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消息
    黄昏的落日总算让火热的大地不再灼热,但无风的空气中还是带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胸闷。

     王家村来的老飞、强子、大山、黑皮四人在太阳从地平线上落下那一刻赶到了司门前,年轻人的脚力就是比其它村寨的人来的早些,不过此时的四人也都是已经汗流浃背又累又饿的差点就成死狗,老远就能闻到一股汗味。

     还是在东城门楼下边那间休息哨所的小矮木房内。

     王名把怀里已经有点微酸的馒头还有水壶一起递给了已经唇裂口干的强子四人,怒骂道:“这么大的太阳你们就不会拿个东西遮遮,真的猪都比你们聪明。”

     真是命大,这么大的太阳居然也没有中暑,难道这就是农家人强悍的生命力?

     “猴子到村子报信的时候已经是快天亮了,族长爷爷和村子全村人听到有十斤猪肉,高兴的大叫着然后直接就催着让我们赶紧的来,我和强子他们也是就想着那猪肉了给忘记了急急忙忙就来了,嘻嘻。”黑子嘴里含着馒头断断续续的说道,被噎的直锤着胸口。

     黑子其实一点也不黑,长的也壮实,原名叫王大发,结果肯定是没有大发,倒是他老娘生了三个妹妹,不知道这算不算大发。

     “嘿嘿,要是有一整条猪就好了,不管它是聪明的还是笨的,我就想有只猪,然后一锅炖了,那滋味才叫一个美啊”强子在旁边吞了吞口水幻想着。

     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呢。

     “有你在这,猪都不敢来。不过,我也想吃猪肉。”大山在旁边神补刀。

     “大山,我错了,你最聪明,比猪聪明,真的。”强子伸着大拇指对着大山道。

     “咱村的人都说我傻,他们都说你比我聪明。”

     。。。。。。

     这里有两头猪,黑子和老飞已经有远离他们俩的冲动了。不过,真的是好久没有吃过肉了。

     范才和王雷也在一边好笑的看着大山和强子争取着谁和猪聪明的问题,实在没有忍住“嗤。。。”的一声笑出来了。老飞气的对着强子就是一脚,好不容易喝个水缓过气来的黑子差点又被水给呛死。

     王名已经无语了,不理这两猪头,对着老飞问:“怎么你们四个人都来了。村子里还不好不。”

     对于饿急了的强子四人来说,一个半馒头四个人分根本连半个饱都不够,最多也就算能充下饥,三口两口就被啃了个光,最后还对着抓馒头的手指舔了舔,真香。

     “不是你说挖好了地窖就来找你吗,所以我们就来了啊,对了,猪肉呢,猪肉在哪。”大脑简单四季发达的大山总是那么的直接,快人快语。

     老飞、强子和黑子脸色一变,尴尬的看了看范才和王雷。

     “猪肉,猪肉,你就不是一条猪吗。”

     “强子,你干嘛呢,住手,大山说没有错,本来就是来拿猪肉的。”王名叫住对着大山拳打脚踢强子喊道,“大山,猪肉现在还在军营那边,天这么热,放久了都会坏了的,今天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给你看让你背着带回村去。”

     “有肉吃了,嘿嘿。。。”对于强子那挠痒痒似的踢打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现在已经想着猪肉开始流口水了。其实强子也是做给旁边的郝水和王雷看的,毕竟他们也不知道这两人和王名的关系怎样。

     “村子里其它都挺好的,两边的围墙也都已经围好了,就是粮食不怎么多了,族长爷爷天天在哪叹气。”

     对于强子的心思王名也能理解,不过这并没有什么不可对人言的,他也不没有解释什么,同样的,郝水和王雷也没有问什么,每个人都有秘密。

     按照村子里面的粮食应该还能维持个十天左右,再加上这一百斤,大概半个月应该够了。

     “不知道我爹会不会来,现在天也快黑了,我估计他们应该就要到了,我去城门口看看去。”郝水对着王名几个道,然后就朝着城门跑去。

     “雷哥,你家人应该也快到了吧。”王名看着郝水的背影朝着王雷问道,这娃这是避嫌啊。

     王雷看着在城门口的郝水和范才赵大三人,闪过一丝落寂,摇了摇头。

     “我准备找周队请个假,回趟家。”

     王名惊讶的回过头,张嘴刚想问可又觉得不好,所以也就闭了嘴。

     有的时候,有些话不是从自己嘴里出来,也会从别人嘴里出来。

     “别看你长得比我壮,可我还是不信你能一个人扛一百斤米外加十斤肉。”强子看着王雷那壮壮的比自己高一个头的身高道,这娃看不得别人比自己高的人,更何况还是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人。

     “雷哥,要不你明天和强子他们一道走,反正他们也要经过你们村那边,路上一起也有个照应,也安全些。”王名顺着道。

     对于王名的好意,王雷想了想也就没有再拒绝,毕竟自己一个人也拿不了那么多,外面也不太平,要是这些粮食被人抢了,那就是全家真的要被饿死了。

     “对了,麻子,我们在来的路上看到一女的,说只要有十斤大米她就跟人回家。”

