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ywgvsdc"></th>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人心
    王家村,祠堂门口的空地上面。

     还留在村里面的村民陆续都被那些带刀的官兵赶到了这块空地上,有王名的老爹、老娘,也有王名的二婶、三婶、四婶等人,就连铁器铺子的陈二方那些人和他们的家人也都在。当然,马培良那三家人同样也在。还好村子里面的那些小辈都不在这里面。

     王家老太爷脸色铁青的看着王家老爹和其他几个子侄,狠狠的怒瞪着。不是让二狗子叫她们带着那些小辈一起从地窖走吗?她们怎么还留在这里,那么那些小辈们呢?被老太爷怒瞪着的王家老爹还有其他的村民们一个个低着头,他们舍不得离开村子,只要把那些小辈藏起来,都以为会没事。

     愚蠢是会害死人的。

     “大明律规定,私开官窑者死罪,同谋者流放千里。”魏大志从面前的村民看过去,边走边说,直到停在王家老族长面前,一字一字道:“私造兵器,等同谋反,诛九族。”

     哗。。。村民一片议论七嘴八舌的嚷嚷着。诛九族这个如九雷轰顶的三个字震的一个个目瞪口呆。砖窑不是说给帮龙家烧制的吗?怎么成私开的了啊。而且还有什么私造兵器,村子里面那有什么兵器啊。

     只有王家老族长和几个知道内情的叔伯老一辈们平静的看着在面前的魏大志。那些砖窑、铁器铺他们都没有详细的和村民说,也是怕他们担心。只是告诉大家那是龙家老太太让村子里面帮忙烧些砖瓦,然后龙家给村里些粮食作为回报。至于铁器铺是用来打造几把新式的犁耙和几件新的东西用在耕地和种植蔬菜上用的。他们也都相信族长,而且的确村子里面的粮食也多了起来。

     “砖窑是给龙家托我们村子烧制的。你应该去龙家问问。”王家老族人赶在其他村民开口之前对着前面魏大志用拐杖敲着地面喊道。“至于私造兵器,你这就是污蔑,栽赃陷害。”

     “你说是龙家就是龙家啊,有什么证据。”赵伟在旁边呵斥道。

     “你们只要派个人去龙家问一声就能知道。”

     魏大志、赵伟互相望了眼,这龙家还真和这王家村子有什么不成?可他们那敢去龙家问啊。王爷可是给他们调令的时候说了,不许牵扯到龙家。

     “哼,这事我们当然会去龙家问的。那这些呢,这是什么?还敢说不是私造兵器,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些是用来干什么的。”魏大志指着旁边一堆从铁器铺子那还没来的及藏起来的火绳枪的枪管问道。

     “这就是些铁管,村子里面准备用来接水用的。”王家老族长随口道。

     “还死鸭子嘴硬,那么这些呢?”魏大志打开一包用纸包着的还剩下的硫磺死死的看着王家老族人问道。

     “这是村子里面以前留下来的用来防止蛇鼠的,而且这东西还是特意放在后山下那房子里面的。就这么点硫磺你不会想说我们是在造火药吧?”王家老族长看了看魏大志手中的那用纸包着的硫磺,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魏大志道。

     “你。。。”魏大志气的差点把手中的硫磺给扔了,想了想这可是证物,又忍住了。

     “魏兄,要不直接把他们全部带回府城大牢里面关起来?”赵伟拉过魏大志在一旁轻声的道。其实他觉得这魏大志就是在多此一举,直接把这些人全部带走不就行了。等进了大牢,一一审问不就完了,到时再上点手段,还不信他们不招。

     听到赵伟的话,魏大志才恍然大悟,是自己心急了。

     “嗯?姓冯的那个蠢货呢?”魏大志看了看周围朝赵伟问道。

     “冯兄说是去后面看看。魏兄,这冯的怎么说也有个做知县的姐夫,再说他也做过总旗,魏兄还是需要照顾下他的面子的。”

     魏大志看这赵伟那一脸,知道也是为了自己好意,脸色一暖随即也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

     王家村子外面,吴不余和那些难民在看到那些官兵全部进了村子之后,过了这么久也没有出来,就朝着村子门口走近了些,他们想看看村子里面现在到底怎样了。

     心情烦躁的魏大志刚打发人去村子后面找冯亮,就看到门口几个像乞丐一样的难民,心里更是烦闷,这些该死的难民怎么到村口来了。

     正想叫人把那些难民赶走,突然脑子里面精光一闪。就直愣愣的看着那些难民发呆着,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吧,说不定还能有个惊喜。

     王家老族长和村民看着突然被官兵带到前面的那些难民就是奇怪看着其中的吴不余,而吴不余则是一脸苦涩的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啊。他只是看村子里面突然安全下来,来看看情况的。

     魏大志沉吟了会看着那些不知所措的难民,若有所思。

     “如果谁能说出来王家村的粮食是从哪里来的,我就奖励他五十斤白米。”魏大志突然朝着那几个难民道。眼角的余光则是观察着王家老族人等人。

     果然,王家老族人听到魏大志的话就猛的抬头望向了那几个难民,脸色彻底的变了。离间计,真狠,真毒。

     吴不余和几个难民也是一惊,看向突然对着他们笑眯眯的魏大志。吴不余连忙看向那几个难民摇头,其他几个难民虽然身子都是一震但是很快又平静下来。

     “当然,如果谁要是能够告诉我这些铁管是干什么的?还有这村里那王名去哪了?以及村子里面的一些事情的话?我就保其一家人去宝庆府居住,赏白银一百两,白米面十石。我想这些应该够你们一家风风光光的在府城生活了,再不用低身下气的为吃的发愁,也不用担惊受怕的谁在野外。只要你们谁能说出来,今天晚上他就可以睡在绵软的床上,吃着大块大块的红烧肉,红烧狮子头。。。还有最美味的鸡汤,换上苏州绸缎做成的衣服。。。”魏大志慢吞吞的朝着那几个难民小刀子割肉一样慢慢的磨着,摧毁着他们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

     吴不余呆住了,床的味道自己都已经快忘记了,至于红烧肉,红烧狮子头这些都已经不知道是个什么样了。而另外几个难民已经在吞着口水,激动的看着魏大志。想他们曾经在田地抓吃的那些老鼠,虫子,蛇等,还有为了一口水差点打被破脑袋,自己孩子半夜被饿的哇哇叫是的样子,再想着王家村村民自己吃白米饭而自己等人只能喝那差不多都是水的米汤。。。

     世间最难摸透的是人心,而人心也是最经不住考验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说。”一个难民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变化之后,最终还是忍不住诱惑开了口。

     最难的事情不是过程,而是开始。

     一人开口,其余人争先恐后。这就是人心,怕人领先。

     王家老太爷闭上了双眼,心如刀割。丑陋的面孔是如此的恶心,已不忍再看。

     王家老爹和其余叔伯则是破口大骂。狼心狗肺也换不回他们那颗已经黑了的心。

     其他的村民则是如果眼神能杀人,那么那些人早就被分尸了。

     吴不余则是一脸死灰。