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乱起
    七月二十六日,小雨

     宝庆府城内,王府。

     王爷朱玮宸今天的心情非常的好,因为今日那刘府的刘财主给自己送来了一对孪生姐妹花。十四岁的少龄,含苞待放,青涩害怕的样子让朱玮宸看到就是一阵心痒痒的不能自己。虽然不如以前那些白白净净的好看,但是那麦色的肌肤却给了另外的一种美感,而两个一模一样的样子更是让朱玮宸觉得刺激新鲜,还从来没有玩过这种孪生的姐妹。朱玮宸连忙让下人带去沐浴更衣然后送入自己的房间。

     陪着满脸油乎乎刘胖子心不在焉的随意聊会,就让自己的侍卫长陪着碍眼的刘胖子。朱玮宸则朝着后宅自己的房间跑去,一副急不可待的样子。

     刘有才的心情很不好,一想到那一对青涩的姊妹花,整个人就显的非常的焦躁。女人对于刘有才来说并不缺,可像这种孪生的姐妹花那可真是可遇不可求啊。这是管家从城外难民中花了五斗米加十两银子换回来的,钱不多,关键这两个还是稚啊,姿色又不错,调教调教,那。。。

     王府那只该死的淫猪,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老子就是汤都不留给你。刘有才在心里大骂道。不过想想,那到手的二十把火绳枪,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自从知道了王家村那出现了一帮手中有火绳枪的人之后,刘有才就是不停的朝王府、宝庆卫渗透。砸银子,拉关系,就为了让自己手中也握着这一样火器,不然心里实在不安。虽说刘家有个在长沙吉王府做侧妃的妹子,这些年刘家的生意也是做的十分的红火,但是火绳枪却是一把都没有。

     眼红的都说刘家是靠着妹妹发家的暴发户,那些世家士族看到刘家也只是斜一眼叫声土财主而已。可刘有才不在乎,一点也不觉得丢脸。他就是喜欢钱,喜欢看着那满箱箱的银两、金叶子等,睡觉都踏实。

     可自得知魏大志和赵伟被火绳枪杀掉之后,那种踏实的感觉再也没有了。要知道,这魏大志和赵伟前一天还和自己在谈笑风生,十来年的交情了。突然之间就没有了,想到那火绳枪。刘有才就迫切的想要拥有,不惜一切代价,只为让自己踏实,保住自己的小命。所以就算对那对姐妹花再怎么垂涎欲滴,刘有才还是忍住了咬牙送去了王府内。

     魏家的家主和赵家的家主心情同样也不好,派去京师的报信人已经有十来日了,算算应该也差不多回来啊。再说还让他们带去了培养的送信飞鸽,这会好歹也该到了啊。莫不是,路上出事了?

     飞鸽的确是出事了,想想从京师到南方一路上都是难民。天上飞的地上爬的,就连藏地下都被挖出来吃了。那传信的飞鸽早就被炖成汤进了不知道那个难民的肚子里面了。

     不过,今日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一匹快马火急火燎的飞奔入城门外校场宝庆卫营内,不到半刻种,再次从营内飞奔出两匹快马直入城内,一匹进了王府,一匹进了府衙。然后,一刻钟之后,宝庆卫营城内一片喧哗,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军队进入城门内,开始接管城防。一员大将骑着马带着一群官兵朝王府走去,有眼熟的认出来那是宝庆卫都指挥使陈凯大人,绝对出大事了。

     整个府城内一时之间人心惶惶,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百姓吓的躲进了屋内,门窗紧闭,拉着自己的孩子婆娘躲藏着。商贾和那些个世家士族之家不断派出打探消息的,上王府,进府衙,询官兵。

     纸终究是保不住火的。

     陕北有难民造反了,而且整个陕北成糜烂之态,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扯旗造反,山西和河南也开始有迹象有难民在准备起兵了。

     更让这些世家和商贾担忧的是,皇上吐血昏迷了,看样子是要熬不住了。这下可真的麻烦了,要知道皇上还是没有皇子的,这皇位该传给谁?怕是要大乱啊。

     这一刻,宝庆府内不知道有多少户的人家在提心吊胆,有多少世家在心惊胆战,有多少户的商贾在战战兢兢惶惶不安。所有的人都在害怕着,都在担心着,都在思虑着,也都在寻找着后路。

     王府朱玮宸正在床上快活着,就听到的自己侍卫朱林急急的喊声,火冒三丈的还来不及发问,就被门外突然朱林的一句话直接给吓的就痿了,瘫在了床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魏家家主听到消息后惊的手中的茶杯掉到了地上摔了个粉碎。赵家家主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面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完了,完了,这可怎办。。。”而刘家家主刘有才则一直怔怔的没有说一句话,只有满头的大汗。整个宝庆府内这样的情景不断上演着。。。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有了第一个带头的,就会有无数的人开始冒头。