     强子用肩膀对着王名的肩膀碰了碰,一脸神秘的道:“以我十几年对女人的研究,那女的看起来绝对是个雏,看样子也就是十四五岁的样子,虽然穿着破破烂烂的不过看起来长的真白,嘿嘿。”

     在这个封建的年代,养儿防老,传宗接代的都是男子,女人的地位都是低下的,越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越是只会卖女儿养儿子。

     王名也无能为力,虽然他也很看不起这些卖儿女的,可残酷的现实就是卖掉一个女儿,不但能得到一些米继续全家活下去,还能省下全家一口口粮。王名也相信,没有人愿意卖儿卖女,毕竟都是自己的骨肉,可不卖就得全家饿死,卖了就算给人当奴当下人,可至少还能活着,能活着就好,难道不是吗?

     “要不要给你十斤米去换回家给你做媳妇啊,也是啊,强子,今年也17了把,想娶媳妇了啊。”王名打趣道。

     古代结婚年龄都很早,基本上男的十四岁,女的十二岁就嫁了的,这都是草菅人命啊。到了大名官府改到男子需满十六岁,女子十四岁方可结婚,就这算这样,女子的生育风险还是很高,身子才都发育好,往往一个不好就是一尸两命。

     “他敢,回家我爹不打断他狗腿。”老飞凶狠狠的对着弟弟强子道,“十斤大米,比你可值钱多了。”

     强子缩了缩脑袋,嘟哝着道:“我不就说说嘛,你自己还不是也一直盯着人家姑娘看。”

     “是的,长的是挺标致的,可惜了。”黑子也摇着头道,又对着王雷说:“雷哥,你家是在坪子坝的吧,那小姑娘就就在你们坪子坝路口那里跪着,看着挺可怜的。”

     王雷的心中砰砰砰的直跳,心里老是不踏实,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本来黝黑的脸蛋这会更黑了,满头大汗直滴。

     强颜着欢笑问道,“强子兄弟,你能形容下那女长的什么样吗?”

     “哇呀,雷哥,你这是春心大动了啊,我跟你说,你这样不对,你看看你,你长这么黑,年龄还这么大,人家那小姑娘虽然是卖身,可也是长的白白净净的标致样,你这叫哪什么牛来着吃草。”

     王雷感觉自己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已经要不好了。

     “老牛吃嫩草,还吃老草。”老飞看着弟弟有点恨铁不成钢,在旁边提示着,神一样的补刀。

     “你是老大,我是家里的老二,家里再穷你还是上到了童生试,我就上了两年启蒙,别和我显摆你比我有学问。”强子恼火的道,上了也是白上,现在还不是照样地里找吃食。

     “黑子,你来说,说仔细些。”王名看着在一旁不对劲的王雷那满头豆大的汗珠和颤抖的身体,打断道。

     “嗯,本来一直低着头跪在那里,可能我们站在她前面挡着太阳了,她就抬头看了我们一眼,我们才看到了她的脸,她的脸很白,好像刚哭过,双眼红红的,眼睛很大,说话的时候有两酒窝,嗯。。。穿着个蓝色的月华裙,就是有点掉色了,头发上盘了个木簪子,嗯。。。对了,那姑娘左手一直紧紧抓着一个红色的荷包。”黑子皱着眉头想了会才慢慢道。

     话音刚落,就见王雷手中的佩刀啪的一声就掉在地下,然后就撒腿往外面跑去。

     王名等一人呆,黑子也傻眼了,这么急?

     不对,肯定是出事了,那姑娘肯定和王雷有关系,可现在天就要黑了,坪子坝离这里也有四十来路呢,就算是跑也要四五个小时吧。

     “饭菜,猴子,快拦住雷子。”王名边朝着城门口对对着郝水和范才喊道。

     “雷子哥,你现在就是跑也来不及了,去总旗大人那里借匹马,不然还没等跑到家自己就累死了。”

     王名气吁吁的跑到城门口外对着被郝水赵大范才拦下的王雷道,这该死的天,才跑了一百来水,这体质不行啊。

     “麻子,那是我妹,我亲妹。”王雷甩着被郝水等人拉着的胳膊哭喊着道。

     “雷子哥,你现在急也没有用,几十里路,你跑的动吗,我们百户营城里面还有几批马,我们一起去总旗大人那边求求他借匹马,总比你走路要快,正好你也可以把米粮带回家”王名拉着王雷劝说着。

     强子等三人也走了过来,妈蛋啊,还好刚好没有说错什么话,自己好像调戏了人家的亲妹妹啊。

     至于范才和赵大,是一脸的懵圈,这是个什么的意思?他们还奇怪怎么雷子突然就朝着城门跑来了,听到王名的喊声,他们也只是本来的就去拉王雷,还好王雷身上穿着甲胃,跑的并不快。

     这年头,为一口吃的,有人不惜折腰屈膝盖,有人杀人放火并强抢,而有的人,却手握美酒更有美在怀而弃食无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