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交底
    一  简易到不能再简单的几张老旧的农家饭桌拼凑而成的木台子,三三两两的几张坐在上面还在摇晃的“嘎吱嘎吱”响的木凳子,不是缺角就是少边的粗糙烧制的泥碗中装着满满一碗清水。

     本来就心情极差的刘有才现在恨不得上去朝着那个一直对着大家不停的说着山村穷地方,没什么好招待的,实在不意思。村民们也都是好几天没有米粮了,将就些,将就些啊的还一脸谦虚掐媚的王名。我的那些上等的福禄青花碗呢,我的那些上好的水果呢,哪里去了?全给我吐出来,刘有才在心里不停的怒吼。

     朱玮宸坐在一屁股坐在那四角凳子上面,身子不自然的扭了扭,就听到一阵刺耳的“嘎吱”像要散架的声音,吓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看着所有人的都是莫名的一脸不知的看着自己,朱玮宸的脸色就是一红,假装咳嗽了一声,然后把凳子往后稍微移动了下,感觉了应该不会散架的样子,重新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

     “各位也一起坐下吧,今日我们都是来看那“演戏”来的,就是感觉这戏台子好像有点小啊。”

     王爷都发话了还能怎办,不坐也得坐啊。刚才那一阵子“嘎吱”的声音所有人其实都听到了,只是假装不知道而已。可看着面前这老旧掉色的桌椅。一个个都是一脸的苦涩,特别是其中几个身材肥胖的,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小心翼翼的慢慢的坐了下去,屁股都不敢怎么全部坐下来,生怕下一刻就是凳散人翻地。

     “嗯,王家少年郎,你看那什么戏是不是该开始表演了啊。不过,怎么没有看到一个戏人呢?”朱玮宸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有宝庆府鸿家班的戏子们啊。

     “王爷,您放心,这“演习”马上就开始。只不过我这还有几句话想对在做的各位大人、豪爷们说说,王爷您看?”

     “你这是要学那戏台子啊,哈哈。。。豪爷,嗯,这词新鲜。行,快说吧。本王正好也想听听。”

     王名连忙朝着朱玮宸道了声感谢,然后站在木台子前面。毫不胆怯的看着这些在普通百姓眼中看一眼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大官、士族豪门们。

     “首先非常感谢王爷今日能够不屈宝身来到我们这个穷山村中,这是我们这个山村莫大的荣耀,让我们鼓掌欢迎王爷今日的到来。”

     王名毫不知耻的就朝着朱玮宸拍了个大马屁。一边鼓掌一边对着远处的王雷和周齐等人眨巴着眼睛,心神领会的王雷和周齐等人立刻也带着村民开始学着王名双手鼓掌和齐喊着感谢王爷的到来。

     坐在前面这个朝野三、四品大员们,商贾士族们可都是人精了,王名那挤眉弄眼的样子早就发现了。马屁精,虽然心里鄙夷,可还是一个个强挤出笑脸同样鼓着掌。

     朱玮宸心里高兴坏了,实在是太兴奋了。非常自觉的就站了起来微笑着朝着周围的人群点了点头。

     这一趟来的值了,太给自己长脸了。朱玮宸已经在心里想好了,不管后面的戏演的好不好看,只要有那“手弹”在,就把自己想好的那处地方送给他吧。本来其实朱玮宸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那不是演戏,而是演习,他还只是以为是一场表演的演戏而已。

     “当然,同样也要感谢我们宝庆府的伍大人和指挥使宁大人等人能在百忙之中抽身来到此地,特别是还带着这些保护我们人身财产安全的英勇的战士们,因为有了您们的守护,我们才能在此欢聚一堂,谢谢您们,英勇的战士们。”王名大声的朝着远处站成一排排的那些宝庆府的兵勇们喊道,而后又朝着他们鞠了一个躬。

     激动,兴奋,幸福,自豪还有感激。这一刻,不管是宝庆府的那些官兵,还是王府朱玮宸带来的那些私兵们都是双眼感激的看着那个小台子上面比自己年龄还小的少年郎。从来没有人对他们说过这样的话,也从来没有人朝他们鞠躬拜谢过。在这个封建的等级社会中,说的好听点他们是守家卫国的官兵,说不好听点他们就是一群被上层大人物手可以随意蹂躏的下等人而已。

     台子下面的所有人都是脸色各异的看着那个激情豪放的少年,就连朱玮宸看着王名的脸色都是微微惊疑。

     “当然,还有在座的各位士族家主们,走南闯北行货天下的商贾们。”对于士族豪门王名是非常的鄙视的,看看那魏、赵、冯三家就能知道,这是一群自私道骨子里面,眼里只有自己和家族的愚蠢且无知的社会毒瘤。

     “前段时间啊,发生一点不愉快的事情。各位也都看到了,我们这就是一个破山沟穷村子,都是一辈子脸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平民百姓。特别还是现在连年的灾荒,眼看着村子里面饿死的人那是一茬一茬的。苦啊,穷啊,恨啊。”王名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居然有如此高的演戏天赋。

     “还好上天有好生之德,总算了给了我们这些将要饿死之人的一点求生之道,总算还都没有被饿死。可就是这样一门上天给予的求生之道,缺有人打起了注意。更加可恶的是,这些狼子野心猪狗不如的畜生们居然想杀光整个村子的村民来抢夺。可可笑的是他们根本连要抢夺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一脸的愤慨,愤怒,王名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大山的喊道,口水四溅。“手弹”的来历必须交待清楚,冲突的根源也必须钉在上面,只有这样,自己的村子才能回归平静。

     台下躲在人群中的魏、赵、冯三家的人听到王名在上面就差没有指名道姓的怒骂,一个个羞红个脖子,忍不住悄悄又往后退了退。和我们没有关系啊,我们也只是下人,听人做事而已。

     真相是什么,台上的、台下的都清楚明白。但是没有一个人来指责王名说错了,落井下石者常有,而雪中送炭寥寥无几。

     “王家少年郎,你说的这些,在坐的都明白。本王向你保证,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来你这王家村闹事。”朱玮宸朝着下方的人群看了一眼淡淡的道。

     妈蛋的,现在谁敢来这王家村找不自在,没有看到那魏、赵、冯三家的家主都差点给交待了这地方。有了那“手弹”,出入以后拉着大炮过来,不然谁敢来啊。

     “王家娃子,你现在可还是我宝庆府卫旗下的兵勇。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本指挥使亲自带人来去问问他们。”宁宿朝着人群后面看了一眼,也是朝着王名道。

     “谢王爷,谢指挥使大人。”

     你姥爷的,怎么之前那三家带着你宝庆卫的官兵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了。虽然心中不爽,可王名脸上还是一脸笑意的感谢着。

     “好了,言归正传。想必大家对这“演习”也已经是期待的很久了,那我也就不多了,这就准备开始吧。”王名说完朝着远处的王雷喊了声,让他们准备。

     “王爷,还有各位大人们,请一起跟着我走。此地离的还是有点太远了,看不不是太清楚。”

     “怎么,这演戏不是在这台子上面吗?”朱玮宸疑惑的看着王名。

     “王爷,各位大人。这演习并非那戏班子的演戏,这。。。大家去看了自然就明白了。”看着一个个望着自己疑惑的眼神,王名就知道他们肯定都想叉了。这解释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算了,还是直接去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