     。。。。。。

     王家村内,王名带着自己的命名的护卫队在不停的进行着体能的训练。卯时整点起床,每人身上背着二十公斤的石头开始五公里的越野跑步。辰时开始蛙跳、俯卧撑、单腿伸登,过圆木,攀爬等。到了中午就练习骑马,马上举枪、提军刀砍杀。下午是战术训练:持枪卧倒、端枪卧到、低姿匍伏、高姿匍伏、侧身匍伏、高姿侧身匍伏、滚进,还有各种杀敌的姿势与步伐、拳法、腿法、防击打技术、军刀的砍杀以及火绳枪的使用与保养。晚上则是王名教他们的文化课,包括战术、野外生存,刺杀、各种暗语与手语等。

     这些都是王名根据自己脑子里面以前看的一些的记忆和结合了王雷、周齐这两个老兵的一些训练技巧之后的改进,从而形成了现在这种新的步兵训练方法。

     这种种的奇思妙想让王雷、周齐是大开眼界,很多的更是闻所未闻,也更让他们肯定王名一定是有着奇遇,不然这儿系统的训练方便不可能是一时就能想的出来额。但他们并没有怀疑什么,相反还很开心,更坚定了他们的跟着王名的信心。因为如果按照这么训练下去,他们相信,整个大明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与他们媲美。

     这种高强度的训练也让整个小队的人怨声载道,苦不堪言,每天都像一条死狗一样。要不是王名差点把龙家老太太府邸里面那些的肉类蔬菜全部搬了空,估计他们早就一个个忍不住了。但是这段时间的训练,也让他们一个个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站在那里,就是一根标杆。真正的有了一个军人的样子。

     老家老太太看着眼神这些个一个个精神抖擞,站的笔直挺直着胸脯,充满着煞气的黝黑面孔。觉得自己的府邸的那些肉啊蔬菜啊总算没有白费。这是一支比她见过的任何一支军队的偶要强大的队伍。而这还只是王名所说的才训练不到一半。她不敢想象,如果这还只是一半都不到,那真正等他们训练完成后会成为怎样的一种恐怖队伍。

     “麻子,你是想把他们训练成一群魔鬼吗?”老家老太太不得不担心。

     “奶奶,你多心了。他们不会成为我们的魔鬼,只会成为我们敌人的魔鬼。”王名不知道这龙奶奶怎么突然有兴致来看自己的训练了。这些人只会是自己手中的利器、尖刀,但绝对会成为敌人心中的魔鬼。

     “敌人啊,你怎么会知道有敌人?”龙家老太太听到王名的话。手中的佛珠就是一顿,狐疑的看了眼王名,难道这小子早就知道?

     “我不知道,但是只要是想伤害我王家村的族亲们的都会是我的敌人。”王名看了眼村子里面那些忙碌的叔伯婶娘们,转头看着龙家老太太道:“也包括奶奶你,我答应过爷爷,要保护好你们的。”

     “麻子,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也是一个善良的好孩子。记住你的心,不要伤害无辜。”龙家老奶奶的慈祥的看着王名。“陕北那边有难民造反了,皇上的身子也快不行了。”

     王名的眼睛一眯,消息已经传到了宝庆府了吗?他没有问龙家老太太,作为王府曾经的奶妈,不可能在王府内没有一点眼线。只有不到一个月时间了,熹宗朱由校就会逝去。不到十七岁的朱由检就会即位,开始大明末期的崇祯年。也是大明朝开始的灭亡期。

     “你早就知道?”龙家老太太看着王名那并不惊讶还仿佛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问道。想想这小子从司门前开始劫马抢粮到现在这训兵的一系列动作来看,都是在做着某种防御和预防。难道这小子真的早就知道?

     “奶奶,你说笑了,我怎么可能知道呢。”王名心中一惊,虽然这是对自己推心置腹,甚至是当亲孙子看待的龙家老太太。但王名还是不敢在心中的想法告诉她,因为那太惊世骇俗。

     “算了,奶奶也不问你了。奶奶来也是告诉你,这大明朝的乱世啊怕是要开始了,你小子也早做准备吧。”

     “嗯,奶奶,你放心吧,我会的。对了,奶奶,你看是不是你龙府那边也迁入到我们这儿来。”看着龙家老太太飘过来大有深意的眼神,连忙道:“奶奶,你不也说了吗?这乱世要来了,你看我们这好歹还有这么多的人,还有这火绳枪。相信一般人也不敢来惹。你看你那府邸那边也就那么些人。到时我怕那些难民要是。。。”

     “嗯,我会考虑的。好孩子,你去忙吧。”龙家老太太拍了拍了王名身上的灰尘道,然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