的资格。你若是再敢动什么歪心思,休怪我不客气!”

     宁伯候乃王室旁支,因得先帝宠爱,封地离晏都最近,就在数十里外的乾安城中。

     听闻宁伯候的孙儿,也就是韩骊幸口中所说的宁伯候家的少郎,才学过人,年少有为,常跟着宁伯候出出入入,早有传闻说宁伯候欲将侯爵之位传于他。

     如此郎君,自然受颇多女子的喜爱,亦或者说是梦中情人。

     虽然不知韩骊幸所说的歪心思是什么,但王弗苓觉得小女郎对优秀的男子有爱慕之心也是常事,想必韩骊君是真对这宁伯侯府少公子有意。

     “罢了,你要便拿去,我不稀罕。”

     韩骊幸更觉诧异,从前韩骊君最心紧的便是宁伯候家的少郎,她二人斗这么厉害,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个。

     现在可好,韩骊君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她都迷糊了。

     韩骊幸不相信韩骊君会转性子,当她是在糊弄人,死活不让她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明面上说不稀罕,背地里耍阴招,我还不了解你?”

     王弗苓有些心烦,就算韩骊幸在她眼里就是个小丫头,不值得斤斤计较,可那也不代表她没脾气。

     “给我松手!”王弗苓怒瞪着韩骊幸道。

     韩骊幸一愣,被她这突然变脸吓了一跳:“瞪什么瞪?你以为我会怕你么?我就不松手,就要纠缠你!”

     王弗苓没了耐心,扬起手就准备朝她脸上招呼。

     可这一巴掌还没打下去,身后便传来楚妪的呼喊声:“女郎......”

     王弗苓连忙收了手,朝身后看了看,应道:“何事?”

     楚妪瞧了瞧韩骊幸,又看看王弗苓:“大夫人让您先别走,片刻后随她一道出门。”

     “知道了,我进院里候着便是。”说罢,王弗苓一把甩开韩骊幸的手,跟楚妪走了。

     韩骊幸望着王弗苓走远,嘴里嘟囔:“凶什么凶,吓唬谁?”

     楚妪跟在王弗苓后头,心里又疑问却不知要不要问出口,思来想去她还是开口问道:“女郎方才是要对幸女郎动手?”

     王弗苓淡漠回了句:“没有......”

     楚妪只相信自己看到了的,便叮嘱:“幸女郎好歹也是二房的嫡女,动了手终归不好收拾,女郎应该三思......”

     “不好收拾?”王弗苓冷笑:“我觉得楚妪管的事情似乎不太对,今日大母回府,你为何不来将我叫醒?该管的你不管,二房的事情你却很上心,倒是让我忍不住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楚妪心一惊,连忙跪下:“是奴的错,奴不该玩忽职守,但请女郎责罚。”

     王弗苓做事一向有原则,一是一,二是二,该罚的人不能放过。

     “既然是你自请责罚,那便到我屋门前跪两个时辰,我自会同阿母说明。”

     楚妪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弗苓,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没想到这丫头真要罚她:“女郎,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